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莱刘少山与《楚辞集注》

20181130_006

中年刘少山

20181130_007

文化部接收刘少山捐赠古籍书目(部分)

  东莱刘子山(刘云碧)在青岛是一位传奇。从青岛跑街的货郎(之前在掖县弹棉花),开始了逆袭之旅,成长为胶济铁路工程部门德语翻译。此后,他靠着自己的打拼,成为洋行的买办、企业的经理、货运码头承包商。慢慢建立了商业帝国,金融贸易、银行保险、建筑建材、交通运输、房地产等各领域,都有他的经营和资本。浙江路26号安娜别墅是刘子山故居,湖南路39号别墅,都留下刘子山的身影。

  刘子山的商业帝国是以天津路东莱银行为根基,随后在上海、天津等城市亦开东莱银行。在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期间,刘子山贩卖鸦片,开办砖瓦厂,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鸦片大王”的称呼不胫而走,成为刘子山心头的痛与悔。成为青岛首富之后,他襄助教育、做慈善事业。

  1937年后,刘子山避居天津法租界,拒不与日伪合作,并派儿子刘少山赴上海,召集东莱银行同人,传达他的指示:“国难时期,宜闭关自守,紧缩业务。本人自愿不再提取股息,以维同人生计。”

  1948年10月12日,刘子山病逝于上海。

  作为华北巨富、民族资本家,刘子山所作所为可以视为振兴民族经济以强民富国。因风云际会,刘子山一生书写了财富传奇,这位创造财富的奇人,他的精神,民族操守,社会责任,是更大的财富。

  除了经济方面的事功,刘氏家族收藏、捐赠古籍鲜为人知。

  刘子山的儿子刘少山担任东莱银行副总经理,收藏海源阁流散珍本古籍。为了防止流向日本,刘子山刘少山父子保存国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少山将珍藏的古籍珍本悉数捐赠给国家。

  刘少山自幼喜欢国学,收藏古籍。1930年前后,聊城海源阁遭受兵匪劫掠,杨以增家族的藏书流散出来。在青岛报人伊筱农的牵线下,从杨敬夫手中秘密购得海源阁珍本藏书,皆是宋元刻本。

  刘少山花费重金购藏宋椠元刻,自然得到父亲刘子山的首肯。所得珍本部分书目如下:

  宋刻本《张先生校正杨宝学易传》10册 宋杨万里撰,张敬之校正,有郑希圣、朱良育跋

  宋刻本《东莱校正晋书详节》8册 唐房玄龄撰宋吕祖谦辑

  宋刻木《荀子注》16册 唐杨倞撰 有李芝绶、杨沂孙、翁同穌跋

  宋刻本《礼记集说》24册

  宋刻本《史记集解索引》24册

  刘子山陆续收藏26种宋元刻本,共427册。这批珍本中的珍本是《楚辞集注》和《百川学海》。

  据贺伟著《风雨半城山:刘子山传奇》一书,结合其他文史资料,我们可以了解刘氏父子购藏这批古籍的经过,以及刘少山捐赠古籍的经历。

  朱熹著《楚辞集注》为宋理宗端平三年(1235年)版本。其一至七卷篇目为《离骚》《九歌》《九章》《远游》《卜居》《渔父》等,共七题二十五篇,是研究楚辞最早的善本。刘家购入的海源阁旧藏中,包括完整的12册《楚辞集注》。这部旷世奇书钤海源阁藏书楼“宋存书室”印。

  《百川学海》是南宋末年印刷的一部大型丛书,共179册。傅增湘藏有60册《百川学海》,是国内仅有的,另外百余册则已被日本人收购,入藏静嘉堂文库。《百川学海》60册,系藏书家傅增湘转让刘少山,傅增湘希望刘氏家族将流落日本的《百川学海》一百多余册购回。傅增湘爱书成癖,这是他一个美好的愿望。

  刘少山从不同途径购得海源阁旧藏:从杨敬夫手中购得20种。傅增湘转让的《百川学海》60册,是藏书家陶湘旧藏。

  为防日人觊觎,这些珍贵的古籍善本被刘少山秘藏,连亲属也不甚知情。其妻兄耳闻后,曾写信至天津要求一观,刘少山矢口否认。这些藏书经历抗日战争,被妥善保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少山打算将所藏古籍善本,悉数捐赠国家。他与时任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局长的郑振铎书信往来,商讨捐赠事宜。1952年,刘少山与郑振铎面谈。郑振铎问,你全捐吗?刘少山说,全部捐赠。我捐书有三不:一不要报酬,二不要登报,三不要任何名誉和待遇。郑振铎深表钦佩。后来,刘少山将文化部颁发的捐书奖状挂在卧室。

  26种宋元刻本,共427册古籍,经北京图书馆赵万里、傅忠谟接收,入藏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

  1953年,宋本《楚辞集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出版,郑振铎欣然为影印本写了跋,“朱熹这部书是今存的最早的最完备的刊本,而且也是最后的一个定本”,“这部仅存于世的朱鉴刻本,为山东聊城海源阁旧藏,为后来东莱刘氏所得。去年,因刘少山先生捐献给中央人民政府,现藏北京图书馆。今年是屈原逝世的二千二百三十年。我们籍此机会,把这部最古的最完备的《楚辞集注》定本,影印出来,作为对于屈原这位古代伟大的爱祖国爱人民的诗人的一个纪念”。

  1963年11月,中华书局据人民文学出版社影印原版,出版《楚辞集注》,印数900部。

  《楚辞集注》这部奇书,自从刘子山捐赠开始,留下多个书林佳话。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和周恩来在中南海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后,特将影印本《楚辞集注》作为国礼,赠给田中角荣。田中角荣首相回国后,交读卖新闻社进行了复制。读卖新闻社影印1000套,每套都标注编号。1973年,中国外交部收到读卖新闻社回赠给毛泽东的《楚辞集注》。

  刘少山的儿子刘燊在美国获悉日本读卖新闻社复制《楚辞集注》,写信表示购买一套作为纪念。读卖新闻社得知刘燊的身份与这套书的渊源后,决定赠送他一套。

  1992年,聊城海源阁旧地重建。1998年,经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苗淑菊女士居中联络,刘燊将这部日本复制本(编号707)捐赠给了重建后的聊城海源阁。

  从海源阁流散出的《楚辞集注》,经过桑海沧田,经过世事巨迁,最后回流海源阁。虽然回流的是影印本的影印本,回归的是重建的海源阁,但藏书与藏书楼的命运,仍然令人感慨。

  刘少山捐赠的《楚辞集注》,钤有多枚印章。首页有“东郡宋存书室珍藏”两朱文印。正文下有“杨印绍和”“宋存书室”白文印。他卷尚有“杨绍和鉴定”“彦合珍玩”“彦和”“瀛海仙班”“绍和筑岩”诸印。大题下有“源”字印。这些印章标志着这是聊城杨氏海源阁旧藏。

  刘少山捐赠的珍本古籍,也盖上了他的印章。藏印有“东莱刘占洪字少山藏书之印”“刘占洪少山珍藏”。流传有序的藏书章,表明了古籍的来龙去脉。

  说起来,文物比一个人的生命更长久。1979年刘少山病逝。作为银行家,一个富二代,他不喜欢金钱,喜欢古籍,收藏古籍,钻研古籍,捐赠古籍,将自己的名字留在无比柔弱但生命力无比顽强的古籍善本上,这是他的过人之处。一切都如烟云过眼,文物则近似永恒。

  2008年,国务院批准公布了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其中刘少山收藏过的《楚辞集注》和《百川学海》都赫然在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