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 做偶像派,更要做实力派

20181010_006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外观   新华社记者 白 禹摄

20181010_007

图书馆中庭的“书山”一角   新华社记者 白 禹摄

20181010_008

绘本区一角  郑 娜摄

20181010_009

夜晚的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提供

  “中国最美图书馆”“世界上最酷的图书馆”“全球终极图书馆”——自2017年10月1日正式亮相,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因鲜明的建筑风格,迅速成为人气极高的“网红图书馆”,吸引读者和参观者超200万人次。前不久,美国《时代》周刊精选了当今全球值得一去的100个新景点,滨海新区图书馆位列榜首,更是让海河之畔的这座图书馆进入了全世界的视野。

  颜值高,成网红

  9月24日,记者从北京乘坐高铁,来到了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正值中秋节小长假,中午时分,图书馆门口已经排起了队,以年轻人居多,也有不少小朋友和老人。

  进馆只需安检,不需要证件,通过速度很快。进入馆内,随即被中庭的设计吸引住眼球——

  层层叠叠的全白色阶梯,从地面延展到天空,足足有34层。阶梯自然而然构成了书架、坐席、阅读区,蜿蜒曲折,疏疏密密,无穷无尽,一眼望过去,仿若梯田,又好似海浪。极具科技感的视觉效果,让人有置身未来之感,“书山有路勤为径”“登高望远、求索真理”的隐喻又给人带来东方美学的意味。

  被“书山”围绕的是一个外径21米的巨大球体,立在中庭正中,意为“滨海之眼”。别小看这颗“球”,它是整个空间的视觉中心,表面分布着44万个LED灯,如同眼睛一般与城市对视。它还是一个报告厅,内部具有环绕立体声和数字放映功能,有82个伸缩座席,是图书馆开展公益文化活动的主要场所之一。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来了之后感觉比照片里看到的还要震撼。”从河北特意跑过来的张先生说。正因为有着独特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的建筑语汇,滨海新区图书馆在开馆后迅速红遍网络,慕名而来的读者与参观者络绎不绝,日接待量最高时突破2万人次,一到节假日门口更是大排长龙,周边道路也会因此“瘫痪”,可谓近年来最火的“现象级”图书馆。

  如今,进入中庭,还可见大量人群流连在“书山”和“滨海之眼”之间。有人拍照留念,有人坐在阶梯上休息、冥思、欣赏景观,也有人戴着耳机听音乐、手捧书籍静静阅读。对于不同的需求,只要不违反规定,图书馆基本采取开放态度。

  新设计,新革命

  “开阔的空间体验是给大家最好的礼物。”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建筑分院院长,滨海新区图书馆中方项目负责人赵春水表示。

  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于2014年11月启动建设,由荷兰MVRDV建筑事务所与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及其他专项团队共同设计完成。

  无论外方还是中方设计团队都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以藏借阅为核心的图书馆,在功能上势必要发生变化。那就是除了承担传统图书馆的基本运作之外,同时还要为公众生活提供体验式、探索式、一站式的多元服务。

  荷兰MVRDV项目经理、建筑师张许慎说:“我们惯用的设计理念是希望将不一样的建筑功能混合,产生不一样的空间构成,带来新的化学变化。滨海新区图书馆也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在一个建筑当中置入一个演讲厅,周围形成像城市客厅般开放给公众的交流空间。”

  在赵春水看来,滨海新区图书馆正是从“阅读”到“悦读”的空间体验模式上进行的探索。以中庭“书山”为例,它不仅联系各个功能区块,满足了基本的阅览功能,同时创造了一个承载多种活动类型的均质化公共空间,读者的各种行为都可以在这个空间下找到适合的场所。

  虽然在一些细节上,还存在不少讨论,但是许多建筑学专家认为,滨海新区图书馆的设计推翻了公众对传统图书馆的定义,是对图书馆概念的扩充。“无论如何,滨海新区图书馆以其独特的中庭,改变了近二三十年来中国城市文化建筑的常规印象,是很好的、值得广为传播与研讨的案例。”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世界建筑》杂志社主编张利表示。

  固流量,靠实力

  滨海新区图书馆以其颠覆传统的中庭设计,短时间内形成一种网红效应,但这样的网红效应能够持续多久?吸引眼球之后,图书馆能否继续吸引大量访客和读者?这些问题,是图书馆界、建筑界以及媒体都密切关注的。

  “图书馆想要吸引大家重复使用的话,还是要回归阅读的本质。”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馆长张会凤表示。

  许多慕名到滨海新区图书馆的读者,进入馆内看了中庭,以为就结束了,其实并不是。中庭只占滨海新区图书馆很小的一部分。

  滨海新区图书馆共六层,一层为儿童、老年人和视障人士阅读区,二层为学习空间和展厅,三层是中文图书开放借阅区,四层为中文报刊阅览室和外文阅览室,五层是数字化服务区。目前,滨海新区图书馆藏图书数量近60万册,包括外文图书14150册、盲文图书1724册、古籍图书21782册。

  在儿童阅览室,记者看到不少中小学生正坐在书桌前安静地翻阅书籍。亲子区里,成千上万本崭新的绘本,陈列在造型各异的书柜里,供父母领着孩子阅览。偌大的空间里,一张空椅子都没有,全部坐得满满当当,一点儿也不比中庭的人少。“我每周都会来这里,两周借一次书,一次借四五本。”12岁的学生蔡小小说。

  除了传统的借阅室,图书馆内的智能化设备也是一应俱全。在一楼服务台,记者通过自助办证机,不到一分钟,就体验了只需身份证、无押金的超快速办证效率。还有书目自助查询机、图书自助借还机、图书自助杀菌机等行业内的先进设备,都给读者带来十分新鲜便捷的借阅感受。

  重服务,提内涵

  “滨海新区图书馆成为网红,反映了社会对于新型图书馆空间的一个渴望,也反映了图书馆转型的必然趋势。”南开大学信息资源管理系教授柯平表示。

  柯平认为,滨海新区图书馆作为一个新型的图书馆建筑,受到全球的关注,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发挥了文化地标的功能。应当利用现有影响力,进一步走内涵发展的道路,真正发挥新一代图书馆的功能作用。

  “图书馆颜值高,成为网红图书馆,用互联网思维来说,是绝对有流量的,接下来怎么留住进馆的人流,就要靠加强内涵建设、提质增效。”张会凤表示。

  开馆一年来,滨海新区图书馆在服务上下了不少功夫。比如图书馆全年无闭馆日,每周开放73小时,远高于法定标准要求。除提供借阅之外,图书馆还举办讲座、展览、阅读推广等各类读者活动共491场,培养读者阅读兴趣,引导群众读经典、读好书。今年5月,在第六次公共图书馆评估定级中,天津滨海新区图书馆获评国家一级馆。

  2017年底,滨海新区图书馆启动了内涵提升计划,内容包括适度提高图书采购经费,丰富数字馆藏资源,增强服务能力,优化调整图书结构和馆舍功能布局,科学陈设、精细管理等。

  对于深受大家喜爱和关注的中庭区域空间,滨海新区图书馆副馆长刘秀峰介绍,下一步还会进行优化拓展,充分挖掘“滨海之眼”“书山”形象设计的品牌价值,积极开展新书发布、阅读推广等活动。

  “我们的目标是将图书馆打造成信息共享空间、教育学习空间、文化交流空间和休闲娱乐空间。大力推动全民阅读,助推学习型社会的创建,逐步将图书馆建设成为国际视野、国内一流的智慧图书馆。”张会凤表示。(本报记者郑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