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器物上呈大智慧——黄永玉的紫砂壶艺术

20180524_016

时迁 黄永玉

20180524_017

鲁智深 黄永玉

  近日,“黄永玉的紫砂壶”在中国美术馆展示,这是黄永玉又一新领域的艺术创造,他以中国百姓喜欢的民间实用工艺品紫砂壶为载体,借助紫砂镌刻工艺半绘半刻的独特表现形式,进行一次新媒材的尝试。所绘内容主要为143个水浒人物和十几个陪衬人物,另有《八仙图》《七贤图》《九痒图》等小品,图说文字和创作感想以题跋形式布局,匠心独运,引人入胜。这么多有文化内涵的艺术品,如此规模繁杂的制作工艺,在不长的时间内以高质量完成,担此重任的主角黄永玉已经是94岁高龄。

  黄永玉选择以紫砂壶为艺术创作载体,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他与紫砂有渊源,儿时就知道宜兴紫砂,那时凤凰人因口音把“宜兴”说成“泥金”。后来黄永玉成年也认可“泥金”的叫法,他以为这颇有诗意。对紫砂他还有一份家族情缘。他说,小时候父亲让他欣赏泥金壶,还告之用壶使用得当的诀窍。如今,父亲传下来的一把紫砂壶他一直珍藏家中。

  他将一百多位水浒人物往壶上画,也不是灵机一动,而是早有预期。上世纪60年代,我就听他说要刻水浒一百单八将人物绣像,从此开始画水浒人物,并在上世纪80年代出版了《黄永玉大画水浒》,将创作塑造水浒人物定为长期的绘画命题。为此,他对原著早就烂熟于心、对书中每个人物了如指掌。他们的神情、性格、相貌、体态等迥异特征,都在黄永玉脑里丰满鲜活起来。

  这看似偶然却又并非偶然的画壶大戏敲响开场锣鼓,大幕拉开,出出精彩折子表演登场。细细品读这一把把壶的意趣风采,光是水浒人物就有一百多,哪里读得完?挑几个最有趣儿的。

  《李鬼》尽管只是陪衬人物,比陪衬的“黑旋风”李逵还出名,家喻户晓还命大,居然活到今天。壶上画着他提着板斧,瞪圆大眼虚张声势吓唬路人,冒充李逵打着劫富济贫幌子,干着图财害命勾当。题跋一针见血,警醒世人,“冒牌货往往比原作声势还大还夸张。”充满现实意义。

  《张顺》梁山好汉,因水性高强,绰号“浪里白条”。他跟李逵水里打斗,图说着“李逵夺鱼”的故事。看,壶上镌刻着张顺在波涛中将陆上称霸的李逵灌了个够。题跋才是精妙:“岸上数你,水底瞧我。”

  《时迁》梁山好汉中又一能人,绰号鼓上骚,意思是轻巧得像在大鼓上蹦来蹦去的跳蚤,在民间有天下第一神偷称号。壶上将他刻画成似乎是从房梁飞下,贼眉鼠眼四处探望,若无人便下手。题跋简要“宣和至今千把年,时迁的手艺不新鲜。”

  《史进》绰号九纹龙,全身纹有九条青龙。现在时髦的纹身,千多年前的史进乃是祖师爷了。他是梁山铁骨铮铮的好汉,但没有主见,跟着去打方腊起义军,结果战死。题跋“没来由的礼物收不得,没来由的眼泪当不得真。”像是在生前对他的提醒。

  《鲁智深》绰号“花和尚”梁山好汉,嫉恶如仇、侠肝义胆、粗中有细、勇而有谋、豁达明理,他忍受不住佛门清规,醉打山门,毁坏金身,违规犯戒被赶出五台山。壶上图为他被赶出后,照练绝技“一指禅”,身旁立着禅杖。题跋“赶出五台山,还有一指禅”。像是在宣示,在红尘中俺鲁达的绝活才有用。

  仅品读以上几例,已会感到极有趣。那么多的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圆的扁的紫砂壶,黄永玉在上面图文并茂地讲述生动有趣的故事。以至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称赞“他呈现在小器物之上的大智慧。”对于黄永玉倾力创作的紫砂水浒人物,吴为山更给予了精辟的点赞:“他以独特的视角解构和诠释水浒人物形象,其中有借古讽今的诙谐幽默,也有深深的爱憎之心,有超然物外的天性释放,也有悲悯天下的普世情怀,深度揭示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生命体验。他塑造的艺术形象,可能会令观者捧腹,也可能会引起观者回味和思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