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指南〉汇校与语言研究》:域外汉文研究的新材料与新视角

20181206_007

《〈官话指南〉汇校与语言研究》(全二册),张美兰著,上海教育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定价168.00元

  在传统汉籍文献数字化的大数据时代,域外汉文材料多因其散佚海外而未能为汉语研究有效利用,随着众多域外文献的陆续发现及传播,域外汉籍研究逐渐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研究的热点之一。从目前汉语学界研究态势可以看出,新的研究成果愈加取决于新材料的发现及新方法的运用。张美兰先生数年来凭一己之力,搜罗整理域外汉籍,自出版26册本《日本明治时期汉语教科书汇刊》后,又充分利用其中域外汉文材料潜心研究,得以完成《〈官话指南〉汇校与语言研究》(下文简称《汇校研究》)。是书上篇汇校日本汉语教科书《官话指南》及其方言译本等六种版本的语言材料,下篇则从词汇语法等多角度对其进行综合研究,诚为域外汉文研究新材料与新视角结合的典范之作。

  域外汉籍中部分为历史上域外人士用汉文书写,汉语教科书即位列其中。但长久以来,汉传典籍文献备受汉语本体研究关注,而海外汉语教科书则多为对外汉语教学或二语教材编写所重视。在语言材料利用及系统研究上,除《老乞大》《朴通事》《语言自迩集》等汉语教材外,仍有众多汉语教科书并未得到深度研究阐发。汉语学习者遍布海内外,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汉语教科书亦散布世界,不同时期的域外汉语教科书正是当时汉语的真实记录,系统整理其间语言材料必然会有诸多新发现新成果,这正是《汇校研究》在语言材料利用方面的独到之处。

  《官话指南》本为清末民初日本人学习汉语官话的教科书,自1881年初版至1945年,仅日本国内即有45版之多,外加各国多语翻译本,可与早期威妥玛《语言自迩集》相璧立。作为汉语教科书,《官话指南》能够在半个世纪内不断刊刻并为诸国人士所用,必有其独特之处。明清以来,北京官话成为各国人士学习的主要目的语,而中国幅员辽阔,十里不同音,语言南腔北调,加之官话南北差异及地域方言影响,不同的汉语学习群体不得不根据自身学习需求而因地制宜编印教材,这正是《官话指南》诸方言版得以流行的重要条件。张美兰先生能够以《官话指南》为母本,辑录汇校其各种方言本,在材料上即已占得先机。《汇校研究》所辑六种版本历史横跨半个世纪(1881-1930),内容涵盖南北官话、沪语及粤语,语言话题涉及世俗、官场等各生活场景,材料年代确定且方言特征明显,不仅能够弥补方言研究文献材料缺失之憾,而且可为官话史、方言史、汉语语言类型学研究提供第一手珍贵文献资料。

  经过充分比较《官话指南》六种版本语言异文材料,《汇校研究》发现了诸多新的语言历史现象,例如A版与B版诸多异文反映了南北官话的差异,A版北京官话常用明清时期新词,B版南方官话用词则显守旧。将六种版本语言异文材料进行汇总,可以发现当时汉语官话及方言在地域上呈现何种历时演变差异,这也正是今日普通话与方言同中有异之来源,进而可以解释常用词历时演变在共时层面的不平衡对应分布,南北官话或方言在何时即已出现某种词汇差异或历时替换关系。如通过六种材料比较,可以发现从官话到沪语、粤语间,“起时、当时”义常用词呈现A赶——B等——D等——E等/及至的差异演变链。又如《官话指南》第41课中,通过比较A版“都能吃,连瓜子儿还能磕哪。”与B版“都能喫,连瓜子还能磕哪。”可以发现当时南北官话儿化词差异,总体上B版官话用词较古,A版用词较新且更接近现代汉语普通话。此外,通过官话与方言材料比较,还可以有更多新发现,如AB喝-CD吃—EF饮的常用词南北差异,又如一般认为明末时运动义“进”替换“入”,而通过诸本异文材料比较,官话与沪语间还存在“到—入”的词汇对应关系,可以用于补充常用词历时更替中的特殊案例。

