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外交官笔下的机器人

  

  晚清外交官从中国来到工业革命后的西方,最令他们感兴趣的是声光化电,从轮船、火车到自行车,从电灯、电话到录音机,令他们眼界大开,在他们的日记中,这方面的记载触目皆是。但是关于新发明的机器人的记载却不多。

  从目前来看,徐建寅《欧游杂录》是第一个对德国最新发明的机器人进行记述的。该书光绪七年(1881)闰七月十八日记,与曾侯(指曾纪泽,时任驻英公使)同游蜡像院:

  院中新到蜡像一位,面目衣履与生人无异,能据案疾书。足有轮,可任意推至何处。揭其襟,则见胸鬲间机轮甚繁,表里洞然。开其机棙,则蜡人一手按纸,一手握管横书。试书数字于掌心,握拳叩之,则口不能言,而能以笔答,往往出人意表。曾侯在掌心写中国字,问余到外国几年?则蜡人书一月数。余亦写数华字掌心,问余几时能返中国?则答以冬间(其时余未有归志,其后卒如其言,不知蜡人何以能先知也?此事若非目击,出于他人之口,鲜有不河汉其言。在外洋数年,所见奇异,终以此事为第一。夫神妙莫测,真觉言思拟议之俱穷矣!)

  这个机器人不仅能写会算、识别汉语,并且连曾纪泽何时到国外,作者何时返国都了如指掌,无怪乎作者感慨“在外洋数年,所见奇异,终以此事为第一”。

  徐建寅(1845—1901),字仲虎,江苏无锡人,著名化学家徐寿之子。1867年随父到上海,在江南制造局参加翻译西方科技书籍。他参加了徐寿和华蘅芳等人试制我国第一台蒸汽机和第一艘以蒸汽为动力轮船——“黄鹄号”的工作。光绪五年(1879)八月二十七日,徐建寅奉派充任驻德使馆二等参赞,赴欧考察军工,并协助订购铁甲舰。北洋舰队主力舰——“镇远”和“定远”就是他负责考察并向德国订购的。徐建寅是第一个到西方考察的中国技术官员,1884年回国。他是我国第一个无烟火药的创制者,1901年因研制无烟火药失事被炸死。

  虽然作者是个见多识广的技术专家,依然觉得这个机器人“神妙莫测”。大概觉得此次参观还意犹未尽,过了一阵作者再次前往蜡像院参观。同年八月初一日记,“二点钟,往拜丁韪良,偕游蜡像院,再观能写字之蜡像。丁韪良言:机器之妙能夺天工。此事曾见古书,不谓今日乃目睹之耳!”丁韪良是美国人,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受聘为京师同文馆总教习,返美探亲后,此时来到西欧,正在进行环球考察。查丁韪良此行所写的日记《西学考略》,多有关于新发明的记载,甚至在美国时还专程去拜访发明家爱迪生,但不知何故,关于德国新发明的机器人反而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曾纪泽的出使日记本就简略,加之其不是技术专家,因此也没有相关记述。倒是晚清驻德使馆随员钱德培的游欧记录《欧游随笔》光绪七年闰七月初二日记:柏林蜡人馆内,“又有机人一架,能猜数目,并乘除之算,又能以铅笔写字。开示其腹,尽系轮机,大小数百,工作之巧,可谓极矣”,正好与徐建寅的记载相吻合,可以相互补正。从徐建寅和钱德培的记载可以看出,这架机器人不仅能写会算,还具有某些人工智能,是架会思考的机器。

  徐建寅和钱德培之后,再次记述机器人的是第三任驻美公使张荫垣。《三洲日记》有关于机器人下棋的记载。光绪十四年(1888)十一月十三日记,午后往华盛顿“蜡偶院”看蜡偶下棋:

  蜡偶为埃及装束,蟠坐一桌,棋枰置于膝,左手持印度烟袋,右手举棋。每有妙着辄自点头,若甚得意,间遇难应之子亦点头,若甚费踌躇者,沉吟半晌而下,既下则神理舒徐,隐自立于不败之地也。客或误下一子则摇头,俟客复下子乃应,客或悔着亦然。

  和张荫垣同去的两个使馆官员先后败于蜡偶,后一西人与蜡偶对弈,亦告败北。下棋时,“蜡偶随手运动,棋路固无参差,即遇国手亦无能取胜,诚莫名其妙”。张荫垣观察蜡偶胸部装满机器,“密如蜂房,座下亦皆机器手持之”,“此种奇巧固非电机不可,然何以能肆应不穷,殊难悬揣”,“展转思之,不能得其要领”。

