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者阎崇年新作重新审视东北地区历史

   本报讯(记者丁杨)继一年前出版《御窑千年》获得良好市场反响,历史学者阎崇年近日又推出新作《森林帝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日前,《森林帝国》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

  《森林帝国》以文化为切入点探讨东北地区历史时提出森林文化这一文明类型,这与既往学界就这一问题的“东北地区无独立文化形态,而是西北地区草原文化一部分”的主流认识有别。沿着这一出发点,作者在书中将东北地区不同历史时期的族群部民的历史关联起来,提炼其相通的文化背景,进而重新审视清史、东北地域史与民族史。阎崇年在这部新作中提出中华文明的农耕文化、草原文化、森林文化、高原文化、海洋文化五种形态,并对森林文化加以展开,从东北森林远古部民商周时期的肃慎、汉魏时期的挹娄再到此后的勿吉、靺鞨,一直到女真、满洲,历史跨度三千年,其间以森林文化为纽带统合了农耕、草原等多元文化,进而形成中华文明帝国。

  《森林帝国》结语部分,作者试图揭开“赫图阿拉之问”的答案。说起何谓“赫图阿拉之问”,阎崇年在本书引言中介绍道,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共北京市委分管文化工作的副书记王光曾向他转述毛泽东主席的一个历史疑问——当时只有几十万人口的满族,军队不过十万人,怎么会打败约有一万万人口、一百万军队的明朝?满族人建立清朝后统治长达二百六十八年的原因何在?这个问题,彼时的阎崇年也很难回答,成为萦绕其心逾二十载的一个学术研究方向。位于如今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的赫图阿拉村是努尔哈赤创制满文、创建八旗的基地,也是阎崇年试图揭开这一历史迷雾的起点。

  写作过程中,阎崇年最感困难的是既要遵循历史文献又要脱开这一课题的窠臼,“我重读辽史,研究其跟金的文化联系,历史衔接就此过渡下来。写金也有困难,按照森林文化去考证原有的文化体系,很多地方不好参考,于是我把相关资料摘出来。”南开大学资深教授、历史学者冯尔康认为,《森林帝国》是一部结构严谨、逻辑性强、有创新性的史学专著。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总结了《森林帝国》的三个特色:鲜明的问题意识(赫图阿拉之问)贯穿全书,提出森林帝国的概念并加以文化阐释,研究视野兼具深度与广度。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主任张帆在肯定此书价值的同时,也提出:“这本书中探讨森林文化的经济形态方面较多谈到采集和渔猎,而对农业和畜牧业涉及较少,这是一点缺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