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亚洲围棋对抗赛:大唐国手对垒日本王子

后人附会的当时的比赛局面:33着镇神头棋局

唐代棋手与日本棋手对弈

史上“亚运会”

  亚洲运动会的脚步近了,我琢磨着能从古代的往事中找出点亚运会的影子。

  想我大唐,万国来朝,应该有国际友谊赛之类的东西吧?没有,大唐帝国既没有奥运会,也没有亚运会。

  但影子总有一点吧。

  打醒精神找,在唐史上找到这么一条记录:唐朝宣宗大中二年,日本国王子入朝贡方物。王子善棋,帝令待诏顾师言与之对手。

  日本王子与中国围棋国手对擂,按标准也是一次棋王对抗赛,按照现在的说法,应该也是亚洲杯围棋对抗赛,跟亚运总能扯上关系的。那么,王子名谁姓甚?此次中日亚洲围棋擂台赛结局如何?

一次有官方记录的围棋赛
——大唐国手对垒日本王子

  唐宣宗时期的日本王子来长安朝贡,顺便与大唐国手进行友谊赛、擂台赛,这条记录见于《旧唐书 宣宗本纪》,前后不过30个字,没有翔实记录,因为是帝王版外交记录,本非体育记录,当然不可能有细节和结局。而且这样记载,或者为维护超级大国尊严,或者为掩饰一衣带水友邦的面子,所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比赛结果不甚详焉,也算是一种外交手法吧。

民间也有记录

  按照现在通行的手法就是:日本国王子来我大唐王朝朝贡,双方进行了友好的会谈,并应日本国王子的要求,与我国九段棋手顾师言进行了友好的亚洲围棋友谊赛,双方施展技艺,博得了两国观摩团的喝彩,并对对方的棋艺表示了由衷的钦佩。

  我的想象空间只能发挥到这里了,事实胜于雄辩,还是找记录,官方没有,民间总有。

  又找到了,晚唐时有个叫苏鹗的,中过进士,不是那种民间写手,写了一部《杜阳杂编》,记录了此次棋局的情况和结局:日本王子是日本国内顶尖级高手,主动提出要与大唐国手对弈。唐宣宗派出第一高手顾师言与之对阵。双方下到第33手,日本王子告败。然后,再根据日本的一些资料(当然,这些资料是我百度过来的,本人不懂日语),可以为这次比赛描绘出一个大体轮廓。

大唐帝国与日本围棋对抗赛资料整理

  比赛时间:唐朝大中二年,日本嘉祥元年,也就是公元848年,3月11日。

  比赛地点:唐都长安。

  比赛双方:中方,大唐九品官员,国家干部棋待诏顾师言,按照现在的标准,应该是九段级别。日方,日本国王子高岳亲王,他老爸是日本平成天王。他是日本国内顶尖高手,大概也是九段级别。

  当时双方国家元首:中方,唐宣宗李忱,就是电视剧《宫心计》里头陈豪扮演的那位落难天子。日方,仁明天皇。请注意,不是明仁天皇。两个字位置一换,差得就远了。

  比赛过程:我国手下至第33手,其实还是在布局阶段,使出“镇神头”的绝招,日本王子俯首称臣。

  进入想象空间:复制当年比赛场景

  下面,用一定的想象还原当时的比赛情景,史实和想象夹杂其中,请大家注意分辨。

  还原场面,灯光,效果,音响,预备——

  公元848年的3月11日,长安皇宫,御沟内桃花红艳艳,绵延不穷,远处高高的终南山顶着未化的积雪,浮在云端上。这是当时日本留学生最向往的美景。

  日本国王子,高岳亲王,一个神色刚毅,脸部被海风雕刻得有些苍老的王子,急匆匆走向皇宫,身后带着一帮仆从,仆从手里抱着一大把乐器……

  当时的仁明天皇以乐治东瀛,故而经常以乐器上供唐朝。不过,日本王子的来意根本不在进贡乐器上,他见到唐朝外交部官员,急切地问:“请问,上国棋手来了没有?”

