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家园:吴涛林与他的竹壳雕

    

20190116_001

吴涛林近照。图片由作者提供

20190116_002

竹壳雕作品。图片由作者提供

20190116_003

竹壳雕作品。图片由作者提供

  身材魁梧,声如洪钟,笑起来齿牙春色,甚是爽朗。他说:“我是天生的大嗓门儿,如果有一天声音低了,那就是我病了。”这就是吴涛林,这也是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初识吴涛林,并不觉得他是个手艺人,然而,他确是个不折不扣的手艺人。他的手艺与众不同——竹壳雕——专门用竹笋的笋壳做戏曲人物,而且,做得是惟妙惟肖,有模有样。

1.此生难解竹壳缘

  竹肉,笋也;竹皮,壳也。竹壳制品历史悠久,据记载,宋代便已出现。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食者竹肉,衣者竹皮”便是明证。竹壳雕是以毛竹笋壳为原料,通过雕刻、剪贴、上光等步骤制作而成。从祖父到其父再到吴涛林,吴氏一家与竹壳雕已有百余年的情缘。

  1963年,吴涛林出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祖上五代都是篾匠,幼稚盈室,瓶无储粟。在吴父十几岁时,祖父将其送到离家六十公里外的温州画伞厂,跟随远方亲戚张国球(温州瓯塑著名设计师)学习绘画、雕塑技艺。“文革”期间,吴涛林一家来到了现在生活的这个村子,一待就是几十年。吴父会画会塑,也写得一手好字,但并不张扬。为了生计,被迫改行做了漆匠。改革开放初期,才又重新拾起竹壳雕这种独门手艺。

  提及最初的从艺之路,吴涛林坦言并非心性使然。由于学习成绩并不理想,高考落榜后,他想参军入伍,但遭到祖母的强烈反对。加之自己是家中长孙,且家族祖业需要继承,思虑再三,吴涛林决定跟随父亲学习竹壳雕。

2.不爱红装爱武装

  吴涛林尤喜雕刻戏曲人物中的武将。其实,这并非是他最初的最爱。刚刚学习竹壳雕时,吴涛林以古装人物见长。古装人物的制作对于雕刻技巧的要求并不高,只需把头脸雕刻出来就行,因此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

  说到转型创作戏曲人物,他坦言是因为一次偶然的邂逅。1987年,吴涛林在杭州结识了中国美术学院的顾方松教授。顾教授告诉他,戏曲表演有铠甲,而竹壳的花纹特别有铠甲的味道,如果将二者结合起来,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顾教授的一席话,让吴涛林茅塞顿开,于是,在没有前人经验可资借鉴的前提下,他开启了探索用竹壳雕刻戏曲人物的艰辛之旅。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一次次失败没能打倒这位探索者,反而激发起他一往无前的勇气。终于,一个个戏曲人物在他的手中“活”了起来。他成功了!

  吴涛林的创作不拘一格,每件作品都会因材施艺,最大程度地利用材料质感、纹理,巧妙地将人物形象镶嵌其中。比如,在创作《赵云》时,为突出赵云气宇轩昂、英勇善战的特点,吴涛林用斑点较深的竹壳制作服饰,用斑点较浅的竹壳制作赵云怀中婴儿的襁褓,一深一浅,形成鲜明对比,呈现强烈的层次感。

  谈到为什么能塑造那么多活灵活现的戏曲人物,他说,这多亏从小就喜欢看京剧演出。除京剧外,越剧的人物造型对吴涛林的创作也产生过积极的影响。作为越剧演出的核心地域之一,乐清农村时常会有越剧团的演出。当人们都在舞台前欣赏演出时,吴涛林便会钻到后台,观察不同人物的服饰、妆容、表情、姿态,记在心里,融入自己的创作中。

3.竹壳有语天工饰

  当竹笋破土而出,竹壳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开始与竹笋分离,落到地上,开始另一段生命之旅。在手艺人看来,每一材料都是鲜活的生命体,它们会呼吸,也会躁动。艺人们的最大特点,就是熟知这些材料的习性,并最大限度地将这些材料特性充分地发挥出来。