  光绪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再次前往“蜡偶院”看蜡偶下棋,记蜡偶系“英西省不离士顿人嗑婆所造,名曰亚折”,同治六年曾赴巴黎博览会展出,在伦敦、巴黎展览时,“观者无不诧异”,曾有人登报向嗑婆索取七千金,“否则揭其术,嗑婆置之不理”。四月二十四日第三次前往“蜡偶院”看蜡偶下棋,“夜观蜡偶弈,遇劲敌,摇头伸颈,几败矣,各存一子,终成和局”。七月初九日第四次前往“蜡偶院”看蜡偶下棋,这次的棋盘系从英国伦敦租来。综上可见,这个机器人不仅表情丰富,并且棋艺高超。张荫垣对机器人有着浓厚的兴趣,公务繁忙之馀四次到“蜡偶院”观摩下棋,反复思考工作原理,并详细记载,这在晚清外交官中是不多见的。

  张荫垣(1837-1900),字皓峦,号樵野,广东南海人。据《南海县志》称,其为人性豪俊,有胆略,倜傥多奇气,博涉书史,能文章,少应童试不遇,年仅弱冠即弃科举,学西学。同治三年(1864年)报捐知县。其后因“器识宏通”,“精明练达”,“熟悉洋务”,“于中外交涉事宜刚柔得中”,受到许多高官的垂青与破格拔擢,进入总理衙门,从一个非正途出身的地方小吏成为权倾一时的大员。光绪十一年(1885),经李鸿章保荐,充任出使美国、日斯巴尼亚(西班牙)、秘鲁大臣。《三洲日记》是作者担任驻美、日、秘公使时所作的日记。起自光绪十一年六月十六日,止于光绪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八卷,有光绪三十二年上海石印本。

  《三洲日记》有的记述,只有生活阅历很深的人才能做到。光绪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记,每到冬天,黄河结冰,从冰上过黄河的车马络绎不绝,“然必验有狐迹始敢畅行,盖狐性多疑,应机甚捷,每夜侧听冰里无水声乃渡,故车行先视其爪印也”。

  张荫垣之后,傅云龙再次记载了机器人。《游历美加等国图经馀纪》所收《游历美利加(美国)图经馀记》光绪十四年八月十一日记,在华盛顿蜡人院,见到了能与人下国际象棋的机器人:“一虬髯木偶坐案,能举手与人对着且拾,所谓‘且拾’者,与中国象棋略近。或与之校,辄不克胜。或曰:其棋以机动,以谱胜也。”“且拾”即chess,国际象棋。

  傅云龙(1840-1901),字楼元,号醒夫,浙江德清人。同治七年(1868年)报捐郎中,同治八年赴京后入兵部武选司兼车驾司行走。光绪十三年(1887),总理衙门举行了近代历史上第一次选拔出国游历官员的考试,12名官员脱颖而出。随即被派往亚洲、欧洲、南北美洲的几十个国家进行为期两年的游历考察,最远到达南美智利等国。其路程之远,所到国家之多,都是前所未有的。此次游历超过了明代航行印度洋的郑和舰队,也超过了1868年赴欧美11国考察的蒲安臣使团。

  时为兵部候补郎中傅云龙考取第一名,奉派出洋游历六国。光绪十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傅云龙一行人从上海出发,开始了游历日本、美国、加拿大、古巴、秘鲁及巴西六国之行,加上途经的巴拿马、厄瓜多尔和智利等国共历经十一国,历时二十六个月。出发前,他还制作了出国交往时使用的名片,上面写的是长长一行字“大清特派游历日本、美利加、秘鲁、巴西、古巴、英属地(加拿大)知府用加三品衔兵部郎中傅云龙拜”。不知道是否为有史以来外交官使用的字数最多的名片。

  十二名游历使中以傅云龙最为勤勉,著述甚多,撰有日本、美国、加拿大、古巴、秘鲁、巴西等六国的调查报告(《游历图经》)、游记(《游历图经馀记》)、纪游诗等共计110卷之多。

  《游历图经馀记》共有六种,《游历美利加(美国)图经馀记》为其中之一。书前有《叙例》,述此次游历大概,并申明写作宗旨是:“不凿空沿”,“以纪实为主”。

  笔者查遍国内外所写的关于机器人发展历程的论著,都没有引证以上诸书的材料,这是否意味着机器人的产生历史将要改写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