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沈有鼎是金岳霖先生的高足。传说有一次金岳霖先生讲到一本新出的数理逻辑专著,沈有鼎站起来说,这本书你是读不懂的。金先生只是“唔”了一声,也不以为忤。

  ◎法国汉学家伯希和学识渊博,但他不信任任何宣称能够解释世界如何运行的理论,从来没有想到要去写一部综合性的研究专著,兴趣只在于解决文献中的所有难点。伯希和的学生塞诺有一次问伯希和:“大师,为什么您要浪费时间,把您令人难以置信的知识用于澄清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呢?”伯希和愉快地回答:“这让我高兴。”这个故事见于塞诺写的《怀念伯希和》一文。中国的蒙元史学家陈得芝教授说:伯希和的这个回答,大概就是先贤所说的“为己之学”。

  ◎西湖诸山多竹,因而多笋。湖上诸寺,素斋离不开笋味。余绍宋曾对庙中方丈说:“法师餐餐请我吃笋,真是吃得我胸有成竹了!”

    (作者:周维强,系浙江教育报刊总社编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