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鉴赏之三十一

【双调·庆东原】 曹德

  低茅舍,卖酒家,客来旋把朱帘挂。长天落霞,方池睡鸭,老树昏鸦。几句杜陵诗,一幅王维画。

  “庆东原”曲牌名,属双调。句式:三三七、四四四、五五共八句六韵(一、七句可不用韵)首二句及末二句一般要求对仗,中间三个四字句也有作鼎足对的。常用以抒发声情小令最早用此曲牌为元人白朴《庆东原·忘优草》。

  曹德,字明善,衢州(今浙江衢县)人。曾任衢州路吏,山东宪吏。为人慷慨仗义,元顺帝至元五年(1339)曹德在都下作〔清江引〕(又名〔岷江录〕)二曲讥讽权贵伯颜擅自专权,杀害剡王彻彻笃,锻炼诸狱,延及无辜。大书揭于五门之上,因此名声大噪。明代贾仲明称他“神京独赋《长门柳》(即【清江引】首句),士林中逞俊流,万人内占了鳌头。”因遭伯颜缉捕,乃南逃吴中僧舍避祸。居数年,伯颜事败,方再入京。他与散曲作家任则明、马昂夫等相交。任作有【清江引·曹明善北回】记其经过。曹则有【喜春来·和则明韵】、【小梁州·侍马昂夫相公游柯山】等交游之作。隋树森《全元散曲》收录其作品十八首。钟嗣成《录鬼簿》称其散曲“华丽自然,不在小山(张可久号)之下”。其代表作有【双调·清江引·长门柳丝千万结】【双调·折桂令】“江头即事”、“自述”等。

  元顺帝至元五年,曹德因作曲讽刺抨击权相伯颜而被通缉,只好逃出京都,避祸江南隐居。在其期间,他写了一组【庆东原】,自叙其“池鱼就买,园蔬旋摘”、“诗题小景”、“曲换新声”的隐居生活。一共写了三首,这里选的是第一首“江头即事”,即是作者漫步江边看到的景物和引起的感慨。是一首甚为佳妙的写景小令。
  “低茅舍,卖酒家”,是诗人漫步江边第一眼看到的风物:他首先望见远处三间低矮的茅舍,走近了才看出这低矮的茅舍原来是个酒店.既是茅舍,而且低矮,可见是个普通的农家小酒店。但地处江边,环境幽静,倒是这位避祸隐居的诗人喝几杯的好去处。

  “客来旋把朱帘挂。”写诗人走进小酒店看到的情形。上两句“低茅舍,卖酒家”是写物,是静景,此句写人,是动态。诗人发现小酒店后,信步踱了进去。酒家看见客人来了,热情地迎上来,并随即挂起朱帘,使得客人能够边饮酒边欣赏窗外景致。这就为下面三句描绘眼中所见的秋景做好了铺垫。这组小令的第三首开篇写道:“闲乘兴,过小亭,没三杯著甚资谈柄”。可见当时诗人在避祸闲居无事,经常乘兴漫步,长到“城南”、江头、“过小亭”解闷散心,去喝上两杯。这次走进“低茅舍,卖酒家”也并非第一次。但酒并不能解忧遣闷,其中的“没三杯著甚资谈柄”就透露出其中无人可语的孤独和愁闷。有的鉴赏文章称赏曲中的作者隐居中的悠闲惬意,本人曲中也自称“标致似刘伶,受用如陶令”(第三首结句),恐怕都不是那么回事。

  “长天落霞,方池睡鸭,老树昏鸦”是紧承“客来旋把朱帘挂”而来,写诗人一边饮酒,一边从挂起的朱帘去欣赏帘外的美景。这是一幅江南水乡秋暝图。“长天落霞”是化用王勃的《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点明是秋季,是傍晚;“老树昏鸦”则直接取自前辈散曲家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枯藤老树昏鸦”,而小令的题目就是《秋思》。这不仅是作者朱帘中所见的江头之景,也是作者着意的选择:这完全是一片萧瑟、肃杀,令人郁郁寡欢之景。此景既是彼时彼地的真实环境的再现,又是作者的移情。通过几组镜头对接,把江头黄昏秋景给以动态的展现;并借此折射出了作者孤独、寂寞、悲凉的情怀,都与作者避祸江南,隐居中的孤独和忧虑国事、思念亲人有关。这从他刻意化用王勃的《滕王阁序》的成句和直接借用马致远的小令中即可看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就有远离故乡、无路可走的慨叹,所谓“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马致远的《秋思》更是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作结。这首小令中说的“方池睡鸭”亦是在作同样的暗示。此句暗用宋代诗人黄庭坚的绝句《睡鸭》:“山鸡照影空自爱,孤鸾舞镜不作双。天下真成长会合,两凫相倚睡秋江。”黄庭坚在诗中借物喻人,抒发自己被贬荒州、有志难伸、有家难回思念亲人的苦闷,这和此时的曹德心态是相通的。在构图上,这幅江南水乡秋暝图也是异常精致的:“长天落霞”是远景,是作者从窗口远眺所见之景;“方池睡鸭”是近景,是作者从窗口低头俯视所见到的景物;“老树昏鸦”则是平视所见,是中景,与“长天落霞”相比,前者是阔大的背景,“老树昏鸦”则是局部,是特写。这幅画中有远景、有近景,也有中景;有阔大的背景,也有局部的特写,构成多层次、多视角的“江南水乡秋暝图”,放在店家热情卷起朱帘、让作者刻意选取的画框内。这让我们想起唐代诗人孟浩然的那首有名的《过故人庄》。诗人也是通过“开轩”窗所看到的周围景色。其中“绿水村边合”是中景,“青山郭外斜”是远景,“场圃”则是近景。但曹德在这首小令中不提手法相近的孟浩然,而特特提出另外两位唐代诗人杜甫和王维作为结句:“几句杜陵诗,-幅王维画”。杜陵即汉宣帝刘询的陵墓,位于西安市三兆村南。杜甫祖籍杜陵,他也曾在杜陵附近居住,故常自称杜陵野老﹑杜陵野客﹑杜陵布衣。王维也是唐代著名诗人,也是一位著名画家,南宗画派的创始人。曹德以“几句杜陵诗”、“一幅王维画”作结,从结构上是回应“客来旋把朱帘挂”,是诗人一边饮酒,一边从挂起的朱帘欣赏到的帘外的美景。当然也是渲染江南江头秋暝的景色之美,像一幅山水画中所绘的美景,更有诗一般的韵味。台湾作家朱星鹤曾在一篇散文中写道:“我的窗是一幅画,窗外的绿树青峦,白云蓝天,便是画中的风景,掀开窗帘,就像是撕开蒙着画布的纸,窗外的美景一跃入眼,也把愉悦注满一心。”(《坐对一山青》)我想也许即是受其启迪。当然,曹德用来收束全篇的这两句绝不仅仅是结构上的需要,更是其题旨所决定的。因为杜甫不仅山水诗作有名,更有着与诗人类似的遭遇:漂泊西南,有家难归,思念着亲人和家国的未来,所谓“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登岳阳楼》)。王维也不仅是个诗人,也是个出色画家,苏轼曾称赞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所以用“一幅王维画”来称赞窗外之景和其中诗的韵味,自然是再恰当不过。况且,王维也是位隐者,他隐居辋川,“独坐幽篁里,弹吟复长啸”,孤寂淡泊的心态,与此时的作者也有几分相似之处。所以,曹德在小令的结尾特特用“几句杜陵诗”、“一幅王维画”作结,也有着借古慨今,抒发自己避祸江南,惦念国事、亲人的孤独、落寞的情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