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令词请赏之十一

江城子 和凝

  竹里风生月上门。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月,太迟生。

  江城子,因欧阳炯词中有“如西子镜照江城”句而得名,其中“江城”指的是金陵,即今南京。属唐词单调,三十五字,七句五平韵。始见《花间集》中韦庄词。《金奁集》入“双调”,三十五字,五平韵。宋人改为双调,七十字,上下片都是七句五平韵。宋代晁补之曾将其改名为《江神子》。因韩淲《江城子》中有“腊后春前村意远,回棹稳,水西流”之佳句,所以又名《村意远》。欧阳炯将结尾两个三字句加一衬字成为七言句,开宋词衬字之法。后蜀尹鹗单调词将起首七言句改作三字两句,开宋词“减字”、“摊破”之法。

  和凝(898——955),字成绩。郓州须昌(今山东东平)人。幼时颖敏好学,后梁末帝乾化四年(914)明经及第,时年十七。两年后梁贞明二年(916)登进士第。因与后梁郓州节度使贺瑰同乡,被贺聘为府中从事。在胡柳陂(今山东濮县西南)之战中。后梁军受到前后两面夹击后随即大溃。贺瑰在逃命中最后只剩下和凝一人紧跟不舍,并射中敌兵救了贺瑰一命。贺瑰去世后,和凝不负贺瑰重托抚养其孤女。在此后的几年里又历任邓(今河南邓州市)、洋(今陕西洋县)二府从事。约在唐庄宗同光二年(924)春,和凝进入后唐宫中。唐庄宗四年入为翰林学士。后唐亡后入后晋。明宗天成三年(928)和凝被任命为礼部员外郎、刑部员外郎、转主客郎中兼权知贡举,由于他所主持的科举考试,公开、公正、公平,所以没有一个人在贡院门前闹事。因而放榜时,一反以往“设棘于门及闭院门,以防下第不逞者”闹事的做法,“彻棘启门,是日寂无喧者”被世人称之为“得人”。后梁灭后入后晋,高祖石敬瑭天福二年(937)任礼部侍郎,并保留在后梁时翰林学士和工部侍郎前职,六月份又晋升为端明殿学士。十二月,又改任尚书户部侍郎天福。六年(941)九月,和凝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和凝不负众望,凭着机智平定平安从进谋反。《旧五代史·和凝传》记曰:安从进以至于败“由凝之力也”天福十二年(947)又参于恒州驱契丹事件。后晋灭亡后又入后汉,拜太子太傅,封鲁国公。后汉灭后又入后周时,赠侍中。名副其实的五朝元老。后周显德二年(955)秋,和凝以背疽卒于其第,时年57岁。

  和凝好文学,才思敏捷,著作甚多,有《演纶》、《游艺》、《孝悌》、《疑狱》、《香奁》、《籯金》等集,今多不传。现存有《宫词》百首等。又雅善音律,长于短歌艳曲。少年时好为曲子词,多写男女艳情,流传到异国,契丹称之为“曲子相公”。晚年悔其少作,多加销毁。今《花间集》存和凝词20首,《全唐诗》录24首。近人刘毓盘辑得29首,编为《红叶稿》1卷,有北京大学排印本。

  和凝还是位法学家。尝取古今史传所讼断狱、辨雪冤枉等一百多个疑难案例,著为《疑狱集》两卷儿子和山蒙又增订两卷,合成四卷。书中收集了许多情节复杂、争讼难决最终获得了正确处理的案例,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法学著作,对古今相关人员办案有很重要的借鉴和参考价值,并为宋慈著《洗冤集录》创造了条件。

  和凝一共写了五首《江城子》。其背景据说是后梁末帝贞明二年登进士第后,被郓州节度使贺瑰聘为府中从事。有天夜晚,作者看到一位妙龄的少女私下和情人约会,少女在苦苦等待后,终于盼来了迟到的情人,和凝心为所动,遂写下则五首《江城子》。这是一组内容前后相承接组词,分别描述了一个女子在等待恋人、盼望见到恋人、与恋人见面、与恋人相处、与恋人离别这个约会的完整过程,以及在不同时段的不同心绪。五首词文意上一脉相承但又分别独立成章,表现出了这个女子的娇、恨、笑、思、愁等不同的心态,从而展现出这个女子对恋人的一片深情。时间上则从初更的“排红烛,待潘郎”,写到“天已明,期后会”,短短一夜。情节有曲折,感情有起伏,刻画细腻近于白描。由于这五首词在章法上脉络清晰、思路连贯,因此有人称其为“联章之祖”(陈廷焯《闲情集》卷一)。后来韦庄就用这种联章体写了两首著名的《女冠子》。这里选的是组词中的第二首,紧承第一首“等待恋人”之后,继续对这个女子盼望恋人赶快到来时的情态,以及由于恋人没有来而产生的含恨含娇情态进行描写:

