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以养正泽后世——王阳明与王氏家风》:一个家族的传统

20190104_022

《蒙以养正泽后世——王阳明与王氏家风》,黄漫远著,大象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21.00元

  一个家族即使走过百年繁华、千年流转,但雁过留声、水过流痕,终有些许东西镌刻在族人心中,难以磨灭,这就是家风。家风是一个家族几代人行为范式的传承,是一个家族气质和风习的积淀与生活结晶,家族成员的举手投足间无不显现着这个家族的习性。

  王阳明是圣贤、是能臣,他龙场悟道,心学流芳;戎马倥偬,彪炳青史;讲学授徒,百世师范,是一位无愧于“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之称的“圣人”。是怎样的家风,教养熏染出这样一位“完人”,他的品格情操又带给了王氏后人怎样代代不移的精神力量?本书行文跳出了理论教化的窠臼,如讲述故事般娓娓道来,把王氏家族的家风贯穿于具有代表性的几代人的言行中,书写了王氏族人秉承的孝悌、忠义、谦恭、蒙以养正、隐逸无求的王氏家风,显现着一个家族的传统、一个家族的文化。

  自王季从上虞达溪迁居余姚秘图山附近,王季成为余姚秘图山王氏家族的始祖,在此繁衍生息。王季嫡传曾孙、王阳明的六世祖王纲,素来淡泊知隐,携母避乱归隐浙江五泄山。其友刘伯温爱惜王纲之才,向朱元璋举荐,70高龄的王纲奉旨赴京,以德教化平定了广东潮州叛乱,归途中遭遇海盗,不屈服于盗贼被杀,其子王彦达“父死于忠,子殚其孝”,背着父亲的遗骸千里迢迢回到故土,拒绝朝廷征召,耕田奉母,终身布衣。王彦达之孙王杰,自号”秘湖渔隐”,耕读传家,侍奉父母,应老母临终前的嘱托,才出仕为官。然不幸英年早逝,其子王伦虽家贫无所依,却日日苦读先祖们留下的书籍,学识渊博,成就了考中状元之子王华。王华不仅学识丰富,堪称“五经笥”,而且极重孝道,在仕途中升任皇帝的经筵讲官时,老父病倒,其不为升官终日奔走,终日挂念老父,称病不出。老父去世后,在墓旁结庐守孝,老虎虽常常出没,却与王华和睦相处,其孝感化了猛兽。王华辞官回乡侍奉老母时,日日陪伴老母,吃喝住行凡事尽心,为讨老母开心,以七旬之躯“彩衣娱亲”。在其弥留之际,教导儿子王阳明谨记“知足、知止”,切记“月满而亏,水满则溢”之理。纵览王阳明一生的仕途,虽其时常饱受朝廷的苛待,但谨记王家不贪功、不忘德之传统,对仕途之艰不以为意。王阳明自幼受祖父王伦蒙以养正,少时虽玩性十足,但其思想不拘一格,对人生何为头等事,12岁则言“读书中状元非第一,惟为圣贤方是第一”的志向,15岁策马居庸关,对诸夷狄的种类及其村落考察,写了一份长长的报告,提出了对边防备战御敌的策略。考中进士,登上仕途后,为救助进谏的正义官员,上书弹劾刘瑾,被流放贵州龙场,卧薪尝胆,悟出物理不在心外,而在自身心性中,提出了“知行合一”说,强调“事上磨练”等实践修行的重要性。王阳明奉旨到江西省南赣等地讨伐叛贼,其云“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以仁义王道劝服叛贼,战乱结束,为防止民风再次走向萎靡,建社学,结合自己幼承廷训的经历和多年问学的心得,出台了《南赣乡约》,以“孝、礼、义、信”为念,延请师儒教化民众。在经历了宸濠之乱及小人之难后,他赋诗“人生达命自洒落,忧谗避毁徒啾啾”,洞彻“致良知”可以使人忘却患难,超越生死,即可判别真伪、是非、善恶。王阳明一生淡泊仕途,追寻学问的“致良知”,几次上书呈辞,眷恋乡土老父、祖母的养育之恩,以尽孝道,然辞呈数次被拒,为朝廷效力燃尽了最后一丝精力,留下“此心光明,亦复何言”八个字,长辞于江西南安府青龙铺。

  当下,人们在商品经济大浪中,一度以权力的大小、财富的多少论成功,资本遮蔽了心灵,迷失了自我,人难以享受精神深层之悦。在当下之境中,这样的家族文化犹如一剂心灵之汤药,令今人在追根寻源中,获得当下心灵的存在感。本书史料确凿,行文通俗易懂,受众宽泛,是一本难得的家庭文化熏陶读物,无疑对培养社会的良风美俗意义重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