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生花 千年流淌 非遗传承人李昕桐把土耳其水拓画带到中国

  在提前调配的水溶液上,颜料轻轻滴落随水波晕开,一番精描细画后,将白纸盖在水面上吸取颜料,再慢慢将纸抽离——一幅美轮美奂的多彩画作奇迹般地诞生了。这就是被称作“水面作花,纸拓成画”的大理石纹水拓画,是土耳其的一项传统工艺,入选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在古都西安,为记者演示这一技艺的是目前土耳其水拓画唯一的外籍传承人李昕桐。正是这个来自西安的旅土华人,把土耳其的水拓画带到中国。

  2007年,李昕桐随土耳其籍丈夫到伊斯坦布尔生活。远离故土的李昕桐逐渐意识到生活不能仅仅依靠爱情,“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我成了‘三无’人员”,李昕桐说。

  “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一滴滴斑斓的颜料在水面上慢慢晕染出色彩时,我的内心被深深地打动了。”李昕桐的改变,从学习水拓画开始。

  从此,邻居们经常看到一个东方女人,肩上扛着画液、画盆,手上拎着颜料、画刷等10多公斤的水拓画工具,从山头的住处徒步到海峡边,随后再转乘公交车、轮渡去学习水拓画,这来回4个小时的路程,是李昕桐在10年学画经历里前3年的必经之路。“最初,我完全听不懂师父的讲解,只能用眼睛去观察。”李昕桐说,因为语言沟通障碍,她成了班里的后进生。水拓画的画液和颜料需要画家长时间的制作和酝酿,但她制作的材料却无法使用。单单学甩颜料的动作,她就比别人多用了一倍的时间。

  李昕桐的师父、土耳其水拓画工艺大师查埃罗发现了李昕桐学习中的困难,便让班里英语最好的同学给她做翻译。李昕桐这才慢慢了解到水拓画技艺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溶液及颜料二者之间必须达到完美和谐的作画状态——水拓画这盆‘水’真的很深。”从制作水溶液、颜料、画刷开始,到挥手而就一幅作品,李昕桐用时间沉淀出高超的技艺。

  2014年,在师门三代联展上,李昕桐成为师门25年间2500名学生中第十五个得到出师证的学生,也是唯一一名外籍学生。她说,“把自己的国粹教给外国人,而且史无前例地颁发了出师证,我的师父和师爷就像这座城市一样包容。”

  李昕桐将水拓画推广到中国的想法也得到了师门的支持。

  查埃罗是土耳其奥斯曼历史文化专家,一直以来都认为水拓画起源于盛世大唐。他认为,水拓是纸张装饰艺术,而纸张由中国发明。通过翻阅大量史料,他推测唐朝时期,在塔拉斯河大会战中,水拓画被唐军通过古丝绸之路传至中亚和中东,最终在土耳其播种开花。

  毕竟相隔千年,如今又相距万里,如何让更多中国人了解水拓画,对于李昕桐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2013年以来,她先后在北京、上海、西安、天津、重庆等地举办多场公益讲座、体验课、师资培训班,并积极参加多档文化栏目的录制工作,以期让更多的人认识水拓画。

  她还在国内查阅资料,发现宋朝《文房四谱》中记录的唐朝艺术“流沙纸”,与如今的水拓画制作工艺极其相似,然而这项工艺已在中国失传。

  从土耳其到中国,从唐朝到现今,水拓画艺术跨越了时间与距离,经历了沧桑与风雨,孕育出独特的匠心,在世界留下独具东方神韵的一笔。来自古丝绸之路起点长安的李昕桐,更加频繁地往来于中土之间。什么也打消不掉她将水拓画带到中国的信心和决心。“这不只是画,还是文化,还是历史。”她说。(本报记者龚仕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