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论坛·温故:自古英雄出少年

  2022年5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在5000多年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中,中华民族始终有着‘自古英雄出少年’的传统,始终有着‘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情怀,始终有着‘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的信念,始终有着‘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的期待。”

  “自古英雄出少年”语出宋朝民间小说《隋唐传奇》,原句为“自古英雄出炼狱”,用以夸赞古今众多英雄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取得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必须要经过磨炼、打击、学习和忍耐。后演化为“自古英雄出少年”,除了夸赞,更多是对年轻人的信任、劝勉、鼓励和期待,流传甚广,妇孺皆知。

  劝勉年轻人向上向学可追溯至先秦时期,彼时诸子百家之学兴盛,私学纷纷设立,广收弟子。各家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言传身教,不断勉励、说服青年人潜心向学、勤奋读书,迫切为国家和社会储备栋梁之材。先师孔子即称赞和勉励年轻人“后生可畏”。孔子认为,年轻人的优势在于体力充沛、精力充足,恰是学习的大好时机,年少之时应积极向学,不虚度光阴年华,假以时日将大有可为。因之,孔子提出“有教无类”,孟子发出“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呐喊。后生要长成为英雄和可畏之人,实则当从年少之时就开始学习积累。中国古代对“学”的理解和认知是宽泛的,不仅仅指涉知识、技术层面的学习,更是糅合了学问、道德、修养、志向等的安身立命之学,以成就顶天立地之“大我”。

  学以立德。《大学》开篇即讲明“学”之宗旨:“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彰显美好的品德,达到至高的道德境界是我国古代教育所推崇的学之根本。儒家“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既有修身立德、成圣成贤的个人要求,又有治国平天下、经世致用的社会需要。儒家给出了君子之德最完整的描绘,孔子以“仁”释“德”,并统摄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孟子认为:“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个体达到较高的道德修养就可以施仁政于民。孔子主张“为政以德”“仁者爱人”,孟子则提出“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的仁政思想。爱民、富民、安民、利民是我国古代年轻人在求学过程中需要及早确立的价值情怀。

  学以立志。我国古代教育要求年轻人培养远大的志向、乘风破浪的志气和坚不可摧的意志。“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位卑未敢忘忧国”等等,这些励志名言激励着古代年轻人服务家国天下、救世安民,实现崇高的人生价值。“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有志者事竟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大丈夫精神则铸就了我国古代年轻人不畏难、不畏险、勇敢顽强、坚韧不拔的意志品质。

  学以立功。我国古代教育观反对把年轻人培养成脱离实际、崇尚空谈、百无一用的“书生”,而是要建立事功、积极实践,做到知行合一。《大学》篇把“格物致知”置于八目之首。孔子曾主张“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他告诫学生“言必信,行必果”。荀子提出:“学至于行之而止矣。”南宋永康学派陈亮提出“重实事”“讲实学”,致力于“济时、救国、经世、致用”的“事功”之学。到明代大儒阳明先生更为明确地提出“知行合一”思想,知行本是一个功夫,知中有行,行中有知,把知与行统一起来才称得上“真学问”。

  近代以降,中国遭受列强入侵、蚕食和压榨,民族存亡危在旦夕。五四运动前,梁启超、陈独秀、李大钊等思想先驱以新精神、新思想、新学识启蒙青年,唤起救国救民的青春力量,希冀以青年之奋斗和创造精神改天换地。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便将青年工作放在重要位置,缔造并领导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创造了青年运动的百年荣光。毛泽东同志一段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影响和激励了一代代中国青年不懈奋斗。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关注、关爱、关心青年,准确把握新时代青年和青年工作的新特点,把教育青年、培养青年的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每年五四前后,这个时间我是留给青年人的”,足见青年群体在他心中的分量。从引导青年学生“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崇德修身”,到勉励青年人坚定理想信念、树立远大志向,“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到告诫青年人“应该把学习作为首要任务,作为一种责任、一种精神追求、一种生活方式”,再到寄语青年“勇做走在时代前面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习近平总书记用深邃的思考把握青年成长规律,为当代青年面向未来、健康成长指明了方向。

  (作者:董冰,系中共山东省委党校〔山东行政学院〕副教授、山东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省委党校〔行政学院〕基地研究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