新春访名家·连丽如:我为评书而生

  评书界有名的“铁娘子”累病了。

  近几日,北京友谊医院一间普通病房里,文艺界人士和各界书迷络绎不绝。躺在病床上的连丽如大师向大家连连致意。

  “我就是为评书而生的。2018年,电视台恢复《北京评书大会》节目,我一连录了几部大书,还写书出书。”连丽如坦言,如果不是偶染小恙,自己真是停不下来。

  连丽如,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评书代表性传承人。2019年1月13日,连丽如被评为2018中国非遗年度人物。

  在北京文化艺术界,被尊称为“先生”的女性艺术家屈指可数,连丽如就是一位。个中缘由有三:一是说书先生作为对评书演员的尊称,由来已久;二是大家对连丽如几十年如一日传承北京评书的公认和推崇;三是连丽如多年来诲人不倦、甘为人梯,不断培养学生,为评书事业的发扬光大贡献着力量。

  如今,提起连派评书,提起连丽如,很多老书迷都会不约而同提起另一位评书大师,连丽如的父亲连阔如。文艺评论家戴宏森曾说,连阔如先生堪称一位大说书家。他的艺术观念通达爽朗,人品高尚,是第一个将评书与媒体相联系,在广播电台说书的艺术家。

  连丽如对记者讲,评书难在一个“评”字,也贵在一个“评”字上。书不易说,“评”字是金。连派评书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评”字上见大功夫。

  作为改革开放后最早在全国成名的评书演员,连丽如在几十年的从艺生涯中,演绎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评书作品。如果在十几年前提起连丽如,人们一定会将她的名字和《三国演义》《康熙微服私访记》《东汉演义》等名段大书联系在一起。而在近几年,再说起连丽如,人们不仅会脱口而出一系列名作,更会对连丽如呕心沥血推动北京评书回归小剧场书馆的实践表示由衷赞叹。

  在《北京宣南书馆十周年纪念文集》中,一位听众生动记述了第一次现场聆听连派评书时的激动心情——那是一个初春的下午,书馆里座无虚席。英姿飒爽、满头银灰的连丽如先生一上场,就是满堂彩。随着浑厚、大气、充满磁性的声音,听众被带到遥远的古代,置身连先生用生动语言绘就的场景中不能自拔。书中的人物栩栩如生,情节更是扣人心弦……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已经飞快过去,当醒木再次响起,掌声、喝彩声经久不息。鼓掌晚了的人,一定如我一样,思绪仍在连先生讲述的故事中,久久回味。

  “评书回归小剧场不容易。我先后创办了崇文书馆、东城书馆、宣南书馆等多个小剧场书馆,我老伴、女儿女婿、徒弟们,一大家子人都在给这些书馆做着奉献。”连丽如动情地说,10年来,宣南书馆风雨无阻,准时开演。通过书馆,一大批年轻演员走上书台,成长、成熟。书馆里的青年观众越来越多,优秀的传统曲艺在书馆里得以传播弘扬。

  熟悉连丽如的朋友都知道,近些年,连丽如总是讲,希望全社会大力扶持年轻的曲艺工作者,让他们有更好的条件,心无旁骛地琢磨艺术,把书说好。在连丽如心里,有个始终不变的信仰,那就是书比天大,观众比天大。她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感染了无数人。

  一位名叫孙卿涵的小书迷在一封给连丽如的信中写道:“连奶奶您说过,说透人情方是书。评书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希望更多的小朋友去听评书,多到书馆里感受评书的魅力。”

  “丰厚的中国文化,是评书演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中国几千年口头文学传承,让评书艺术永远辉煌;历代的前辈艺术家在前面看着,无数的书迷朋友在期待着。”谈及传承评书的体会,连丽如拉着记者的手说,“我说了几十年的书,我会把自己对评书的理解告诉所有喜爱评书艺术的年轻人,直到生命的尽头。”

  (本报记者 董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