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析:如何看莫言的“墨迹展”

  一个多月来,网络上到处都是莫言先生的信息。不过,这次不是因为“诺奖”,更多地来自于他的“笔墨生活——莫言墨迹展”。谈及莫言先生与书法艺术的因缘,如果仅从2004年正式书法创作算起,距今已有十多个年头。既然并非新鲜事儿,为何会引发如此热议?仔细想来,从《红高粱》《檀香刑》《蛙》,到“茅奖”“诺奖”,莫言先生一直是媒体关注与聚焦的对象。如今举办了自己的书法作品展,当然也少不了舆论聚焦。

  莫言先生的书法作品一公布,就引来不少网络评论。有的人觉得风格独特,也有评论认为其书法与中国传统书法审美趣味存在差别,总之各种声音都有。

  如何看待这些声音呢?其实书法业内人士的态度倒更是通脱。书坛泰斗沈鹏先生说:“莫言的毛笔字写得大气有真趣,这就足够了。很可贵,像他的小说那样,不必深究流派渊源,自有我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指出:“莫言的书法很有特点,当然不是尽善尽美,但是哪怕是一些不足也是他的特点,如果把特点都抹平了,就没有他的个性了。”

  看莫言先生的书法作品,也不全然只是书法技巧本身,还有内容上的趣味。很多作品都颇像一些“段子”,无论是对年少时老师的回忆,还是对生活的趣味感悟,但凡有所触动,都用毛笔记录下来,用笔墨反映生活,用笔墨表达内心。其实书法观赏倒也未必只有工与拙、精致与粗糙这种二元标准,“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学,如其才”,能够展示一段性情,记录生活的乐趣,便足矣。

  更值得看的,其实是莫言先生本人的态度,即他把书法展览命名为“墨迹展”而非“书法展”。他还这样自嘲说:“我从来不敢把自己的字称为书法,过去不敢,今后更不敢。我涂鸦的这些玩意儿,充其量也就是用毛笔写的字而已。如果非要给予一点价值,那就是给方家提供一点笑料和供批判的鹄的。”而他的目的,则是“用我自己拙劣的实践,唤起大家用毛笔书写的热情”。这些足以见出他的谦恭与审慎。莫言先生作为社会名人,他的作品,或许也不只是展示自己的书法才能,而是有着公共意义——唤醒民众的艺术热忱。

  其实名人跨界并非新鲜的事儿,但像莫言先生一样对其他领域秉持足够的尊重与谦逊的“自嘲式”的跨界,着实不多。莫言先生大方展示作品,不吝自嘲水准,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对艺术精神的诠释。艺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敞开的。它不是象牙塔里的尝试与创造,更不应是小圈子内的欣赏与争鸣,它本该是开放的、多元的、包容的,面向所有人的。艺术未必都需要斤斤计较长短,但问热爱与否,方才是对待艺术更为真诚的态度。

  (作者:白锐,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