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称“当前荀子思想研究面临四大困境”

  本报讯“现在中国与荀子相关的文化活动和课题很多,荀子研究也非常活跃,甚至可以说出现了产业化趋势。但我想问的是,这些现状是否带来了荀子研究的发展?很多年前,台湾刘又铭教授提出了所谓的‘新荀学’,或称为荀学的复兴,无论新荀学还是复兴,听起来好像是荀子研究提升到了更高一层的境界,真的有这样的新境界吗?”在近日由邯郸学院、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协办的“荀子思想与道统重估”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就当前的荀子研究现状,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佐藤将之提出了质疑。

  荀子研究规模扩大是好事,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佐藤将之指出,第一,对荀子的历史角色形成坚固的成见。譬如在台湾,很多大学从本科或者研究生开始直接看荀子文本,但因为大部分老师对荀子有成见,所以再怎么看原文也没有办法有所谓的正确理解。第二,荀子思想的性恶论以及荀韩关系论(认为荀子是韩非子的老师),这两个观点互相论证,结果又形成对荀子固定看法的一些根据。第三,专题研究和通史理解之间的鸿沟。邯郸学院举行了四届荀子思想研究的会议,而且中国或者其他地区也有很多与荀子相关的会议,但这些研究的进展或成果不一定马上在中国思想史、中国哲学史的课本里面得到反映。第四,重复出现的结构。近代荀子思想研究有140年的历史,在其研究史中主要反复的主张为:孟荀对“性”概念的定义不太一样;孟荀性论实际上并不冲突;性恶论的“恶”为“结果恶”;荀子性恶论实为“性朴”论。而以上观点在相隔十几年至几十年会反复出现。佐藤将之呼吁:年轻学者至少要通晓一门外语,现在国外的荀子研究成果很多,多了解国际上荀子研究现状,会拓宽自己的研究视野。

  据悉,2012-2016年,邯郸学院与人大国学院先后在邯郸联合举办了“荀子思想的地位与价值”“荀子研究的回顾与新探索”“荀子与儒家外王之道”国际学术研讨会。2014年,邯郸学院成立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极大地推动了荀学研究。至今,全国每年都有荀子学术研讨会召开,荀子研究选题频频入选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立项,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荀子研究中心”。      (陈菁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