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表及里认识三星堆

《发现三星堆》:段渝著;中华书局出版。

  2021年3月,中华书局约我写一本科学系统反映长江上游古代文明研究成果的大众普及读物。经仔细考虑,我决定从解读三星堆入手,通过三星堆物质文化分析古蜀文明特点,阐释三星堆与中原乃至域外文明的关系。

  《发现三星堆》一书沿着三条线索展开。一是沿着古代文明演进的脉络,从制度的物化表现、运作机制以及城市文明等方面,阐述三星堆文化所代表的古蜀文明的演进道路、机制和特色;二是对三星堆与夏商文明乃至域外欧亚古文明进行比较研究,着重从城市文明起源与功能、黄金制品艺术与文化内涵、青铜文化艺术形式等方面加以阐述;三是以世界古文明之间的互动交流为切入点,以出土文物为线索,阐释三星堆文明的世界意义。

  三星堆文明如此辉煌且特色独具,对它的阐释不能仅仅停留在物质文化层面。三星堆宏阔的古城、灿烂的青铜制品群、瑰丽的艺术及其承载的盛大的礼仪规制等,蕴涵着供后人“解码”的钥匙;黄金制品、玉器、海贝、象牙,无不是古蜀文明制度和精神的物化表现。通过对三星堆出土文物的分析,可以深刻揭示三星堆古蜀王国的制度文明特征。本书就从金杖、雕像、神树等入手,分析探讨三星堆分级制体系、基本资源占有模式、再分配系统运作机制等问题。

  三星堆与中原及周邻地区文化的关系、三星堆与域外文化的关系,是学术界和社会公众关注的话题,也是本书探讨的重点。前者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特点,后者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华文明的开放性。从物质文化上看,三星堆文化虽然具有非常独特鲜明的个性,但中原文化对它的影响也非常明显,许多陶器、玉器和青铜礼器本身就直接仿制中原文化。比如,三星堆出土的陶高柄豆、陶盉、玉牙璋等,其形制源于二里头文化,三星堆青铜器上的一些纹饰也采借自中原。三星堆出土的各式带翅青铜龙,尽管在形态和意象等方面与中原或其他地区出土的有所不同,但有关龙的观念和基本造型等表明三星堆龙综合采纳了华夏龙的形态特征,充分证明古蜀同样是“龙的传人”。在阐释三星堆与域外文化关系时,本书以青铜雕像、黄金面罩、金杖、丝绸的传播等为实例,分析古蜀与域外文化的互动。可以说,三星堆文化之所以结出如此独特而灿烂的文明硕果,重要原因在于它对中原文化以及域外多种文明的借鉴吸收,因此其文明得以大放异彩。这充分展现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发展过程和中华文化兼容并包的博大胸怀。(作者系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