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顾随幼承家学,报考北大国文系,校长蔡元培亲自审阅学生的入学试卷,发现顾随国文水平卓异,于是找来谈话,说如果再读国文系不一定能在学业上有更大突破,建议改学西洋文学,以求扩充眼界,拓宽知识领域,这样才能在今后的中国文学研究上取得重大成就。顾随听从蔡先生的建议,到天津的北洋大学读了两年英文预科后转入北大英文系,而后融汇中西,卓然有成。

  ◎“无人机教父”拉菲罗·安德烈小时候就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之心,喜欢探索,为此做了不少让大人们哭笑不得的“傻事”。有一段时间他对空气动力学着迷,猜想,如果自己撑着一把大大的伞从屋顶往下跳,就可以慢慢地飘到地面上。然而当他刚跳下去的时候,伞就偏向了一边,于是他就从差不多3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午,所幸地面是草坪,安德烈没有受多大的伤。安德烈后来成名以后说:“如今的孩子们可能比我们这一代聪明得多,但或许大家都太急于知道答案或太迫切地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其实仔细思考,多做一点‘傻事’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对比起所谓的成就,过程中享受科技带来的愉悦对我来说实在重要的太多太多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是最宝贵的财富。”

  ◎董桥1999年在一篇随笔里赞赏牛津文学教授John Bayley的著作“闻不到时下博士论文那股医院消毒药水的味道,句句是学问不是学术,文字淡素之余常见拙气……”“……是学院里老一派的饱学之士,用练达的人情世故看文学艺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