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至名归的殊荣

捷克汉学家克拉尔的研究和翻译深深影响了人们对中国文化的认知

  捷克首都布拉格举世闻名,景致旖旎,历史厚重,东西方文明与各种思潮在此交汇,捷克汉学研究在其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捷克汉学研究创始人普实克及其弟子克拉尔(见图一)、布拉格汉学学派、东方研究所中的“鲁迅图书馆”,以及众多中国经典名作翻译和研究著述,一系列炫目的成就令布拉格成为欧洲汉学研究重镇,为世人瞩目。

  2017年8月,克拉尔在北京被授予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获此殊荣,他实至名归。

  捷克学术界这样评价克拉尔:他是卓越的翻译家,中国古典文学资深学者和评论家。他侧重于中国古典文学理论、历史、艺术、美学和哲学,在当代比较学、文化和美学研究的视阈下展开学术研究和翻译工作。经他译介的中国经典著作《易经》、道教哲学、佛教典籍、美学专论、诗词和古今名著,数量之多、范畴之广令人惊叹,他从根本上影响了我们对中国文化的认知,以及对中国文学和哲学思想的阅读和理解。

  然而,汉语却并非这位捷克汉学巨擘当初的第一选择。1949年,克拉尔参加查理大学哲学院入学考试,报考的是英语和比较文学双专业。开学时,比较文学课程被意外废止,他被推荐到新开设的汉语系。教授普实克把克拉尔请到了自己家,在聂鲁达大街那座东方气息浓郁的公寓里,年轻的学子被先生的魅力和对汉学的热情深深感染。他走入了东方文化,从此一发不可收,一年后甚至放下英语,专攻汉语和远东文化史。

  在阅读中国抒情话本小说如唐传奇《李娃传》等名篇后,克拉尔将中国古代经典作为他毕生研究的主题。从大四起,聪慧勤勉的克拉尔就担任助教,承担了中国文学史和文学作品解读的课程。1954年,他追随普实克来到捷克科学院东方研究所继续研究生学业,并参与了导师“中国古典小说”的研究课题。1956年,他前往北京大学进修,师从吴组缃教授潜心研究并翻译《儒林外史》,还结识了中国比较文学大家钱钟书。1958年,他进入哲学院汉语系任教。1960年,他通过副博士学位答辩,论文是以俄国形式主义和布拉格结构主义研究方法撰写的研究文章《中国古典小说〈儒林外史〉的艺术手法》。两年后,《儒林外史》捷克语译本在捷克出版。1965年,他的专著《中国的小说艺术》出版。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捷克汉学发展的黄金时期。1952年,普实克调任东方研究所任所长,对捷克汉学的未来发展作出长远设想和规划。他多次访华,在东方研究所建成拥有5.5万册中国藏书的“鲁迅图书馆”;他著书立说,言传身教,以严谨的治学态度从事翻译和汉学研究,捷克汉学中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由此开启。普实克认为,要客观深入地研究中国文学,必须通今博古,古今并重。因此,痴迷中国文化的克拉尔便在5年时间里,逐一翻译了现代小说名作《家》《暴风骤雨》和《林家铺子》。

  1965年,克拉尔重返北京大学进修,重点研究刘勰的《文心雕龙》。1968年,他完成《中国美学思想论述》博士论文,同时将《文心雕龙》翻译成捷克语,献给捷克读者。随后,他又与出版社签下协议,翻译中国经典名著《红楼梦》。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克拉尔依然笔耕不辍。他潜心书斋,专心于《红楼梦》和中国哲学著作的翻译。1986年,第一卷《红楼梦》捷克语译本出版发行,1300册当日即告售罄。1988年,克拉尔完成后两卷的翻译,这部呕心沥血之作于同年荣膺奥德翁出版社最佳翻译奖,并于2003年在北京荣获纪念曹雪芹逝世240周年作品翻译国际奖。

  在克拉尔心中,始终有一个梦想:做自己的出版人。于是,千里马出版社应运而生,出版商是他的妻子艾娃,仅服务于他这一位翻译家。夫妇俩在南波西米亚拉森尼斯一个让人心无旁骛的静谧之地,将公寓、书斋和出版社合为一体。从此,翻译作品如窗外潺潺流淌的河水,渐次而至——《易经》《孙子兵法》《中国哲学——历史观》《大学》和《老子:道德经》。

  2010年,捷克文化部为克拉尔颁发国家奖,表彰他卓越的翻译成就。在颁奖典礼上,他深情回忆:“与普实克相遇,赋予了我充满意义的人生方向,是他将我带到中国图书的书架前。”他坦陈:“假如把我所做的一切纳入一本书出版,我会将它命名为《寻找(中国)小说》。”中国文化仿佛一道光,令克拉尔终生追逐。他以毕生的不懈努力,为捷克民众展现了中国文学、哲学和美学令人难忘的全景图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