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鉴赏之三十三

【越调·天净沙】“闲题” 吴西逸

  长江万里归帆,西风几度阳关,依旧红尘满眼。夕阳新雁,此情时拍阑干。

  【越调·天净沙】见前马致远曲介绍。

  吴西逸(约公元一三二〇年前后在世)名、里、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详,约元仁宗延佑末前后在世,工散曲。现存小令三十七首,内容多写自然风物、个人的饮酒烹茶、与陶渊明、杜甫诗篇相伴的闲适生活。如“床边,放一册冷淡渊明传。窗前,抄几联清新杜甫篇”(【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 春游);““万倾烟霞归路,一川花草香车,利名场上我情疏。蓝田堪种玉,鲁海可操觚,东风供睡足。”(同上)从中可推测也是一位远离名利场的田园诗人。但从曲中叙述的“风景疾如箭,留下买花钱,趱入种桑园。茅苫三间厦,秧肥数顷田”(同上)来看,他的田园生活还算是富裕的,可能比查德卿过的要好。另外作品中也多离愁别恨之类题情之作,这也是元人小令常见的题材。

  他的作品在元代后期产生过较大的影响,风格清丽疏淡,明人朱权《太和正音谱》称其为“如空谷流泉”。吴与当时的散曲高手贯云石、阿里西瑛皆有交往。阿里西瑛作《殿前欢·嬾云窝》成,吴西逸及贯云石等均有和作。吴西逸的和曲共六首,其中称赞阿里西瑛说:“懒云堆里即无何。半间茅屋容高卧,往事南柯。红尘自网罗,白日闲酬和,青眼偏空阔。风波远我,我远风波”;“懒云仙,蓬莱深处恣高眠。笔床茶灶添香篆,尽意留连。闲吟白雪篇,静阅丹砂传,不羡青云选。林泉爱我,我爱林泉。”这是夸赞阿里西瑛不慕荣华的淡泊操守和不随流俗的人生取向,实际上也是作者的自况和自诩。

  吴西逸小令内容多写自然风物,其中夹以天涯游子的归思和浪迹萍踪的怅恨。

  这虽是元人小令常见的题材,但作者写的格外清丽隽永,慷慨深沉。如下面这四首《越调·天净沙·闲题》就堪称《太和正音谱》“如空谷流泉”代表:

  长江万里归帆,西风几度阳关,依旧红尘满眼。夕阳新雁,此情时拍阑干。

  楚云飞满长空,湘江不断流东,何事离多恨冗?夕阳低送,小楼数点残鸿。

  数声短笛沧州,半江远水孤舟,愁更浓如病酒。夕阳时候,断肠人倚西楼。

  江亭远树残霞,淡烟芳草平沙,绿柳阴中系马。夕阳西下,水村山郭人家

  这里选析其中的第一首,写深秋季节、夕阳西下中的江关景色,抒发客中游子的归隐之思。其中抒情意味似乎更浓一些。下面略作分析:

  开头二句“长江万里归帆,西风几度阳关”内涵十分丰厚:“长江”点明地点;“西风”点明季节。

【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 春游

元代:吴西逸

  人衔白玉杯,马纵黄金辔。帘栊燕影闲,院落莺声碎。酒瓮浸玻璃,睡帐揭金泥。醉写评花句,梦随芳草池。别离,天远书难寄。芳菲,红残春又归。 题情
  春闲芍药瓶,尘淡菱花镜。香消翡翠炉,扇冷犀红柄。终日倚山屏,无意理银筝。独坐愁偏甚,孤眠睡不成。长更,月冷鸳衾剩。愁凝,最无情窗下灯。 叹世
  高阳酒更酡,栗里诗难和。风清弦管声,月淡珠玑唾。青镜苦消磨,白发尽婆娑。门外桑榆景,庭前荆棘科。蹉跎,白日空闲过。风波,浮生无奈何。春花闻杜鹃,秋月看归燕。
  人情薄似云,风景疾如箭,留下买花钱,趱入种桑园。茅苫三间厦,秧肥数顷田。床边,放一册冷淡渊明传。窗前,抄几联清新杜甫篇。

