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见精华——李超杰在《中西古典哲理名句》新书沙龙上的发言

  我是怀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接受了为张先生新作《中西古典哲理名句:张世英书法集》做注的任务。兴奋,是因为有此难得的机会,跟随张先生重走中西方哲学之路,重温那些脍炙人口的古典哲理名句;忐忑,是因为这是一项看似简单,实则有相当难度与挑战的工作。张先生对我说:“这项注释工程需要水平和耐心。”我自知水平不济,但自信耐心有余,且不乏爱智的好奇之心,于是,冒险领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工程伊始,我为自己立了三条原则:准确性、学术性和通俗性。我所说的准确性指的不是领会作者或作品的原义,而是指:对任何一句名言之意义的理解和解释都要有文本依据。我心目中的准确性还包含另一层含义:对这些古典名句的理解和解释要尽可能体现张先生的哲学观和哲学史观。张先生对这些古典名句的选择绝不是偶然的和随意的,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这些名句构成了张先生自己的“中西方哲学史大纲”。正是基于这些考虑,我不仅查阅了相关中西哲学名著,而且重读了《张世英文集》的相关内容,有些注释直接采用了张先生的研究成果。

  该书所辑哲理名句多出自中西方大哲学家,它们不仅是这些哲学家个人思想的精华,而且是各自时代精神的精华。为了在方寸之间追求注释的学术性,我希望自己的格局要尽可能的大,视野要尽可能的宽。我的理想是:每个文本不仅在哲学家的整体思想中得以把握,而且在中西方哲学史和思想史的大背景下得以审视。这样,人们看到的这些哲理名句就不是支离破碎的,而是有内在关联的。通过阅读这些名句及其注释,人们得到的就不仅仅是一个个知识点,而且是中西方哲学的线索和精神。

  不可否认,自产生之日起,哲学就是一门高度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学术活动,它所涉及的问题,讨论这些问题的方式,乃至表达这些思想的语言,都是高深的和晦涩的,就此而言,哲学注定是阳春白雪。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哲学不应脱离日常生活。虽然哲学只是少数人的事业,但对于人生意义的思考却属于每一个寻求精神家园的普通人,就此而言,哲学并不拒斥下里巴人。基于这种考虑,我尽量使我的注释通俗易懂,以期更加广泛的读者能够理解和欣赏这些哲理名句,进而领略中西方哲学的无穷魅力。我的追求是:尽量让西方哲学家说中国话,让古典哲学走进当下的生活。

  此项注释工作是在张先生的直接指导和帮助下完成的。先生不仅对一些注释提出了修改意见,而且亲自撰写了几条,成为整个注释工作的范本。鉴于本书所辑名句横跨中西,贯通古今,每条注释又要限制在三四百字之内,注者常有力不从心之感。尽管注者尽了最大努力,注释一定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望方家和读者批评指正。

    (作者:李超杰,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本版书法作品均由张世英先生撰写,选自《中西古典哲理名句:张世英书法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