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鉴赏之三十二

【双调·燕引雏】“奉寄小山先辈” 大食惟寅

  气横秋,心驰八表快神游。词林谁出先生右?独占鳌头。成神鬼愁,笔落龙蛇走,才展山川秀。声传南国,名播中州。

  “燕引雏”又名殿前欢、凤引雏·耍孩儿。四十二字,前段四句三平韵、一叶韵,后段五句两平韵、两叶韵。所谓“双调”即前后两阕相叠而成。有前后同段、换头与前后不同的几种格式。如仅一段者则称谓之“单调”。

  大食惟寅,生平不详,元代后朝人。古称阿拉伯为大食,或许系阿拉伯人,惟寅是他的名字。从其仅存的小令看,他具有深厚的汉文化素养。明代天一阁抄本《小山乐府》附其〔双调·燕引雏〕《奉寄小山先辈》小令一首,知曾与散曲家张可久相识。张可久毕生致力于词曲的创作,是后期“清丽派”的代表作家,是元曲的集大成者之一,在散曲史上居有重要地位。张可久其在世时便享有盛誉。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具体见“元代散曲鉴赏”之二十七,张可久的【正宫·醉太平】。大食惟寅这首小令赞颂了张可久的才华、创作成就和名望,表达了对前辈的敬仰之情。气势横溢,一片至诚。文词曲雅庄重,对偶工巧,亦是颇具才气之作。其风格以雅为丽正是学小山清丽一派。

  令题下注“奉寄小山先辈”中的“奉寄”是敬辞,犹言“敬寄”,小山是是张可久的号。“先辈”一是指年龄,看来大食惟寅比张小山年轻。张可久的生卒约在1270(元世祖至元七年)至1350(元顺帝至正十年)之间,看来大食惟寅更近于元末。“先辈”的另一内涵是指创作道路,指自己与张可久相比,是晚生后辈。

  小令分为四层:

  “气横秋,心驰八表快神游”为第一层,对张可久这位元代曲坛泰斗作总体品藻。上一句称赞他才华横溢——充塞天地之间;下一句夸他文思敏捷——神游八荒之外。后一句典出李白的《大鹏赋序》:“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八表”即八方(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

  “词林谁出先生右?独占鳌头”为第二层,肯定张可久在曲坛的领袖地位。“词林”,即指曲坛。“谁出先生右”,即没有人能超出先生之上,古时以右为上,作者用曲坛诸位名家作衬托,来突出张小山在曲坛的领袖地位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这当然是夸张,因为在实际创作中,张可久作为清丽派的代表作家,与马致远、卢挚、贯云石地位相近,也曾互相作曲唱和。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清丽派之外,还有关汉卿、马致远等豪放派代表作家,马致远被称为“曲状元”,关汉卿更是“普天下郎君领袖”、“文章魁首”。所以大食惟寅在此,以及下一句“独占鳌头”都是一种夸张。考虑到这是呈给张可久的“奉和”之作,这也是过去文人的习气。

  “诗成神鬼愁,笔落龙蛇走,才展山川秀”为第三层。这三句为鼎足对,称赞小山的文学才华和创作风格。前两句称赞张可久的文学才华,语本杜甫的《寄李十二白二十韵》:“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用李白比拟张小山,暗示张小山的创作风格类似李白。这两句与开篇提及的“气横秋”都是称赞张可久的文学才华,但各有侧重,手法也各有不同:前者是个总概,夸张其才华充塞天地,后者则是具体地称赞文思敏捷,让鬼神皆惊。有夸张也有比喻。第三句则是指实张可久散曲创作的主要内容是描叙山川美景——“才展山川秀”。前两句是夸张,同“词林谁出先生右?独占鳌头”一样,未必允当,第三句倒是实情。张可久散曲多写山川美景,尤其是描写自己生活的杭州西湖一带美景。其小令中以西湖为题材的,多达八十多首。而这个“山川秀”的“秀”,也并非仅仅是山河之秀,也包括小山的文笔之秀。

  “声传南国,名播中州”是第四层。两句对偶互文,称赞小山乐府名满天下。“声传”、“名播”,就是声名传播;“南国”指南方,“中州”原指河南和黄河中游地区,这里指北方,也就是声名传遍南方北方,传遍全国。

  元代散曲以元成宗大德年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作家以关汉卿、马致远等为代表,主要活动在大都(今北京市)一带。张可久、贯云石等则是后期散曲的代表作家,主要活动在杭州一带。这首小令对张可久的文学地位、创作才华、散曲内容和风格作了全面评价,因为是“奉寄”,其中有过誉之处,但也可以看作后辈作家对先贤的尊敬。而且大多(尤其是作品内容和艺术才华)还是较为允当的。同时代的诗人钱惟善有首《送小山之桐庐典吏》诗:“君家乐府号无盐,况是风姿美笑谈。公干才名倾邺下,小山乐府擅江南”。将张小山比作建安七子徐干,最后一句则与这首小令相近。至于他的文学才华和成就,许多曲学著作也都有类似的评价:如明人朱权《太和正音谱》评其词“如瑶天笙鹤”,又称“其词清而且丽,华而不艳,有不吃烟火食气,真可谓不羁之才;若被太华之仙风,招蓬莱之海月,诚词林之宗匠也,当以九方皋之眼相之”。明·李开先序乔吉、张可久二家小令,谓“乐府之有乔张,犹诗家之有李杜”等等。因此大食惟寅这首小令,不但有文学鉴赏价值,对张可久散曲研究也增添了一些史料。更何况这是少数民族诗人作出的评价,价值就应当更高。

20181001_001

张可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