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骂人常用动物考之猪

  “生活绝不是培养上流社会风度的学校。每个人都按照他的才能说话。……只要必须使用‘很有分量的词句’才能真正做到确实恰如其分时,我就毫不犹豫地如实加以运用。” ——哈谢克

  据出土青铜器上的铭文来看,商朝时就已经有约五千汉字,周灭商定鼎中原之后,可以想见文字数量只会更多。日本汉学家平势隆郎开过一个巨大的脑洞。从商入周再到春秋,其实是一个中央政权通过分封、赠予礼器等手段,在不同地域文化圈内普及书写系统,从而形成建立以文书传递为核心治理手段的文官统治的过程。

  对与不对不太好说,毕竟缺少证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骂人这件事情上先秦时人“迂”得可爱。他们是一定想不到后来这林林总总的脏话的,而总是离不开讲故事、打比方。

  最常见的比方,是动物。今天闲来说说猪。

  猪是最早驯化的家畜之一,没马跑得快,没牛力气大,主要功能是无私奉献血肉和段子。所以猪的形象一直不怎么好,猪的刻板印象就是馋加懒,最多加上淫。猪圈往往在院子内,最早的群居式聚落还有人和猪混居的情况,这大概影响到了古代人的私权观念。所以跑到别人家蹭吃蹭喝还调戏别人老婆就会被骂猪。

  《史记·秦始皇本纪》里写始皇帝巡狩天下,立碣石书登基诏书及秦国律令,里面就有这么一句:“防隔内外,禁止淫泆,男女絜诚。夫为寄豭,杀之无罪。”裴骃索隐曰:“豭,牡猪也。言夫淫他室,若寄豭之猪也。”意思是说老公跑到别人家去淫人妻女,这个行为和家里的公猪被牵去给别人家的母猪配种有什么区别。遇到这种情况,把这男人弄死在法律上没有任何过错。

  《左传·定公十四年》里写到宋国的公子朝和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关系暧昧(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会于洮),公子朝是著名美男子,《论语》中赞之为“宋朝之美”,南子喜欢他也无可厚非。更何况这事儿卫灵公压根不管(为之召)。反倒是宋国人对此非常不爽,卫国太子蒯聩前往齐国献礼时经过宋国,就听到宋国人唱爱国歌曲:“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什么意思呢?你家的母猪已经配完种了,公猪该还给我们了吧。

  这事儿还有个后续。公子朝其实是卫灵公的男宠。卫灵公好男风不是一天两天了,早些年有一位伴侣名叫弥子瑕,是孔子徒弟子路的亲戚。著名的私车、分桃就是说的他。有一天,弥子瑕得到消息,说其母重病。弥子瑕连招呼都不打就驾着卫灵公的马车出宫探母。私用王的马车,按律当断腿。而卫灵公非但不怒,反而赞道:“多孝顺啊,为了母亲甘愿冒这等危险!”

  又一次,弥子瑕陪卫灵公游园。正是桃初熟时候。弥子瑕摘下一个桃,吃了一口,把残桃递给灵公。灵公几口便将桃子吃下肚,还说,弥子瑕是怕桃不够熟,所以先替他尝尝是否酸涩。

  后来有了公子朝,弥子瑕就很惨了。而公子朝勾搭南子后,卫灵公没说什么,公子朝自己先慌了,于是干脆发起动乱,把灵公赶走。后来灵公回国复位,公子朝就带着南子溜到晋国去。卫灵公觉得这哥们儿够狂野,够味儿,就把两个人又接回来,南子你就陪着公子朝,公子朝呢就陪着我,大概就是这种关系。宋国人可能也没想过本以为公猪被牵去配个种能给送回来,没成想公猪兴趣转移了。

  其实卫灵公人还是不错的,孔子周游列国第一站就是去卫国,受到热烈欢迎,后来南子让孔子有点招架不住,逃了。孔子也是美男子,身长八尺昂藏。《论语》里孔子六十八岁回鲁国曾经对卫灵公发过一番议论:“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也就是说孔子觉得卫灵公是昏君,康子就问为什么他没亡国,孔子说手下能人多嘛。能任用能人说明卫灵公眼光是不错的,所以我很好奇南子和公子朝得有多好看。

  这个故事的后续是我国著名讽刺小说家蒲松龄同志写的另一个故事。

  金陵地方有个顾生,与老母相依为命,多才多艺且家里很穷,只靠卖字画为生。顾生二十五岁尚未婚配。顾家对门本是一座空房,一个老太太领个大姑娘租下。因为那家没有男人,所以顾生与她们没有来往。一天,顾生从外面回来,迎头碰见那家姑娘从顾家屋中走出来,年纪十八九岁,好看至极。顾生妈说去给说说这门亲事,暂且不表。

  顾生在卖画,有个小伙来买画,人长得漂亮。渐渐熟悉后,两人经常搞基。一次,小伙在顾家碰上对门那个姑娘。问顾生这个姑娘是谁,顾生回答说是邻居的女儿。中间又是一段勾搭与反勾搭的故事。有一天,姑娘忽然回过头来,对顾生很妩媚地笑了一笑。顾生喜出望外,挑逗之,推倒之,不题。之后,姑娘告诫顾生:“事可一而不可再。”第二天,顾生又约会姑娘。姑娘板着而孔,一眼也不看他,就走了。

  一天,姑娘忽然问顾生:“经常来串门的小伙子是谁?” 顾生如实回答她。姑娘说:“他的举止动作,对我太无礼了。因为是你的相好,所以我一直没有计较。请你转告他,再要是那样无礼,他可别想活了!”

  后来的故事就是,姑娘顺手抽出一把一尺来长匕首,往空中一掷,立刻一件东西从空中掉下。原来是一只被斩首的白狐。姑娘对顾生说:“这个就是你的相好。我本来饶了他,可是他偏偏不愿活,我又有什么法子。”

  后面还有好长一段故事,就不说了吧,最妙的是这故事最后一段结语。蒲松龄同志经常在文末以异史氏的口吻吐槽。这一篇《侠女》的故事蒲松龄同志是这么吐槽的:“异史氏曰:‘人必窒有侠女,而后可以畜娈童也。不然,尔爱其艾豭,彼爱尔娄猪矣’”什么意思?这是异史氏说:一个人必须家中有像文中侠女那样的老婆,然后才可以养男色。不然你爱公猪,却不知道公猪爱母猪啊。

  蒲松龄同志说话也蛮损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