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绘本:加快走向世界的步伐

  在日前闭幕的第五十五届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中国作为主宾国,拥有900平方米的展览面积,其中600平方米展示了近4000种、6000册的中国原创儿童图书,另外300平方米用作布置中国主宾国原创插画展,集中展示了30位中国当代插画家的150幅作品。将展览面积的1/3用于插画,充分显示出中国少儿出版行业对这种艺术形式的重视程度,而插画展现场络绎不绝的人流,2万人次的参观量,都显示出国际少儿出版界对中国插画发展与现状的关切。

  对出版行业来说,插画就是出版物中的插图,如果一本书以插画为主、文字为辅,这种书被称为绘本,顾名思义就是画出来的书。

  “好的绘本应基于儿童的需要,兼具文学性和艺术性。”英国剑桥艺术学院教授马丁·索斯伯里指出绘本创作的关键所在。在很多创作者看来,绘本非常强调情绪和主题的连续性,在很短的篇幅中,形成连续的视觉影像。绘本的作者和画者,相当于电影导演,把故事编排得既好看又清晰。一本优秀的绘本,可以让不认字的孩子,“读”出其中蕴涵的深意。在各色画笔之下,蝴蝶、花朵、叶子、大树、土地等跃然纸上,孩子进行着对色彩、实物的认知学习,而在家长的辅助讲解下,分析它们的相互关系,帮助孩子认知世界,提高逻辑思维能力。

  还有专家认为,在家庭、学校、社会教育之间,绘本阅读能起到某种桥梁作用。孩子在学校里阅读的绘本,父母在家里也可以再次开展亲子阅读,如此一来,孩子与家长就拥有了共通的体验和语言,加深相互了解。更让孩子不论在幼儿园里还是在家里,都拥有一个语言互通的环境。而在许多老师看来,家庭与幼儿园能够拥有共通的文化、语言、影像,对孩子来说是十分有益的。

  “绘本在儿童早期教育中的作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但还需加快发展的步伐。”书展上,很多来自国内的出版社负责人都持类似观点,他们认为:一方面,在我国的图书市场,图画书、漫画书已经在整个少儿图书市场占到品种总量的23%,但原创绘本并不丰富,相当一部分是从国外引进的;另一方面,国内语文课程改革和高考改革,都对基础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即全面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这就需要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知识生产、传播、接受的方式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帮助学生提升情感的丰富度,同时掌握在复杂信息当中快速提取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而绘本这种兼具文学性和艺术性的创作形式就可以为孩子这方面能力的提升打下良好基础。

  当然,好的绘本作品一定离不开好的内容、好的故事。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与插画师已有过多次合作,对作者与插画师在创作绘本时的配合有着独特体会。她认为,作家不仅仅要负责任地讲一个故事,更要讲一个精彩的、值得反复阅读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要方便插画师来进行视觉化呈现。同时,插画师也不仅仅要把作家的故事简单画出来,而是应该把自己的思考、对世界的理解融入其中,感性地、丰富细腻地呈现出来。

  对于所有的绘本创作者来说,需要观照的,不仅有儿童的教育和心灵成长的需求,也要观照成年读者的精神世界。曾有调查显示,在阅读绘本作品的读者中,不乏成年人。这就说明,绘本这种艺术形式完全可以跨越年龄界限,不仅带给孩子难以言传的乐趣和快乐,同时把这种快乐传递给大人,并引发思考、产生共鸣,正如意大利幼儿教育家蒙台梭利所说:“有时候,孩子是大人的老师。童真,会深藏在每一个成年人的内心深处”。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中国文学艺术的创作者们都有着丰沛的情感和饱满的激情。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多优秀的中国绘本作品诞生,观照人类共同的情感,反映真善美,引发世界各国读者的共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贡献绘本艺术领域的中国智慧与中国力量。”书展上,许多绘本爱好者和创作者表达了这样的心声。(本报记者史一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