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童趣入画来——《童趣二十四节气》创作札记

  作家冰心曾说过:“除了宇宙,最可爱的只有孩子。”平常,我也十分喜欢观察儿童、画儿童,是他们身上那种毫无修饰、自然流露出来的童趣吸引着我。而童趣正是源自未经雕琢的童真,这也是我尝试从儿童的视角画二十四节气的初衷。

  一首唐代诗人贺知章的诗《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将我带入江南民居两扇花格木窗、屋旁一株老柳、柳枝挂满新绿的初春景致。《立春》画面中,一男、一女、两个无猜的儿童,正打开窗户、趴在窗台上“细数”着垂挂在窗前的“绿丝绦”。老屋、老树、斑驳的墙、好奇的小童、两只与小童形影不离的小狗,还有随春风摇曳生姿的新柳,在对比中突显童之趣与春之意。

  小满节气有两个特征,一是南方降雨渐多,江河渐满;二是北方等夏熟作物籽粒开始饱满。我将画面的情景设计在满盈的小河沟边,主角中的小女孩在刚刚没过脚踝的水中踏水嬉戏,清凉的河水使她的一群“小伙伴”乐不思蜀。大白鹅尽情在水中扑腾,小狗也正以“狗刨式”游水,其他小动物并不善水,但都以各自的方式尽享戏水的快乐。远处渐成熟的庄稼、农舍,雨后的云,反映着节气的气候特征。将动物拟人化表现,就是源于童心的联想。

  一阵乌云来,一阵风儿刮,一阵骤雨下,这是盛夏时节的天气特点。《小暑》画面正是表现小女孩和她的“小伙伴”外出玩耍却赶上阵雨急来,于是顺手摘一张荷叶当帽、往家里奔跑的情景。而小女孩、小猪双手捂紧头上荷叶的动作,以及不同动物的奔跑动态,是趣味横生的着意点。

  立秋了,入秋的自然特征是树叶逐渐变色,画中的小松鼠摘下渐黄的一片银杏叶,送给树下的小女孩,而跟在小女孩身旁的一只小狗和四只兔子,都各“捡”了一簇秋叶,小姑娘手上也拿着泛着秋色的树叶和花,这是将画意融入童话的氛围之中。

  秋收时节,捡穗后,小女孩和她的一群“小伙伴”攀爬上稻草垛玩,胖小猪的动作稍显笨拙,此时小姑娘伸手拉它一把。《秋分》画面里童话般的角色组合,不符合客观现实,却契合儿童的想象力和心理期待,正因童趣的表现需从儿童的心理、视角去构思。

  寒至极、春将至,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为此设计了小姑娘与“小伙伴”在家中围炉取暖的情景。图中小女孩正在剪一幅“春”字图案,“小伙伴”则正围着看,窗外的严寒与屋里的温暖形成对比。红色的剪纸春字,既是对大寒节气的一种预示,也是小姑娘与她的“小伙伴”们对春天到来的期待。

  我们了解的二十四节气大多与农事相关,但其实“节气”早已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人们通过节气变化,懂得四季、预知风雨、体会冷暖。我以儿童的视角创作二十四节气图,迄今已是第六个年头,这是在日常生活中对儿童观察点点滴滴积累的结果。今将五年的创作集结成此套《童趣二十四节气》绘本,希望孩子们喜欢,并能领悟我们先辈们创造的二十四节气的智慧、文化以及历代诗人为那些节气所赋的诗歌之美。

  (作者:吴冠英,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