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和热情——朱良志在《中西古典哲理名句》新书沙龙上的发言

20190114_020

《中西古典哲理名句:张世英书法集》 张世英 编写  李超杰 注释  译林出版社

  以前在张先生家里看到过张先生写的一摞一摞的书法堆在那个地方,当时没有细看。刚才看到《中西古典哲理名句:张世英书法集》一书中收录了这么多,而且很多内容非常深邃,我当好好学习。我觉得张先生这本书的出版,对读书界来说,非常有价值,它的内容包括中西哲学一些格言,涉及中西哲学中的不少关键问题。是张先生希望跟大家分享的一些知识和智慧,它是关于哲学的,也是关于人生的。

  书做得非常漂亮。我也看过不少类似的书法方面的出版物,这本书的确很有美感,阅读方便,也与张先生书写的内容相得益彰。这本书将哲学中一些关键问题罗列出来,连缀一体,其中反映张先生的哲学倾向,他对中西哲学的独特把握,他自己的智慧人生的显现。

  感谢尊敬的张先生,这么大年纪,给我们带来这么宝贵的一个精神作品,使我们能分享着这样的一个智慧。感谢李超杰老师,李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哲学系同行,寡言少语,但是为人敦厚,学问深邃,由他来注释注解张先生这样一个精要的文集,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我读此书,第一个感觉,是人要有一种超越的精神,张先生用他非常细腻的哲学家的言语,在文集中已有很多论述。张先生曾经给我写了一个条幅,“超越现实只有两条——诗和哲学”。这是谢林的名言。是对我的勉励。先生所强调的是知识和热情。没有热情,就没有诗的光芒;没有知识作为后盾,就不会有厚度的人生。理性和热情二者之间的融合,实际上是作为一个人文学者,最期望达到的。

  张先生在书里面写了很多哲理名言,比如他写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是庄子讲的三句话,概括了庄子思想中的精髓。唯有如此,才能够真正超越,就像张先生讲,只有解脱束缚,你才能像一只鸽子一样真正地飞起来。沉重的翅膀,是飞不起来的。

  这本书包含的内容,非常清澈,就像我研究中国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静、肃穆。这种安静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气息。老子讲“归根曰静”,佛经中说“法常寂然”。这种“静”不是外在环境的安静,或者心情的平静,而是至深的不增不减的平宁。这也就是张先生所讲的,与天地万物融通一体的那种精神,如此才能安静下来。我觉得张先生现在真能达到一种如大海般的不增不减的境界。

  张先生这本书对我启发的还有一点,就是人要徘徊在仙、凡之间,为什么这么讲?上次叶朗先生组织的一次有关神圣性讨论,就是立意于美学在提高人生境界上的取向。人的境界要提升,要有一种高远的志向,一种大的格局。就像张先生这本书中写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要有这种情怀,但这不是一种高飘的意识,不是仰望星空,玄思妙想,两脚空空,尽讲空话,而是要落在现实间,落在行动中,落在“凡”处,“仙”是由“凡”间提升出的,清洁的莲花是在污泥浊水中生长出来的,也就是我非常喜欢的禅宗所讲的“一行三昧”。

  读张先生的书永远是亲切的,永远是新鲜的。所以感谢张先生。祝张先生健康长寿!每当我看到张先生,就像看到春天一样,尤其在冬天里。

  (作者:朱良志,系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