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又寄才子书——读《鲍鹏山新批〈水浒传〉》

20181130_005

《鲍鹏山新批〈水浒传〉》,施耐庵著,鲍鹏山批评,岳麓书社2018年5月第一版,180.00元

  坊间流传着多个版本的《水浒传》,有百二十回本、百回本、七十回本,因人喜好,互有优劣。《鲍鹏山新批〈水浒传〉》根植于金圣叹七十回本,于一百零八将排定座次,卢俊义大梦惊醒处结尾,不蔓不枝。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七十回本的出现将《水浒传》的艺术层次拔高到另一个水平。而事实也表明,水浒故事并不是为了完整而完整地存在,七十回本有其独特的审美取向。

  放眼书市,由水浒衍生出来的解读书籍浩如烟海。如通俗派作家张恨水,就有《水浒人物论赞》一书,涉及到版本、人物的考据与论析。日本东洋学派史学家宫崎市定亦对水浒颇有研究,其《宫崎市定说水浒:虚构的好汉与掩藏的历史》一书以文本为媒介,深入探究了广阔的中国社会历史,具有很好的延伸与拓展性。虽然已出版书籍不胜枚举,但毋庸置疑,自金圣叹出,《水浒》评论尚无人能出其右。近些年来“四大名著”的热度再一次被推上新的高度,就《水浒传》来说,《百家讲坛》时期的鲍鹏山,功不可没。他的成功也绝不是偶然,在此之前,《风流去》《寂寞圣哲》以其“三千年来浪淘尽,一声叹息风流去”的家国情怀,以及对文化传统的敬意获得学界的广泛认可。而在这次的批评本中,鲍鹏山同样将其炙热浓烈的感情,倾注笔端,置身其境,不仅把人物、故事讲好,更能讲得通彻。

  就其体例来说,批评本每章回前必有总评,皆以其极深研几之工夫,承上启下。《水浒》奇文每有寻常处,读者通览皆取其大概,不得要领。鲍鹏山在隐于不言、细入无间的碎片化生活中,将水浒人物举手投足,谑笑与沉默中的人性与道德解剖在尘嚣的手术台上。

  “一个最忠心耿耿又小心翼翼的人,成了反叛者。这个世界最温顺最可信赖的良民,成了这个世界最可怕的敌人。一个最无做英雄愿望的人,就这样被逼成了英雄。”(第九回)我们甚至可以说,在鲍鹏山的深刻理解与解读下,我们又多了一条路径去打破水浒人物的刻板印象,潜伏进水泊梁山这个大熔炉中来。

  总评之外,间有夹评。总评提纲挈领,条分缕析,夹评则包罗万象,有喷薄的感情倾诉,有遣词造句的妙笔章法,有关键细节的聚焦,也有草蛇灰线的揭示与指引。夹评的不仅仅是水浒,也是中国官场的政治生态,是权力、欲望与道德的拉扯,甚至是鲍鹏山自己的人格坚守。于夹评之中,中国传统社会生活如同缓缓打开的浮世绘,逐渐清晰起来。

  开卷有益,任何一本好的批评本,绝不能囿于本身,为文本所困,批评意义正在于此。民间多有“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之说,大抵在于对名著浅尝辄止的阅读后的模糊印象。其实不然,私以为在浸入鲍鹏山的点评分析后,断然会有将栏杆拍遍的顿悟之感。相较于三国战事的阴谋阳谋而言,施耐庵在细节处着手,将大宋市井生活的犄角旮旯,镶嵌点缀在一个个故事中,而鲍鹏山正是在施耐庵与普通读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通过后期补丁的方式,将信息传达给受众。在鲍鹏山辛辣的笔下,《水浒》一书被拂去积尘,露出本来璀璨的光来,这才是笔者的诚意所在。少不读《水浒》,少年的眼里有替天行道的大义,信奉拳头是最高效的生产力,非黑即白,往往酿成大错,失足悔悟。老亦不读水浒,暴力仅仅是《水浒》带给我们最直观的印象,是囫囵吞枣后的不知其味,倘或有心之人于细微片刻处“斤斤计较”,觅得窥探之路径,便能发现《水浒》一书带给我们的宏大的格局,非梁山不能装下。鲍鹏山每每将细微处放大,俨然将大众记忆里的武侠带到了人性、道德与权谋的厚黑学上。

  这么说来,难道《水浒》就不宜读了?不然。施耐庵的行文结构是超前的,如果对《水浒》故事进行多个板块的切割,那么每个板块里,大都在无形之中运用了一镜到底的表现手法,从人物出现到故事串联,一气呵成,使得读者的视角转换平滑顺达,仿佛置身其境。鲍鹏山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六回的总评中有“《水浒传》的结构有点像接力赛跑。故事的接力棒从王进手中交给史进,又从史进手中交给鲁达”。不仅如此,施耐庵对文字的把控亦是天才级别的,从来没有一处废字,恰到好处,点到为止。而这点在通读完批评本后,诸位亦能感同身受,余不赘言。也因此《水浒》其实是老少皆宜的,因观者的不同而呈现出纷繁的色彩,每个人都能在其中发现不同的乐趣,体悟人生的相处哲学,并最终如作者希冀的那样“返璞归真”,追求善与美的生命本质。

  简而言之,《水浒》批评本中不乏佳作,然见微知著,统领全局者却屈指可数。前有金圣叹才子书,今有鲍鹏山批评本。然金圣叹之文字与今相隔三百余年,初读者不免隔阂。或有新人,需寻得一路径,鲍鹏山批评本当真是不二之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