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学国文教育》:回眸20世纪上半叶的大学语文教育

20180521_024

《现代大学国文教育》,何二元编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第一版,58.00元

  最近,我一直沉浸在何二元先生编著的《现代大学国文教育》中,回望大学语文教育的前世,也思考其今生。何先生的这本书,钩沉了1904年癸卯学制以来至1948年间,大学国文教育的大量史料,从中精选出33篇论述,并加以阐释,勾勒出现代中国大学国文教育的概貌,使我们回溯当代大学语文研究的源头,并由此展开对当下的思考。

  拜读《现代大学国文教育》,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当下大学语文遇到的诸多问题,前人早有精辟的论述。目前大学语文研究,表面看来呈鼓噪喧腾之势,但细加打量,就会发现泛泛之论多,游谈无根之论多。长期以来,我们的研究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究其原因,主要是未能去追溯大学语文研究的源头,前人早有论述的很多问题,甚至早已解决的问题,我们却还在那里自说自话地反复论证着。

  书中论文的作者包括唐文治、刘半农、梁实秋、周作人、吕思勉、郭绍虞、叶圣陶、钱基博、魏建功、朱光潜、朱自清、阮真、姜亮夫、杨振声、徐中玉、余冠英等,大都是大师级人物。阅读大师们的论文,是一次与大师跨越时空的对话。书中所选编的论文,也颇具代表性。有我国最早的大学语文实验报告,有最早探讨大学国文与具体专业学习关系的论述,有关于20世纪20年代国文课大讨论的总结性调查报告,有研究大学国文与中学国文衔接问题的,有研究大学国文教材编写旨趣的,有探讨统编教材与补充教材的关系的。有些选文,还带有追本溯源的性质。如选录《学堂不得废弃中国文辞》(《学务纲要》节录)(1904年),是为了从官方文件上说明,大学语文是中国现代语文学科创建伊始(1904年)就有的一门课。选录《京师大学堂国文讲义》(节选)(1905年),则是为了说明这门课至少在1905年就有了自己独立的教材。全书所选编的论文,突出了对大学国文教学中重点问题的探讨。1942年,“大学国文选目”颁布,《高等教育季刊》1942年第2卷第3期为此推出“大学国文教学问题特辑”,发表了选目拟定者和持有异议者的争鸣文章15篇,二元先生选录其中6篇,展示了这次论争的来龙去脉,突出了重点篇目。这样的选文量,占全书选文总数的近五分之一,显然蕴含着凸显这一事件的考量。

  书中每篇选文之后,都有“导读与研究”,包括作者介绍和选文评析两部分。简约的评析文字,时有精彩的妙语;随意的点染,便充溢睿智的光芒;看似溢出崖涘的语句,又往往涉笔成趣。关于作者介绍,二元先生没有满足于一般性的介绍,而是尽量挖掘其与“大一国文”的关系。对具体选文的评析,既客观说明可取之处,以及给予我们的有益启发,有时也不为贤者讳,指出其中的白璧微瑕。评析中的借题发挥,常常与当下的大学语文教育实际相联系,体现了二元先生的现实情怀。例如,二元先生十分赞同朱光潜提出的“大学国文”“主要地是一种语文训练”的观点,指出,无论在现代的“大一国文”课中,还是最近30多年的大学语文课中,“大学语文课一如既往地被上成政治课、文学课、专业应用写作课,终于导致这门重要学科的边缘化”。这都是因为我们忽视了前辈大师的论断。

  回眸历史,是为了开辟未来。大学语文教育的前世,在二元先生的书中已经清晰地呈现出来。书末所附的参考文献,还使我们全景式地鸟瞰了大学国文教育研究的壮阔场景。史料建设,是进行学术研究的基础性工程。如今,这项工程已经由二元先生奠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构建起新时代大学语文研究的高楼大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