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语言新特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人类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各领域和全过程,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数字时代的到来,为人们沟通交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也突破了许多语言文化交流障碍。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为语言的数字化发展和语言应用的数字化创新实践提供了良好环境和广阔空间,也使语言呈现出与数字时代相辅相成的新特征,并成为推动人类语言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

  全球化。数字时代语言的全球化特征,源于数字化技术要素的全球化配置。在数字时代,世界各国人民运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在数字空间发布和获取信息、交流思想,实现国际贸易无纸化和便利化,推动服务贸易和数字贸易创新发展。数字技术已经势不可挡地融入并深刻改变着人类的语言生活,包括数字化社交网络、电子阅读、在线教育、网上影音、视频点播、电子商务等。数字时代的语言本身及相关应用,均呈现出显著的全球化特征,在跨时空、跨国界、跨文化的数字空间里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智能化。语言是人类思维的重要载体和沟通交流的工具。在语言分析、语言生成、语义理解等语言计算理论研究的基础上,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为代表的前沿信息技术,使人类语言与机器语言实现深度融合。通过对人类语言的深度学习和灵活运用,智能化的计算机系统在语言学习、语言识别、语言翻译、语言交互等方面不断取得新进展。当前,智能翻译已经使人们感受到空前丰富的多语言交互体验。智能化的语言翻译系统已经成为数字空间的重要基础设施。在数字时代,人与机器之间、甚至机器与机器之间基于人类自然语言的交互交流将成为现实。

  虚拟化。数字空间的构建和运行离不开现实世界的物质条件支撑。互联网、元宇宙等都是建构在现实的数字信息基础设施之上的,包括智能通信终端、电信光缆、路由交换设备、移动通信基站、分布式数据中心、卫星通信系统等。相对于现实的物理空间而言,数字空间是一个全球性的虚拟空间。而语言则成为贯通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键要素,成为在数字空间实现数字主体互联互通的必要条件。数字时代改变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生产行为方式和互动交流方式,人们越来越多的社交活动在虚拟的数字环境中进行。虚拟化,成为数字时代语言的重要特征。

  数字化。这一特征主要体现在语言载体、实现路径、语言输入输出接口、语言信息存储传递手段以及语言发展保障等方面。数字空间成为人们重要的日常生活场景和生产生活空间,数字产品和数字应用成为数字时代语言新载体,信息技术成为语言数字化发展的现实路径。数字时代的关键信息技术,提升了语言信息处理能力,促进了语言技术成果转化及推广应用,加快了语言数字化的进程。语言在数字空间以数字形式记录和表达,以数据形式存储和传输。各种数字接口助力语言实现高效便捷的输入输出,数字化手段不断提升语言信息的存储能力和传递效率。语言信息的数字化形成了海量数据,而语言数据正在成为广受关注的新型战略资源。

  多元化。数字时代的语言形式多样,拓展了口头语和书面语的内涵,包括文字信息、绘本图画、表情符号、网络数字语言等;语言资源丰富,包括文本语言、有声语言、肢体语言、视觉语言、听觉语言等;语言情境灵活,不受时空限制,如多语种间、多语态间的信息交互和表情达意等。在数字时代,使用多种语言传播的信息资讯,为人们观察认识世界、理解世界事务提供了多元化视角。

  普惠化。这一特征主要体现在语言受众、语言服务、语言扶贫和语言赋能等方面。例如,语言服务依托先进信息技术,融入语言保护、语言数据采集、语言技术研发应用等公共服务领域;语言技术为语言扶贫提供全方位、宽领域、多维度的支持,帮助语言学习者掌握必备的语言能力。数字通信终端的多样性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得以使用不同种类、不同品牌、不同性能的终端设备接入开放的数字空间,从而使各种语言信息不断汇聚交融,使语言超越了语言认知和应用的传统局限,为全世界人民带来更多语言红利。

  便捷化。在数字时代,近乎无限的信息通道随时随地可及可用。语言信息的流动愈加灵活高效、畅通无阻,其获取、传递和转换,能够突破时间与空间的约束,借助数字技术的创新应用,打破不同语言之间交流的屏障。例如,有声输入、语音转写、智能翻译等数字技术产品和服务,使数字时代语言交流呈现速度快、效率高的优势。

  立体化。这一特征主要体现在不同语言类型的信息转换。例如文字语言与不同感官语言的互相转换。在数字时代,以人工智能、全息影像等前沿技术为支撑,语言的立体化特征凸显。当前,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实现了声音转文字和文字转声音的应用模式,正在朝着实现抽象语言(意象图式)、视觉语言、听觉语言、肢体语言与文字语言之间转换的目标迈进。人们通过语音、文字、图像等立体化方式,共建共享数字时代的全球语言生态体系。

  创意化。数字时代的语言新内容、新表述、新形式层出不穷,使人们在数字空间的沟通交流呈现鲜明的创意化特征。语言创意化特征的背后,是世界语言资源与文化资源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无论世界语言格局如何改变,数字时代的人类都将顺应时代潮流,在语言实践中展现出语言创造力,坚持保护和促进语言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在维护语言和文化安全的基础上,使世界语言和文化更加丰富多彩。

  规范化。数字时代的语言红利通过各种语言产品和服务得以实现,并在此过程中集中体现出规范化特征。例如,在书面语言的数字化转换方面,部分机构在知识产权合规前提下,将历史上重要的书籍、报刊和杂志等语言资源扫描为数字化图像,推进语言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从而在更大范围内促进语言资源要素的科学配置和开放共享。研制、完善、实施数字空间语言活动的规范标准,关乎数字时代语言发展应用的未来。

  探索把握数字时代语言新特征,不断完善数据时代语言治理路径,营造数字时代良好语言生态,将有助于推进数字时代语言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共同绘制开放包容、交流交融、合作共赢的世界语言生活图景。

  (作者:姜国权 李一飞,分别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学院党总支书记、教授;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