  双方选手都有压力

  外交部官员答:“请稍候。”

  王子问:“此次棋手什么级别的干活?”外交部官员答:“棋待诏,顾师言大人。” 王子问:“棋待诏,什么职位的干活?” 外交部官答:“九品官员。”

  不多时,一个脸色凝重,双目精光四射的中年官员出来了。此乃大唐棋待诏顾师言。见着日本王子,他礼貌地笑笑,有点冷。因为刚才皇上找他谈话了。唐宣宗是中国史上出了名的善做思想工作的皇帝,他在委派地方大官员前,都要与之进行一次深入的谈话,因此,他语重心长地跟顾师言谈话:顾老师啊,你此战不简单。想我大唐乃世界第一强国,但经过安史之乱,国力衰了,朕乃中兴之主,一切都要有中兴的气象,不只是政治经济军事,体育运动也包括在内,你可得好好下棋呀。皇上这番话弄得顾老师“压力山大”,不苟言笑。

  日本王子也轻松不到哪里去。比赛开始前,他为了活跃一下现场气氛,也给自己减压,拿出一盘日本国制的围棋,胡扯了一个神话:“在我们日本3万里以外的地方(3万里,扯得越远越好,反正坐船到不了),有个岛叫集真岛,岛上有个凝露台,台上有个围棋池,池中产天然棋子(难道棋子也要老天爷来制造不成?),不用染色,黑白分明,不用雕琢,天然自成。而且这种棋子摸起来冬暖夏凉,所以叫做冷暖玉。”这明摆着是借着神话和不存在的岛屿,来夸耀日本的手工制造业。

  对弈开始。棋子落在棋盘上,叮叮地响,每一颗棋子,都裹挟着风雷,蕴含着杀机,像是战争中的火石利箭一般。

中方绝招:镇神头

  顾师言唯恐有辱君命,唯恐给正在中兴的大唐帝国丢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手心上全是汗。

  走到第33手,顾师言的眼睛忽然精光大闪,举起一棋,厉声喝道:“看我绝招:镇神头。”此言一出,皇宫嗡嗡作响,御沟桃花嗡嗡震落,云端的终南山嗡嗡地摇。

  中方的棋子落下去,好似千万枚利箭射落。日本王子瞪大眼睛,缩紧身子,说:“八格,我的输了的。”他还是不甘心,又问:“这位对手排名第几的干活?”深谙外交之道的官员答:“第三。”其实是第一。

  王子恳求:“我的要见第一高手的。”外交部官员答:“对不起,赢了第三方见第二,赢了第二方见第一。”想起那漫长艰辛的淘汰赛,王子袖子掩住棋盘叹息:“我的认输的干活。”

  最高级别亚洲围棋赛宣告结束,唐朝方耍了点手段,隐瞒选手真实级别,当时也没档案可查,有档案也没联网,对手无可奈何,但终归还是中方胜了,胜了才是硬道理。

其他国际国内围棋比赛

  中韩之战

  公元738年,唐玄宗派围棋高手杨季鹰为外交副使节,参加朝鲜半岛新罗国王追悼会,其实是去参加围棋大赛。杨国手客场作战,战胜新罗国内所有高手,获得冠军,载誉归国。

  国内联赛

  唐宣宗以盖金花碗为奖杯,举行大唐围棋国内联赛。还是顾师言,力挫群雄,在决赛阶段战胜劲敌阎景实夺冠。

 
原始资料

  关于中日围棋擂台赛的场面还原,有虚构,特地还原原有记录,请大家鉴别:

  唐宣宗时大中中,日本国王子来朝,献宝器音乐。上设百戏珍馔以礼焉。王子善围棋,上敕顾师言待诏为对手。王子出楸玉局,冷暖玉棋子。云:“本国之东三万里,有集真岛,岛上有凝霞台,台上有手谈池。池中生玉棋子,不由制度,自然黑白分焉,冬温夏冷,故谓之冷暖玉……”

  及师言与之敌手,至三十三下,胜负未决。师言惧辱君命,而汘手凝思,方敢落指,则谓之镇神头,乃是解两征势也。王子瞪目缩臂,已伏不胜。回语鸿胪曰:“待诏第几手耶?”鸿胪诡对曰:“第三手也。”师言实第一国手矣。王子曰:“愿见第一。”对曰:“王子胜第三,方得见第二;胜第二,方得见第一。今欲躁见第一,其可得乎?”王子掩局而吁曰:“小国之一,不如大国之三,信矣。”

  小结:关于33着镇神头的故事,我个人认为当时的日本王子棋艺远逊于大唐国手顾师言,因为才下到第33手,尚处于布局阶段,王子即告负。而且当时日本是一个落后国家,能下围棋的应该只有贵族,所以王子应该代表了当时日本的最高水平。

  从故事也可看出体育比赛的微妙心理。过去的比赛,通过压低自己一方选手的位置以压低对方选手,从而打压对方的气焰。

  换到如今,则喜欢通过抬高对方地位来升级自己的身价。一场很普通的比赛,动辄说是两国拳王争霸战,其实揭开内幕一看,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选手,甚至对手只是该国一个业余拳击学校的学员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