  异文是版本校勘及文献考证的重要研究对象,也是汉语训诂的重要内容。异文印证能够显示不同文本之间的用词差异及联系,特别是对典型异文材料的考证分析,能够厘清讹误并考证新义,所以异文考证常被运用在汉语史训诂领域,在汉语典籍文献版本整理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异文比较之法在口语文献及方言文献中却较少使用,原因在于材料局限,很难找到口语与书面语或官话与方言严格对应的文献版本。在域外汉文材料中,除了中国汉文典籍的域外抄刻本能够部分体现当时汉语现状外,一些域外汉语教科书由于具有题材或内容普适标榜性,亦能够在历史更迭中不断抄录、翻刻而流传至今,其教科书语言也可反映当时汉语面貌。东亚文化圈中的朝鲜、日本及越南等国家,由于与中国在经贸、外交方面关系密切,在历史更迭中更容易注意到汉语官话的历史发展,并逐渐融入到第二语言汉语教科书编撰或修订中。例如古代朝鲜汉语官话学习教科书《老乞大》,目前有四个版本存世:古本《老乞大》、《老乞大谚解》(1670)、《老乞大新释》(1761)、《重刊老乞大》(1795),四种版本《老乞大》大体反映了元明清时期的汉语语言特点,对这四种版本的异文语言进行比较研究,可以动态地观察元明清三代北方汉语面貌,从变化中窥见现代汉语的发展历程。(李泰洙.《老乞大》四种版本从句句尾助词研究,中国语文[M],2000(1):47-56.)从目前域外汉语研究成果来看,域外汉语教科书或汉文典籍常被用来印证汉语官话历史发展,由于文献材料局限,较少涉及汉语官话与方言之间比较研究。《官话指南》是日本明治后期的汉语教科书,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其能够脱离前期《语言自迩集》的强大影响,以当时汉语交际为目的,重新编撰适合日本人汉语教学的新实用教材,正是由于其在话题选择及语言编选方面切合当时时代及官话真实语言,才能在后期不断版刻并翻译为英法等国语言。此次《汇校研究》收录了《官话指南》六种版本(含南北官话两种、四种方言),丰富多样的版本异文材料使得研究视角不仅能够涵盖官话历史发展,而且还拓展到官话与方言的词汇句法比较研究中。考察六种版本的同义词异文分布,可以从常用词角度对官话及方言进行比较,发现其词汇差异所反映的该类词历时演变因素或地域因素,最终从语义场角度汇编官话与方言对应的常用词。如称呼父亲时,六种版本语言呈现AB父亲-CD爷—EF老豆/哣的词汇差异。从官话到方言异文,改编者总是在语用中选择最典型的方言词汇进行更替,也使得很多异文词语具有当时方言特征词色彩。《汇校研究》中官话到方言的语义场特征词分布差异,还可以补阙现代汉语方言词典词条。鉴于方言文献数量的局限性,现代汉语方言词典在收词释义时主要源自方言田野考察例证,较少使用历史文献材料,而《汇校研究》中的沪语、粤语材料可以为方言词典编撰提供真实的历史文献例证,部分例证还可以解释现代某些方言的词汇差异,甚至从历时角度对方言词汇发展补阙,如称呼医生时,现代普通话到方言常集中于大夫、医生、郎中一组,而在E版《粤音指南》中还可用“名功先生”“华医”来称呼医生,正可补阙《现代汉语方言词典》之“医生”词条。《汇校研究》详细汇编六种版本中的官话与方言的常用词差异,对于正确理解方言词及生僻词词义,编撰或补阙官话、沪语及粤语词汇历史词典,提供了丰富的数据,也是目前国内方言典藏数据库制作的有力支撑材料。

  《汇校研究》方言译本对于当今对外汉语教学特别是商务汉语教学也有较大借鉴价值。目前对外汉语教学或商务汉语教学常常强调正统普通话教学,尽可能避免方言干扰。实际上,真实生活场景语言多有方言土语词汇环绕干涉,这使得外国学习者在习得汉语普通话与真实交际实践中存在较大语用落差,进而影响了教师教学效率及学生学习效果。《官话指南》是为日本人进行商贸外交而专门编写的汉语教科书,从初版以北京官话为学习目的语开始,逐渐延伸到南方官话、沪语及粤语等汉语译本,正是商务汉语的实用性使得其教学范围不断拓展,因此,商务汉语教学不仅仅是官话或普通话教学,更应该因地制宜考虑商务地域环境的语言特征,这也正是沪语及粤语版本《官话指南》得以流行的重要原因。需求分析是商务汉语教学及教材编写的基本前提,以普通话为基础,兼顾或拓展到目标地域商务语言环境,是商务汉语教学交际实用性的体现。可以借鉴方言版《官话指南》传播经验,在学习者具备一定普通话基础能力时,对部分适用人群进行方言商务教学,帮助他们在商贸领域更快更佳地使用汉语。

  总体上,《汇校研究》所辑录域外汉文材料新颖典型,研究视角具有示范性,在研究中能够融汇新材料与新视角,结论真实可靠,是当前域外汉文研究具有代表性的典范,其丰富的研究成果对于当今域外汉籍整理、汉语史研究及对外汉语教学均有较大参考价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