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朝文官选任考课制度:追寻动态、多元视角的制度史研究坊举办

20180808_010

  7月16-28日,“中国历朝文官选任考课制度:追寻动态、多元视角的制度史”研究坊于高研院召开。这是一个由社会科学和历史学研究者共同发起的实验性读书会,旨在补足历史学科过分精细化带来的长时段通贯研究缺失,以及社会科学宏大研究理论先行所产生的历史距离感。研究坊邀请了10位各朝断代史同人及社会科学研究者,透过共同阅读与讨论,依序了解秦汉至民国时期各朝文官选任考课制度,试图从中摸索出制度的变迁径路,并通过跨学科对话,追寻一动态、多元视角的制度史。

  此次研究坊的设计,带有点方法论上的实验性质,尝试Michael Mann所提倡的开放的动态历史研究,通过确定「接着发生了什么事?」来看看是否是感觉到了一种模式,或一种过程,或一系列的偶然事件(Mann 1986: 684-685)。我们不事先设定议题,由各断代研究者提供书单,并自行决定报告重点。通过每次的讨论,渐渐聚焦。最后,在总结会上,由社会科学研究者,基于前期的讨论成果,引介相关理论文献及当代研究,尝试提供不同视角重省中国选任考课制度的长期变迁(循环)及其与国家治理之间的关系。在朝代及学科专业的双重隔阂下,这样的设计其实是有导致失焦及无效讨论的风险。然而,在与会成员的全情投入下,这场知识大冒险非但未迷航,亦为所有同人们开启了新的研究视野。

  在为期两周的密集阅读及共同讨论中,各朝研究者透过对他朝制度的叩问,不但照亮了本朝研究盲点,也在辨析比较各朝制度同与不同的过程中,更细致地掌握了制度的非线性变迁;同时,在探究变与不变的政策动机中,看到历朝统治者的不同政治取向对文官制度设计的影响。最后总结会上,结合纵向制度变迁及社会科学理论,对考课选任制度如何影响中国国家治理能力的诸多议题,进行热烈的对话。在激烈的思想碰撞下,亮点极多,不及一一详述,谨摘录数点讨论于下:

  其一,考课与铨选制度设计的逻辑与矛盾。考课与铨选的制度设计究竟是为了更好地激励基层官员进行社会治理,或者是维持官僚队伍本身的稳定与忠诚?不同朝代的制度设计似乎有不同的侧重。唐宋的制度安排,似乎更侧重官僚队伍本身;至明清时,方对个人激励及国家治理目标进行平衡,但其实效尚待进一步探究。总的来看,无论制度设计初衷如何,由于考课评等之权掌握在上级官员之手,加之缺乏社会舆论等多元评价途径,导致官员更多地关注官场关系网络,而非实际治理绩效的提升。

  其二,员阙矛盾、迁转难、职涯不安全感(career insecurity)与关系竞争。在细细地检视各朝迁转过程中发现,除个别时期,官员迁转周期普遍较长,且等待迁转或派遣过程中,收入亦未有一定保障。由此现象,值得进一步探究的问题是,如此漫长及高度不确定的升迁过程,是否产生负面影响? 对此,在总结会的理论对话环节中,同人们热烈地探讨了职涯不安全感理论的假设—在封闭的层级式组织中,职涯不安全感将可能导致关系竞争,进而出现组织内派系,是否适用于解释中国历朝党争与文官群体迁转难之间的关系。

  其三,职务与职级(职位与品位)分并轨的制度循环。在纵向疏理历朝职务与职级制度后,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历史循环:秦汉大致采并轨制,唐宋改行分轨,元以降回复并轨制,及至2015年再度改行分轨制(试行于县以下公务员)。基于此发现,一连串研究问题随之而兴:职务与职级分并轨的几度循环,其背后的循环逻辑究竟为何? 几个发生变迁的历史节点上,决策者是否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如果,改采双轨制是为了解决升迁困难,则另一问题是,为何同样面临升迁滞阻的其他朝代,却未做出同样的政策选择? 再者,无论是选择合轨或分轨,变革后的新制度运作又产生了什么样的负反馈,导致制度在经历过一段平衡后,变革再度发生? 上述诸问题,极其值得推进深究。

  其四,官吏分途与基层代理人问题。官与吏在选任考课制度上的区别,亦为本次研究坊的讨论重点。在考察历朝官吏迁转途径后发现,即便在地方吏员有较好的升迁通道,空间流动也较为普遍的元朝,依旧出现基层代理人问题。循此,在总结会中同人们深入探究,以官吏分途解释基层代理人问题的有限性,并尝试由不同面向提出补充性解释。考课与铨选流于虚文是一种解释的可能:如前述,当实际工作绩效对铨选升迁不具有决定性影响,则无论是官员或胥吏,更倾向于关系竞争,而非治绩竞争。不完全财政是另一种可能的分析视角:多数朝代基层胥吏薪酬由地方自筹,甚或是无给职,在收入无着下,导致胥吏甚至地方官员自谋生路,进而推升基层代理风险。

  为期两周的研究坊虽于28日暂告段落,但由此碰撞出的新视角及新亮点,将开启同人们新一轮的合作与交流。最后,全体与会同人由衷感谢高研院提供如此自由开放且高度包容的交流平台,让这具有实验性质的研究坊计划得以实现;同时,也真诚地感谢高研院所有工作同仁,细心地提供诸般协助,让研究坊顺利进行。

  与会同人(按姓氏笔划排序):丁义珏(苏州大学历史系)、尤怡文(浙江大学社会系)、毛亦可(北京大学历史系)、华喆(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朱天飚(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孙闻博(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李文杰(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李鸣飞(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历史所)、肖如平(浙江大学历史系)、陈文龙(华中科技大学历史所)、洪丽珠(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胡坤(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张亦冰(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唐雯(复旦大学中文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