  竹壳是制作竹壳雕的基础材料。因此,选择竹壳对手艺人来说是头等大事。做竹壳雕的首选是毛竹壳。这是因为毛竹壳厚且大,尤以生长在南坡上的为佳。因为只有阳光充足,雨水丰沛,长出来的毛竹壳才会韧性十足。有经验的师傅通常是通过竹节的长度来判断竹壳大小的。竹节越高,竹壳越长。其次,并不是所有的竹壳都好,一般来说,生长在竹子两三米处自然脱落的竹壳最好。此处竹壳厚度适中,表面挺括,纹理精美。为了避免竹壳发霉虫蛀,竹壳在掉落后尽量使其自然风干,避免雨淋。等彻底干燥后才好进行下一步的蒸煮处理。

  除竹壳外,黏合剂的选择也很有讲究。最好的当属鱼鳔胶,是用当地常见的鳘鱼的鳔熬制而成的,因为沿海地区天气潮湿,而鳔胶的防水防潮效果好,黏合力也强。而且,使用鳔胶不会在竹壳表面留下痕迹。为增强凝固效果,胶中还要加少许大漆或糯米浆。

  乐清是木雕之乡,因此传统竹壳雕的内芯都是用木雕制作的,但从吴涛林的父辈开始,开始脱“木”换“芯”——用制作脱胎漆器的办法来制作竹壳雕的胎芯。脱胎漆器制作过程繁复,要先做出泥胎,然后在泥胎外围裹棉麻,胎体小的裹两三层,大的裹四五层。棉麻最好选择空隙大、密度小的纱布。裹好后刷上鳔胶、滑石粉或是石膏粉。待干燥后,脱下中间的泥胎,留下麻布的雏形,然后再将已经裁剪、雕刻好的竹壳粘贴上去,一个清新脱俗的竹壳雕就做好了。

  竹壳有其自身的光泽,吴涛林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充分利用好竹壳本身的彩色,反对添加人工元素(比如在竹壳上涂抹颜料)。他说:“竹壳也有自己的语言,我们的工作,就是让作品用竹壳自身的语言来讲话。”真正的大师,就是在作品中将材料特质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然后在关键处恰到好处地将手艺融入其中。在吴涛林看来,自己的作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力求达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效果。

4.原汁原味守艺人

  作为匠人,讲究的是对手艺的敬畏之心。沿海地区的人们都知道,毛竹浸泡在海水里,永远不会腐烂。作为一门诀窍,用盐防腐的经验就这样一代又一代传承了下来。吴涛林受此启发,使用盐淹火烧的方法处理竹子。有人曾建议他改用化学添加剂对竹子进行防腐处理,效率更高。但只因心中那份对传统的坚守,他婉言谢绝了。

  千足蜈蚣,只走一路。在吴涛林看来,即便是再有名的传承人,精力也是有限的,能将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原原本本传承下来便已经很好,创新过多有时会适得其反。几十年来,他一直秉持祖辈上沿袭下来的传统做法,原汁原味,从未改变。当然,凡事总会有些例外。吴涛林说,“只有传统方法出了问题,我才会考虑去改。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好好守住比什么都强。坚持下来了,也就守住了。”

  守艺,就要守寂。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也是安静的。尽管吴涛林的作品参赛必胜,但他没有将这些奖状当成自己炫耀的资本,而是视为对自己的鞭策与激励。同时,他认为手艺人不要总是盯着钱,“铜臭味重了,手艺就轻了”。以前,吴涛林一家日子比较紧的时候,他坚持了下来;现在,政府对非遗的关注,使他大受鼓舞,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将祖先的手艺原汁原味传承下去的决心。如今,吴涛林已经将吴氏家族竹壳雕的接力棒传到了女儿手上,因此有关竹壳雕的故事还将继续……

  (作者:侯林英 何明 苑利 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