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500余件作品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雕塑的热情一直在心中沸腾

20190118_008 

图为吴为山。晨树摄(影像中国)

 20190118_009

图为吴为山的雕塑作品《鼓舞》,刻画的是劳动人民表演安塞腰鼓的场景。晨树摄(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从事雕塑创作已有30多年。

  为中国的文化名人塑像,他感慨:体验了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和流,才发现这些文化名人都在一条河里。

  如今,他又多了一个身份——法兰西艺术院通讯院士。他说:我的作品遍布世界,作品替我讲话,为这个时代发声,为中华文化代言,这就是我最大的理想。

  

  去年11月,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赴巴黎就任法兰西艺术院通讯院士,他说自己“贴上了一个国际最高艺术机构认可的标签”。第一个获此身份的中国人是吴冠中,第二个就是他。

  从事创作已经30多年的吴为山觉得,从未改变的是雕塑的热情一直在他心中沸腾。

  艺术家的作品是涌动出来的

  抚摸一座雕塑,触及金石、泥土等材质一般感觉冰凉。吴为山的手,却是微暖。

  “这是雕塑的温度。”他笑着解释:手指带着温度,泥巴在其中流动;锤子敲击、雕琢石头的时候产生火花,发出金石之声;铸造青铜的作品,要用1800摄氏度的高温熔化铜……几个不同的温度在雕塑家的手中,化作人类温润的情感,凝固成永恒。

  吴为山塑像,有无数腹稿,灵感来了,就用双手“揣捏”空气,正式开工便可一气呵成。他将这一过程称为“能量转换”:“艺术家的作品是涌动出来的,一开始会淤积,蓄积的力量逐渐化为热量又转化成动能,最后像岩浆一样喷涌出来。”

  情感的喷涌只在一瞬,但创作离不开大量累积。29岁那年,他获得为“当代草圣”林散之塑像的机会,确立了为历史文化名人塑像的方向,先后16次塑林散之;塑饶宗颐先生,他趁着跟饶公一同漫步抢拍了百余张照片,一揣摩就是数年;为塑画家吴作人,他在几十万字的吴作人文选中找了3个多月灵感,最后闲翻《中国百科全书·美术卷》时看到了一张吴作人照片,才干起来……遥望着一位位历史文化名人的背影,吴为山总要追问自己:“他给这个世界照亮了什么?”雕塑就是他的回答。

  “像极了”是大多数人看到吴为山作品的第一反应,却猜不透为什么。20年前,他多塑当代大师,如冯友兰、季羡林、费孝通等,进而又塑苏东坡、王羲之、颜真卿,慢慢再向前推到了孔子、老子等历史人物。就这样将古人神采融入今人身姿,再反过来用今人的筋骨想象古人的样貌,他感慨,“体验了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和流,才发现这些文化名人都在一条河里。”

  30多年间,500余件作品,这般体量,在国内外雕塑家中都难得。

  21世纪中国美术的关键词是命运共同

  2003年,英国古典主义雕塑大师、英国皇家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安东尼·司顿斯来南京大学访问,时任南大雕塑艺术研究所教授的吴为山提出切磋——与安东尼互为塑像。

  “我塑他花了1小时,他塑我花了1小时20分钟。他幽默地讲因为我的头发太长,花的泥巴比较多。”

  年近七旬的安东尼与刚过不惑的吴为山,英国老牌的肖像雕塑家与中国年轻艺术家,彼此成了知音。

  更多知音,在国际舞台上不期而遇。同年,他的作品《睡童》获英国皇家雕塑“攀格林”奖,成为该奖设立50年来首位获奖的亚洲艺术家。2012年,作品《天人合一——老子》被授予“2012法国卢浮宫国际美术展”唯一雕塑金奖,是122年以来首位中国艺术家获奖。不仅如此,去年5月,正值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他创作的马克思青铜塑像又“走”到了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并永驻在那里。

  吴为山认为,“今后来中国学习艺术的人将更多,我们也会把眼光投向世界更多的地区,21世纪中国美术的关键词是命运共同。”他还有更深层的期盼:未来世界不仅看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也看中国的当代文化,各国艺术家的梦想将是“把中国认可的荣誉标签贴在自己身上”。

  带着中国的声音在世界游走

  如今,吴为山那双充满情感的手,不仅握住雕刻的刀,也拿起了写诗的笔,更担起了管理者的责任。作为全国城雕委的艺术委员会主任,他的诗意化作了许多城市标志性雕塑。“雕塑是一个城市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视觉符号。”吴为山认为,加强城市雕塑建设,必须加速立法,像建房子一样做好规划。

  与生活相处,是吴为山忙碌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按他的话说,“雕塑就已经很费体力,哪里还要专门花时间锻炼身体”,空闲的时候,“吃饭,睡觉,聊天,就是我最大的爱好”。闲暇之余,他还写诗,诗歌是他启蒙的导师,也是灵感的来源,“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每一首经典的诗都是一尊崭新的雕塑;同样,艺术史上那些写意性雕塑也都是一首诗。”

  他到法兰西艺术院参加就职典礼,进入大厅之后,看到下面坐着的许多白发苍苍的老院士不禁感慨,“当我老去的时候,回望我的人生,再看看堆积成山的雕塑,它就是我的自塑像,体现了我不同时期的审美理想,也体现了我对不同人的理解。我带着中国的声音在世界游走,我的作品遍布世界,作品替我讲话,为这个时代发声,为中华文化代言,这就是我最大的理想。”(本报记者陈圆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