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权与海权的上下两千年——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20180919_010

彼得·弗兰科潘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

  好书有一种魔力,它像恒星一样吸引你,让你只能围绕着它旋转,无法挣扎摆脱;也可以像锐利的刀锋,一层层刨开陈腐的思维俗套,让你大彻大悟。彼得·弗兰科潘所著的《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无疑就是这样。

  以往,中国人更多是从东方望向西方,而《丝绸之路》让我们从西方望向东方。视角的变化,让一个绵延了两千年左右的古老传说,变得丰满,我们可以发现东西方之间越来越多的理性交汇点。

  罗马人的扩张目标是东方,因为东方尤其是埃及,从托勒密时代开始,尼罗河的洪水就带来了肥沃的土地和粮食的大丰收。战争的胜利,让屋大维成了罗马皇帝,尼罗河谷的庄稼收成,导致罗马的粮价出现急速下跌,家庭购买力急剧上升,紧随而来的还有城市化,罗马的地价飙升。罗马人在地中海的胜利,是海权竞争意义上的大获全胜。

  陆权与海权冲突的历史就是这样,财富的积聚总是在大陆完成的,从金银到食品,从城市繁荣到艺术品,陆上强权总是尽可能地保护财富和权力,而海权的目标则是占领和掠取。我想,这也许是“一带一路”现在或是将来遭遇到的重大挑战之一。

  难以想象的是,因为丝绸之路,中国曾经在很长时间里拥有美元那样支配性的国际货币——丝绸。当时罗马帝国年造币总数的差不多一半,也是年度预算的10%以上,用在了丝绸之路的交易上。当时,丝绸是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货币,它轻便小巧而容易携带,适于远途运输,同时又价值不菲。在中国汉代,丝绸与钱币和粮食一样,可以用做支付军饷。就连中亚佛教寺院用于惩戒犯戒僧人的罚金,也是丝绸!彼得·弗兰科潘的结论是,因为丝绸之路的存在,早在2000年前,全球化就已经是事实。

  彼得·弗兰科潘的笔法不羁而稍显野性,他论证的“二战”和披露的史实,具有清晰的地缘逻辑,与擅讲故事的历史学家非常不同。

  二战前的德国,“地理位置不利于其进入大西洋与美国、非洲和亚洲开展贸易,因此希特勒将目光投向了东方。在解决波兰问题上,他之所以与苏联和解,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打通属于他自己的丝绸之路了”。他告诉将军们,按照目前的经济状况,德国只能生存短短几年。成败的关键是那些具体的战利品:粮食、牲畜、煤炭、铅和锌,拥有这些,“德国人才能获得最终的自由”。

  农业一直是德国的软肋。启动战争机器后,人口向城市集中,使它的农业生产进一步恶化。为了获得粮食和大豆等农产品,希特勒甚至冒着得罪日本的危险,向中国出口军用物资。最后,希特勒宣布他找到了答案:“我们需要乌克兰,这样就没有人能够让我们像在上一次战争中那样挨饿了。”

  当时的西方国家对纳粹德国的崛起是警惕的,英国和美国所采取的“所有策略的核心都是切断德国的供应链”,这是一场典型的海权对陆权之间的大国冲突。海权国家拥有海上优势,控制着世界范围的资源供应。他们的担心仅仅是德国在印度和中亚地区动手,粉碎他们在海上的生命线,因为当时印度所有的防空力量,仅仅是一座“八门3英寸高射炮的炮台”。

  作为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的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拜占庭研究中心的主任,彼得·弗兰科潘不仅是一位历史学家,更多地表现为一位地缘政治学者。他写道,阿富汗问题、伊朗问题和伊拉克问题,在决策者、政客、外交官和将军的头脑中,都是各自独立的,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紧密的关联。然而,只需后退一步,我们就能获得更宝贵的洞察力和更卓越的眼光,就可以从整体上把握这片处于混乱之中的广大区域。

  他的答案,显然是新丝绸之路。

  他认为,中亚国家拥有宝贵的资源,从石油天然气到金矿,还有铜、铍、镝、锂等贵金属,这个地区还有用于开发核能及制造核弹头的基本物质——铀和钚。甚至乌克兰肥沃的黑土壤,都是一种商品,每年有价值近10亿美元的土壤被挖出来作为商品在世界市场上卖掉。

  彼得·弗兰科潘注意到丝绸之路古商道上的这些国家,中亚5国,还有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并不成熟但不断进行的现代化努力:哈萨克斯坦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新建了一个首都阿斯塔纳,其中就有一个福斯特(北京首都机场的设计者)设计的和平宫。塔吉克斯坦正在修建中亚地区最大的剧院,位于该地区最大的图书馆、最大的博物馆以及最大的茶馆旁边。在阿塞拜疆,一座极具世界现代化水平的新机场拔地而起。

  当然,彼得·弗兰科潘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他注意并且这样描绘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中国政府正在精心打造着一个将城市、港口和海洋连接在一起的资源网络。”从中国到了欧洲,整个旅程缩短到16天,远远快于从中国的太平洋港口出发的海运航线,“每天都有5个航班将商人和游客从中国送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

  现在,丝绸之路古商道已重新成为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竞争热土。英国情报部门用轻描淡写的传统英国风格警告说:2040年前,世界都处于“转型期”。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用某种更直接的方式表达了同样的意思:“100年来,美国一直十分重视与西欧国家之间的特殊关系,但现在是时候看看别的地方了。”在这里,一连串区域协议在各国政客的努力下迅速达成了,而上合组织的影响力也正日益增加,甚至土耳其总理都公开在宣称,土耳其可能放弃加入欧盟,而将目光投向东方。他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更出色、更强大,而且我们有着共同的价值观”。

  这里成为世界的十字路口,而且更重要的是,世界正在由海权竞争,重新转向陆权竞争,因为丝绸之路正在古老的商道上复兴。

  在世界地缘政治领域,有两种人值得重视,一是历史学家,二是闲人,如果还有第三种人,那就是这两种人结合在一起的一种人。在历史的拐点上,他们大多扮演着预言家的惊人角色。最早向世界介绍瓜达尔港战略地位的罗伯特·卡普兰,其实在美国只是一位有影响力的杂志写手。因为他们更有激情,更有视野,而且没有学院派的思想藩篱和边界。所以,阅读历史学家彼得·弗兰科潘的著作,也许并不仅仅出于你的兴趣和知识,它所引发的思考,可能攸关你的命运和未来。

  (作者为知名财经作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