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趣话猪八戒

20190127_001

《盗魂铃》王又宸饰猪八戒

  农历猪年来临,戏迷们总会先想到《西游记》里的猪八戒。因为凡演唐僧西天取经的戏,几乎每出戏里都有“老猪”。在有些戏中,猪八戒还得由主角扮演。如《八戒出世》、《高老庄》、《大战云栈洞》等,他当然是主角,而《撞天婚》、《五庄观》、《三打白骨精》、《女儿国》、《盘丝洞》、《智激美猴王》、《通天河》、《三盗芭蕉扇》等戏里,猪八戒也很重要。至于在《盗魂铃》里,猪八戒更常由挑班的头牌名角来演。

  猪八戒在戏里是个言谈举止逗人发笑的角色,照理应由丑角扮演,但纵观百年梨园菊坛,几乎生旦净丑各个行当都有演过猪八戒的。

  先来说说《盗魂铃》。这折戏中猪八戒有大段唱,主要是由老生演。这原是武旦戏《九狮岭》中的一折,述狮精擅以大铃铛摄人魂魄,唐僧师徒经过九狮岭,狮精欲以“魂铃”迷惑唐僧而食其肉;唐僧命八戒探路寻妖,八戒随化为村姑的狮精进洞,乘机盗铃;最后开打,悟空等擒妖。清末演出此戏时,余玉琴、李文英等演狮精,张淇林演悟空,八戒是名丑王长林演的,全以武打为主。但一个偶然的机会,《盗魂铃》却成了一代伶王谭鑫培的戏了。

  某日慈禧太后传差“内廷供奉”进宫演戏,谭因腹泻而迟到误差。慈禧怒而罚其演《九狮岭》的八戒。谭不敢违旨,只得匆匆化妆上场。在八戒奉师命巡山探路时,谭为博慈禧一笑,便东一句西一句把各出老生戏里的精彩唱句合辙押韵地连缀着唱,以表现猪八戒游山玩水的欢乐心情。慈禧果然看得心花怒放,不但不怪罪,反而赞老谭机智聪明。老佛爷这一夸奖,这折戏中串戏的演出形式就算固定了,流传至今,而武旦戏《九狮岭》却早已失传。

  谭鑫培以降,不少正工老生都演过《盗魂铃》。时慧宝擅书法,演出中当场写字,几句唱完即成一幅。谭婿王又宸演时,名曰《三本金钱豹》(因上海演头二本《金钱豹》正红,头本豹胜猴,二本猴收伏豹),后改名《猪八戒》,还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剧照。1950年,杨宝森在香港反串《盗魂铃》中的猪八戒,张君秋饰唐僧,魏莲芳饰悟空,王泉奎饰月霞仙子。杨自拉自唱,并与杨宝忠合作《骂曹》中的[夜深沉],宝忠操琴,宝森击鼓,最后当场书写“临别纪念”四字。李盛藻、李宗义也演过《盗魂铃》。笔者40 年代末在苏州看过李万春、李慕良(那时唱马派老生)、王玲玉的《盘丝洞·盗魂铃》,万春、慕良双演猪八戒,玲玉的月霞仙子。李万春除当场写画外,还三人合串《霸王别姬》中的“剑舞”,玲玉打鼓,慕良奏[夜深沉],万春舞“剑”——不用双剑,改用两把笔帚,诙谐风趣,时称一绝。在“江南美猴王”张翼鹏三十八本连台本戏《西游记》中扮演八戒的是此戏的编导、文武老生李瑞来,文唱武打,风趣幽默,出尽噱头,被沪上观众誉为“老牌猪八戒”。为李少春编演《智激美猴王》、《真假猪八戒》、《荡妖擒魔》这些猴戏并扮演八戒的是著名老生李宝木魁,他发挥了“戏包袱”的优势,演得妙趣横生,惹人喜爱。

  也有小生演猪八戒的,那就是“富连成”著名小生王世荣。他在《盗魂铃》中当场写字,自拉自唱,学生旦各流派唱腔,特别是学老旦李多奎,惟妙惟肖,淋漓尽致。

  早年的猪八戒,大都由花脸和丑角扮演,有的戴大耳长鼻的猪头面具,有的勾拱嘴猪鼻的猪形脸谱,再装上两只猪耳。花脸猪八戒,以陈富瑞、王永昌最为出色。丑角中以王长林、杨四立、小奎官及南方名丑曹四庚为最。号称“关东猪”的东北名丑张春山,还曾主演过连台本戏《猪八戒》,红遍关外。李万春之弟、多才多艺而且文武兼擅的李庆春,则以丑兼净行扮演猪八戒,专为其兄配猴戏。他不戴传统的面具或长嘴,而是勾脸。整个脸以浅肉色为主,然后从鼻尖往外,以黑白两色相同的线条,勾出几圈,猪拱嘴便自然形成,给人一种凸起感,显得很有生气。

  武生演猪八戒最早的是俞菊笙,他曾自编自演过一出今已失传的金脸猪戏《收天蓬》,前半出扎黑靠,披黑蟒,戴特制加大的猪头盔,后半出改勾黑脸,不穿蟒,有武打和“出手”。武生演八戒的还有上海的小二王桂卿,也是为其兄小王桂卿、其弟小三王桂卿的《西游二猴》等猴戏配演的。他能用钉耙打出各种滑稽惊险的“出手”,还把《金钱豹》中豹精的“耍叉”技巧,如“滚背”、“脚花”、“抱月”、“串鼻”等,化入八戒的“耍耙”中,别有特色。福建省京剧团拍摄的《真假美猴王》电影中猪八戒的各式“耍耙”技巧即为小二王桂卿所授。

