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绝活:经纬之间,织出华美黎锦

  【绝活看点】

  纺布、染色、编织、绣花……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刘香兰,海南五指山市番茅村人,40多年来专注于黎锦技艺的传承和推广,不断打破传统、开拓创新,让传统技艺黎锦编织焕发新的生机。

  

  席地而坐,腰带缠于腰间;伸直双腿,紧踩经线木棍……固定好织机两端经轴后,刘香兰用分经棍将经纱分成上下两层,双手引纬,同时右手持织锦木刀,拉拽间将纬线打紧,一寸一寸织出密实的布匹。综杆提花、断纬织彩,复杂的技巧编织出精美的花纹图案。

  刘香兰使用的编织工具是踞腰织机,所运用的编织技艺是黎族传统织锦技艺。

  “我13岁开始学织锦,当时跟着妈妈一起学。”随着提综杆的起落,刘香兰讲述了她第一次学习织锦时的经历。转眼40年过去,如今她编织的黎锦畅销海内外。

  “九仙织女下凡间,开创黎锦三千年……”中华民族的手艺活,既传统又时尚。刘香兰介绍,每织绣一幅黎锦作品,需要经过纺布、染色、编织、绣花4个步骤,至少花费三四个月的时间,若是复杂的反面织、双面织,则需要更久。经纬之间,黎锦是用时间打磨的艺术。

  “纺布,一般是采集雨季的海岛棉和野麻,用纺轮慢慢搓。”刘香兰说,这一步最考验耐心,往往也耗时最久。粗糙的纤维先是被渍为麻匹,麻匹再被搓成麻纱,麻纱最终会被织成精细、轻软的布料。

  她掰开一根黄姜浸在水中,用擦刀轻轻一擦,水里顿时晕开一圈金黄。把布料泡在这金黄的水里,不一会布料就染上了颜色。“黄姜茎能染上黄色,蓝靛叶是黄黑色,野板栗树皮、苏木、枫树皮也都是常用的染色原料。”

  在刘香兰的黎锦作品里,底色为黑色、蓝黑色的较多,偶有红色。白、黄、绿、紫等更多是作为综合搭配出现。“传统的黎锦蓝黑色居多,劳动时耐脏,洗起来方便。”刘香兰说,“现在日子好了,颜色搭配也比以前更丰富了。”

  在黎族织锦的四个步骤里,“织”可能不是最难、最花时间的,却是最富变化和动感的。小小一部踞腰织机上,有17种工具搭配;正面织、反面织和双面织,织法各不相同;经纬线排列交错,组合出多种可能。黎锦采用踞腰织机织造,编织者席地而坐,把身体当作机架,投梭打纬间,提花的繁复绚丽程度甚至超过专业机器。

  刘香兰站起身,开始介绍悬挂在室内的黎锦作品。“这三幅作品的图案融入了黎族特色元素,那一幅绣的是鸳鸯……”她说,黎锦的刺绣图案至少有100多种,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如此引人入胜的黎锦,一度面临后继无人的境况。过去黎锦是门难学的手艺,只能靠师傅手把手带着徒弟练习。在刘香兰看来,黎锦的传承需要顺应时代变化。于是,2005年,她成立了一家织锦公司,把全村妇女集合起来织锦。两年后,她又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创办了五指山黎族织锦传习所,免费开办织锦技艺培训班。

  过去,只有女人可以学习黎锦编织,刘香兰却将自己的织锦技艺传给了儿子,儿子又传给了孙子。小孙子王程业3岁就开始学习织锦,如今刚刚7岁,已经学会了4种黎族织锦图案。

  刘香兰还将传统黎锦与现代工艺相结合,开发文创产品。当一幅幅精美的图案出现在提包、衬衫、领带,甚至是驱蚊贴、名片盒上时,黎锦的魅力也逐渐声名远扬。

  2009年6月,刘香兰被评为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同年,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0多年后的今天,黎锦编织技艺成为列入“急需保护名录”的67个项目中少数显著改善濒危状况的项目之一,仅五指山市就有2100多名黎族妇女在从事黎锦编织。

  “世界上没有两幅同样的黎锦,黎锦应该不断地创新、发展。”刘香兰说,“黎锦的色彩,是在强烈的视觉冲击中展现生命力。传承老技艺,绝不能拘泥守旧,要不断求新求变,让黎锦展现更强的生命力。”(本报记者孙海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