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二十四节气·小满:小得盈满“三车”忙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也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八个节气。每年公历5月20日至22日之间交小满节气。今年的小满节气在5月21日这天。《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三礼宗义》亦云:“小满为中者,物之生长小得并满,故以小满为名也。”意思是到了此时农作物小有收获。

  小满时节,北方地区的小麦等夏熟作物籽粒灌浆饱满,将熟未熟。江南的河网田间、村落城镇中,此时却是一派农事繁忙景象,正所谓“小满动三车,忙得不知他”。这里说的“三车”即水车、丝车和油车。

  小满前后,江南农田需要蓄水,若是“小满不满”,那么到了下一个节气芒种,农田很可能会因为田坎干裂而无法耕种。于是,农人们全家齐上阵,踏水车引水入田。常见的脚踏水车结构简单,装卸运输都很方便,主要依靠人力脚踏带动戽斗汲水。有一种形制较大的水车,叫作“龙骨水车”,车身以木板为槽,伸入水中,远远望去,犹如长龙的脊骨游动。小满时节,为振奋人气,村落之间会组织“抢水”比赛。数十辆水车在河浜两侧依次摆开,一声令下,只闻“农夫踏车声如沸”,但见“车轴欲折心摇摇”。随着河水渐干,河中鱼儿跃出水面,腰系鱼篓、肩扛各种渔具的捕鱼人便从四面八方赶来“争鱼”。直到水干鱼尽,一场酣畅淋漓的“抢水大战”才偃旗息鼓。

  记载苏州地区岁时民俗的《清嘉录》云:“小满乍来,蚕妇煮茧,治车缫丝,昼夜操作。”这里说的丝车是旧时农户家中专门用来抽取茧丝的缫丝车。俗话说:“春蚕不吃小满叶。”到了小满,蚕宝宝就不再吃桑叶,开始吐丝结茧。为了避免鲜茧出蛾无法缫丝带来的损失,养蚕的农户争分夺秒地摇起丝车,煮茧治丝,昼夜不停。有些人家还会雇人前来帮忙,被雇的女子一般称为“做丝娘”。新丝既成,便要去寻买家。民谚有“小满三朝卖新丝”之说。自小满之后,江南各地丝市日渐转旺,蚕农们负丝赶往市镇,售与“收丝客”。清代蔡云《吴歈》云:“蚕家多半太湖滨,浮店收丝只趁新。城里哪知蚕妇苦,载钱眼热卖丝人。”旧时,养蚕人家靠售茧卖丝所得颇丰,难免令人眼热,可谁又知道背后的辛苦!

  在传统江南丝织名镇,如江苏苏州的盛泽、震泽,浙江嘉兴的王江泾、濮院等地,盛行演“小满戏”,此俗在清末民初时达到鼎盛。到了小满日,各镇丝业公所出资邀请名班名角在当地先蚕祠中演出一日。所唱戏码多为吉祥戏,用以敬神娱人,祈佑新丝上市交易兴旺。彼时盛泽丝织繁荣,小满戏要连演三日。演戏期间,周边民众蜂拥而至,祭神观戏,十分热闹。正所谓“先蚕庙里剧登场,男释耕耘女罢桑。只为今朝逢小满,万人空巷斗新妆”(沈云《盛湖竹枝词·小满戏》)。

  小满时节,江南的菜花成熟结籽,农人们纷纷将菜籽送至油坊,压榨成清香四溢的菜籽油。明清以来,江浙地区榨油业十分兴盛,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个榨油坊。传统的手工榨油坊多建在溪流河岸边,坊中除了舂压出油的木制油车外,还有水车、炒锅、蒸灶、碾盘等辅助工具。在浙江开化、青田等地,至今依然可见完整的古法榨油工艺,其工艺流程与《天工开物》记载相差无几。

  二十四节气中,有几组“小”“大”相对的名称,如“小暑”与“大暑”、“小雪”与“大雪”、“小寒”与“大寒”,“小”“大”意味着程度的差别。但唯有“小满”独树一帜。对此清人金埴《不下带编》云:“扑满,器也。攲。器满则倾,是倾满也。满苟得,则苟满而已。所以节有小满,而无大满也。”满则招损,器满则倾,是以“满而不足”“满而不盈”的“小满”恰恰好。

  小满之时,自然界充满蓬勃生机,植物已显出繁茂、旺盛之态。正如宋代欧阳修诗云:“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时至今日,“三车”在日常生活中渐行渐远,但“小得盈满”的那种从容喜悦以及对丰收和美好生活的企盼,依然滋润着我们的心灵。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副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