【双调】殿前欢_懒云窝,懒

元代:吴西逸

  懒云窝,
  懒云巢,碧天无际雁行高。玉箫鹤背青松道,乐笑游遨,溪翁解冷淡嘲,山鬼放揶揄笑,村妇唱糊涂调。风涛险我,我险风涛。
  懒云关,一泓流水绕弯环。半窗斜日留晴汉,鸟倦知还。高眠仿谢安,归计寻张翰,作赋思王粲。溪山恋我,我恋溪山。
  懒云翁,一襟风月笑谈中。生平傲杀繁华梦,已悟真空。茶香水玉钟,酒竭玻璃翁,云绕蓬莱洞。冥鸿笑我,我笑冥鸿。
  懒云凹,按行松菊讯桑麻。声名不在渊明下,冷淡生涯。味偏长凤髓茶,梦已随胡蝶化,身不入麒麟画。莺花厌我,我厌莺花。

  江亭远树残霞,淡烟芳草平沙。绿柳阴中系马。夕阳西下,水村山郭人家。

  此曲共四首,前三首为:“长江万里归帆,西风几度阳关。依旧红尘满眼。夕阳新雁,此情时拍栏杆。”“楚云飞满长空,湘江不断流东。何事离多恨冗?夕阳低送,小楼数点残鸿。”“数声短笛沧州,半江远水孤舟。愁更浓如病酒。夕阳时候,断肠人倚西楼。”四首皆含“夕阳”二字,而互无密切的联系,可见作者的“闲题”,是类似于画家就某一灵感作随意素描式的试笔。以“夕阳”为背景,便决定了作品意境的苍凉基调。

  这首小令写的是夏末秋初的江乡风景。前两句是静景的铺陈,由最远处的“江亭”、“远树”、“残霞”,到中景的“淡烟”、“芳草”、“平沙”,于开阔的意象中融入了苍茫的情思。这种排比景物、组合层次来汇总印象的手法,在马致远《天净沙·秋思》及白朴《天净沙·秋》中已有先例,作者无疑是受到他们的影响。但第三句就迅速将镜头拉近,出现了具有人物身影与动态的特写,句法也发生了变化。这就自然而然使这一句成为全曲的中心,引人瞩目和深味。

  “绿柳阴中系马”,并无进一步的交代,作者甚至不提示系马者的身份。但因前两句充溢着旷远、清寂和苍凉的气氛,其惯性便决定了思维的导向。可知此处的“系马”决不是一种轻快、得意的举动,其行为者也必然别有隐衷。这就使读者可以意识到那是一位行客游子,风尘鞅掌;柳阴系马,为的是得到暂时的歇息,或者是一种无奈的寻觅。由情景交融而至以景导情,这正是作品妙味的表现。

  末两句又返回绘景。“夕阳”的加入增添了画面的苍凉,“水村山郭人家”则证实了第三句中主角身份的推论。而这样一来,游子的漂泊与人家的安居又形成了意质上的对比。“绿柳阴中系马”本身也成为大块空间中的一景,而客愁旅恨,则在水村山郭、夕阳人家的静景中弥散开来。情景又一回交融,此时的悲凉足以撼动人心,“闲题”的妙味,也就更觉咀嚼无穷了。

  这首《闲题》抒写游子思乡愁绪。以满天低飞之云、一江流东之水来衬托离愁别绪,虽不新鲜,但“飞满”、“不断”之语却勾勒出恨溢天地、愁绪绵绵的氛围,也逼出了“何事离多恨冗”一句。既问山水,也问自己,又巧妙过渡到另一画面,使情感向深层推进,属画龙点睛之笔。鸿雁尚有夕阳相送,人却只能独立楼头,望尽天涯。怅惘孤寂的情绪更加难以忍受。看到鸿雁逝去,希望它能带去思念,捎来消息,也使诗的感情内涵更加深沉悠远。

清江引·秋居

元代:吴西逸

  白雁乱飞秋似雪,清露生凉夜。扫却石边云,醉踏松根月。星斗满天人睡也。

【商调】梧叶儿 春夜

元代:吴西逸

  评花担,折柳杯,诗酒醉淋漓。觅句鸾笺重,笼灯翠袖随。别院漏声迟,扶醉人销金帐里。 春情
  香随梦,肌褪雪,锦字记离别。春去情难再,更长愁易结。花外月儿斜,淹粉泪微微睡些。 京城访友
  桃凝露,杏倚云,花院望星辰。尘土东华梦,簪缨上苑春。趿履谒侯门,吟眼乱难寻故人。
  摩空赋,醉月觞,无地不疏狂。貂帽簪花重,鸳帏倚玉香。清楚绿鬟妆,扶我入温柔醉乡。

20181103_002

扫却石边云,醉踏松根月。星斗满天人睡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