  “竹里风生月上门”,词的一开始交代了事情或者说故事发生的地点和时间。竹林附近的一个小院子,月亮刚刚照到门窗上,还有风吹竹林的沙沙作响,多美的环境。在这样幽静风雅的环境里等待自己的意中人,又是多么惬意的美事。当然,“月上门”也意味着等候的时间已很久。明代山歌有首《竹枝儿》,其中写道:“约郎约到月上时,等郎等到月偏西”,说的也是约会中等候情郎久久不至时的期盼与焦灼。第二句“理秦筝。对云屏”则紧承上句由景入情。秦筝,即筝,原出于秦地。《旧唐书·音乐志》:“筝.本秦声也。相传为蒙恬所造,非也。制与瑟同而弦少。案京房造五音准,如瑟、十三弦,此乃筝也。”云屏:用云母装饰的屏风,一说指上有云彩图饰的屏风。这位姑娘为何要“理秦筝。对云屏”,内心世界可能极为复杂:可能是为了打发时光,排遣等待中的焦急。但知音未来,弹给谁听,所谓“欲把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这种焦灼能排遣得了吗?也可能是为约会做好准备,“转轴拨弦三两生,未成曲调先有情”。因为约会时可以“小妹妹唱歌郎奏琴”,也可以两人对弹对唱,这都是约会之中渐入佳境的常用手法。至于为何要“对云屏”可能是在暗中点名身份,因为这是作者在郓州节度使府中所见,但更有可能是暗用晚唐诗人李商隐的诗意,李商隐为了表达嫦娥对丈夫的思念,也是用“云屏”作为背景:“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第三种可能是通过弹拨古筝抒发自己的期盼和思念。总之,内在含蕴极为丰富复杂。手法上则由景入情,由环境转为人物,由静态转为动态。四、五两句“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又由外在动作深入到人物内心的描绘。为何要“轻拨朱弦”,这还是由于情郎不在身边,自弹自唱,只须轻声;更是由于这位姑娘是在等待之中,生怕重弹,声音太响,听不到情人来到的马蹄声——“恐乱马嘶声”这是何等细腻的情感,何等微妙的心理活动。词论家况周颐称赞说:“‘轻拨’、‘恐乱’二语熨帖入微,似乎人人意中所有,却未经前人道过,写出柔情蜜意,真质而不尖纤”(《餐樱庑词话》)

  最后两句“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月,太迟生”又从心理活动回到人物的语言动作。但它绝不是之前的“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等动作的重复,而是“言为心声”,通过语言来吐露心声。“含恨含娇”是一个在等待中由焦灼到怨恨的心理转化过程,就像前面欣赏过的白居易那首《长相思》中由思到恨:“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和凝的这首词中大概也是恨到“来”时方始休。至于结句“今夜月,太迟生”则是全词最出彩之处。“今夜月,太迟生”既是说今夜的月亮上的太迟了。其实,月出月落,只有定时,不会因为你要约会,就早一点升起。这位女性之所以埋怨月亮升起太迟,这是在为对方迟迟未来排解:为何还未到来?大概因为月亮还未升起,时间还早吧。当然也在为自己寻找解脱的理由,和转嫁埋怨的对象。前面说的明代山歌《桂枝儿》,在前面两句之后还两句:“不知是侬处山低月上早,还是郎处山高月上迟”;宋人李之仪的《卜算子》:“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皆是采用这种手法。当然,在和凝之前更有屈原的《山鬼》,写山鬼久久等待没来的情人也有类似的自我排解:“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只不过山鬼是将情人未来的原因排解为山路险难,这位姑娘是怨月亮生的太迟。但心理相同,手法相同,又皆是表现手法的出彩之处。

  总之,这首词由写景入手,写女主人公等待情人来约会的焦急、烦燥之情状。结尾以独白方式表达了其怨情,使人如闻其喃喃自语之声,如见其怨恨娇憨之态。全词从户外写到户内,从景色写到人物,又通过人物的动作展现其期待、焦躁之状、烦闷之心。最后以埋怨月亮生的太迟来自我排解,转嫁埋怨对象,表达对情郎的热盼,更是想象奇特、机趣横生,使全词显得十分活脱。江尚质说:“《花间》词状物描情,每多意态”(《古今词话》卷下引),这个结尾,就是如此。另外,这首词语言平易流畅,无一难字奇字,但却极富情韵。作者善于通过细节的描摹来刻画主人公细腻的心理情态,使主人公的形象宛在目前。全词情真意切,生动感人,委婉细腻,在描写爱情的作品中,是很有特色的佳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