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展一书”到“一物一展”

  今年贵州省博物馆策划的《清平乐——〈韩琦楷书信札〉及宋代文人风韵展》,是博物馆人追求的“一物一展”的尝试。

  《北宋韩琦楷书信札》卷是贵州省博物馆的馆藏重器,由韩琦的两帖法书《信宿帖》与《旬日帖》以及元、清两朝十三段跋文合裱而成。所谓“一物一展”,就是以一件重点文物为中心,以一组文物来烘托,深入挖掘中心文物的内涵及其背后的故事,使之主次分明,详略得当。该展览正是这一策展理念的具体实践。

  信札的书写者韩琦,宋代名臣,一生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韩琦一生人品高洁、功勋卓著。作为北宋政坛的关键人物,他与范仲淹、蔡襄、富弼、欧阳修、王安石、苏轼兄弟等都有交往,与欧阳修更是保持了长达20多年的书信往来、诗词唱和。他的传世孤本《信宿帖》便是写给欧阳修的一封书信,以感谢欧阳公为其相州的园林作《相州昼锦堂记》一文。韩琦所建的昼锦堂是名园,欧阳修的《相州昼锦堂记》是名篇,韩琦又请当世书法家蔡襄将其丹书于碑石之上,即《昼锦堂记碑》,其有“三绝碑”之誉。故而《信宿帖》是关系到一座名园、一通名碑、一篇名文、几位北宋名人友谊的珍贵文物。

  另一帖《旬日帖》漫漶不清,被推测为韩琦写给草书大家杜衍的书信。元时,此二帖流入契丹石抹家族手中,后将之赠予韩琦九世裔孙韩诚之,并为此设宴雅集,引得当世名人泰不华、班惟志等人在帖后题跋。明代此二札不见踪迹。清初文物北流,韩琦二帖现身北京古玩市场,为时之鉴定名家高士奇所得。之后,韩琦二帖连同后世跋语一同被清宫收藏,并著录于《石渠宝笈》中。

  《清平乐——〈韩琦楷书信札〉及宋代文人风韵展》,以韩琦的这一孤本法书为切入点,全面展示有宋一代文人士大夫的雅致生活。展览共展出贵州省博物馆所藏文物150余件套,包含宋代瓷器、石刻、铜镜,以及后世反映宋代文化的名人书画、碑刻拓片、古籍版本等几大类。展览分为品人、读帖、赏文三个部分。“品人”从立言、立功、立德三个角度来展示韩琦的诗文、功绩和德行。“读帖”为展览的中心部分,从二帖的内容、流藏、题跋、鉴赏人、鉴藏印信、书法艺术等多角度,全方位解读《北宋韩琦楷书信札》卷。“赏文”以欧阳修的《相州昼锦堂记》为中心,全面展示宋代文采风流的盛况及其文化对后世的影响。

  2017年起,贵州省博物馆开始推行策展人制度,并试行“一个展览一本书”计划(简称“一展一书”)。2020年起,提出“一书一展”计划,即先有一本书,再围绕该书同步推出相应的展览,强调研究先行。策展人刘恒的《黄花晚香:〈北宋韩琦楷书信札〉卷研究》一书对韩琦楷书信札进行了全方位、多层次的考察。展览用博物馆语言对书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全面展示。

  从“一展一书”到“一书一展”,是博物馆策展理念的深刻变化。它让博物馆摆脱了依靠堆砌文物来支撑展览的惯性,让文物通过扎实的研究真正“活”起来。

  (作者为贵州省博物馆馆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