  20年前,北京京剧院李元春、李韵秋兄妹主演《三盗芭蕉扇》,李韵秋前后铁扇公主,中场反串猪八戒——公主变化的假八戒,在从猴哥手中骗回宝扇时,有一段余派老生的成套唱腔。她嗓音宽亮,韵味醇厚,演唱极为精彩。这是难得一见的旦角反串猪八戒。

  上世纪30、40年代坤旦崛起,原以老生为主的《盗魂铃》,演变成了生旦并重或以旦角为主、互相点唱的纯娱乐戏了。坤旦演女妖,学唱四大名旦,反串老生、小生,还有一赶三《二进宫》等。猪八戒则学四大须生,言派、麒派,反串花脸、老旦。有的还当场书画或自拉自唱。抗战胜利后,上海逢大合作戏演《金钱豹·盘丝洞·盗魂铃》时,各戏班名伶荟萃,竟多至五六个猪八戒轮番登台,各展所长,精彩纷呈。1946年上海天蟾舞台演过一台从“鼠”到“猪”的“十二生肖戏”,大轴《盗魂铃》,李少春、叶盛章、袁世海、马富禄、叶盛长、李幼春六演猪八戒,李玉茹、魏莲芳双演月霞仙子,高维廉演唐僧,满台风趣,十分热闹。最后六个八戒集体登台“大合唱”。这怕是京剧舞台上同时出现猪八戒最多的一次演出了。只是受当时旧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也有一些戏院老板纯为赚钱,标新立异而糟蹋艺术,走歪门邪道,演《盘丝洞·盗魂铃》时,让好色的猪八戒西装革履,唱流行歌曲,跳华尔兹舞,还与身著透明纱裙的女妖百般调情,乌七八糟,庸俗不堪。

  解放后的60年代初,李慧芳、李宗义改编演出的《盗魂铃》,一扫媚俗之风,剔除了低级、色情的糟粕,以格调清新、戏中串戏的娱乐轻喜剧重获观众青睐,亦为毛泽东主席所喜爱。1976 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二李的《盗魂铃》摄成彩色戏曲片,广为流传。高派老生李宗义的猪八戒唱了《斩黄袍》和老旦戏《钓金龟》唱段,限于当时的时代背景,李的八戒严肃有余而活泼不足。80年代时,李慧芳与黄世骧(雪艳琴之子)的《盗魂铃》版本,1988年灌制了录音磁带。黄本工老生,他的八戒不但演唱四大须生的《空城计》、麒派《追韩信》唱段,还反串花脸《铡美案》及丑角名段“大葫芦”,广受戏迷欢迎。80 年代中期,年逾花甲的李慧芳曾两度南下演出《盗魂铃》,先后为她配演八戒的武汉老生舒长青和上海花脸张达发均有出色表演。舒除了唱各流派老生外,还反串小生《群英会》的周瑜,龙虎音俱全,殊为难得。张不但唱包公戏,表演麒派《徐策跑城》,还演唱了淮剧《珍珠塔》、沪剧《年青的一代》的唱段,多才多艺,颇受好评。

  《盗魂铃》绝迹舞台多年。2003年岁末,中国戏曲学院第二届研究生班的侯丹梅,继黑龙江省京剧院的谷娜之后,也向李慧芳老师学演了《盗魂铃》,并加进了自己的创造。也是这届研究生班的同学、马长礼之婿、老生杜镇杰饰演的猪八戒,一反传统的黑色勾脸而以肉色为主,显得憨厚可爱。出场时联唱余、马、高、杨等13句唱腔,还唱了马派《甘露寺》、谭派《御碑亭》、杨派《伍子胥》、奚派《范进中举》等各派名剧唱段。在《击鼓骂曹》片段中,他不但学侯(喜瑞)派的曹操唱段,还在[夜深沉]曲牌中击鼓。甚至白(云鹏)派京韵大鼓《红楼梦》中的“太虚幻境”,也让猪八戒玩了一段。最后他边唱《举鼎观画》边当场写起了书法。演出得到了京城观众的赞扬。

  2005年3月,为纪念曲剧艺术家魏喜奎诞辰80周年、逝世10周年,梅兰芳京剧团青年演员张馨月也演出了《盗魂铃》。原内蒙古京剧团团长、名丑赵纪鑫扮演猪八戒。他发挥了响堂挂味的好嗓子,唱了《法门寺》中的“刘公道在马上珠泪双掉”长达34 句的大段[流水];又展示了一段38句的[数板]“高高的一座小庙儿”,以及反串了《四郎探母》中佘太君的“一见姣儿泪满腮”和麒派《四进士》的念白、《徐策跑城》的圆场功;最后别出心裁地模仿北京街头各类小贩的叫卖声,五花八门,极见功夫,赢得观众阵阵喝彩。

  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多年前上海京剧院新编神话剧《盘丝洞》中,演猪八戒的是丑角白涛。该剧融入了现代意识,在声、光、电多种技术的配合下,结合魔术、杂技、幻术等特技,还借用了卡通的造型,使猪八戒这个观众喜闻乐见的神话人物,更加风趣可爱。白涛演得生动活泼,插科打诨的发噱之处很多。尤其是在被蜘蛛精擒住腰斩之后,情急之中,八戒不得已装上了小女妖之尸的下肢,但上身仍是自己的宽袍大袖。表演时,双手执钉耙,叱咤风云,而脚下又走着密集的旦角“碎步”,时而前后交叉地扭捏“踏步”,亮相时,更是“上男下女”,令人捧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