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对立奏议选评(十一)

诘贾捐之罢珠崖 王商

  元帝初元元年,珠厓又反,发兵击之。诸县更叛,连年不定。上与有司议大发军,捐之建议,以为不当击。上使侍中、驸马都尉、乐昌侯王商诘问捐之曰:“珠厓内属为郡久矣,(1)今背畔逆节,(2)而云不当击,长蛮夷之乱,亏先帝功德,(3)经义何以处之?(4)”捐之对曰:对奏。(5)上以问丞相御史。御史大夫陈万年以为当击(6);丞相于定国(7)以为:“前日兴兵击之连年,护军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8)还者二人,卒士及转输死者万人以上,(9)费用三万万余,尚未能尽降。今关东困乏,民难摇动,捐之议是。”上乃从之。遂下诏曰:“珠厓虏杀吏民,背畔为逆,今廷议者或言可击,或言可守,或欲弃之,其指各殊。(10)朕日夜惟思议者之言,羞威不行,则欲诛之(11);孤疑辟难,则守屯田;(12)通于时变,则忧万民。夫万民之饥饿,与远蛮之不讨,危孰大焉?且宗庙之祭,凶年不备,况乎辟不嫌之辱哉!(13)今关东大困,仓库空虚,无以相赡,(14)又以动兵,非特劳民,凶年随之。其罢珠厓郡。民有慕义欲内属,便处之;(15)不欲,勿强。”珠厓由是罢。

  【作者介绍】

  王商(?—前25),涿郡蠡吾人,字子威。汉宣帝母亲王翁须之兄王武的儿子,嗣位乐昌侯。汉元帝时,王商在少年时便以任子出仕,任太子中庶子,作为皇太子刘奭的表叔而负责处理东宫事宜,王商在这段期间由于为人正派忠厚且颇有威严而被人称颂。后来其父王武去世,王商继承了乐昌侯的爵位。在父丧期间,王商的表现极为哀恸,父丧后分家产时,又对异母的兄弟们非常的慷慨,这都为王商赢得了很好的名声,在大臣们的推荐下,王商被擢为皇帝近侍,历任诸曹、侍中、中郎将等职。

  汉元帝刘奭即位后,王商于永光三年(前41年)升为右将军、光禄大夫。汉元帝晚年,十分宠爱次子山阳王(汉成帝即位后迁定陶王)刘康,皇太子刘骜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王商作为外戚和朝中重臣,竭力庇护太子的地位,对太子日后能够顺利即位为汉成帝功不可没。汉成帝即位后,对王商极为敬重,于建始三年(前30)任命他为左将军。此时朝中大权已落入成帝舅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一族手中,王凤专权横行,王商平日议论中多次对其表示不满,王凤听说后心生怨恨,两人渐生龃龉。建始四年(前29)三月八日,王商接替匡衡出任丞相,加益封户一千,天子十分敬重他,王商此时威望达到从政生涯顶峰。

  前25年四月,日食。太中大夫张匡为人阴险,为了向王凤表忠,就在此时上书请求向近臣陈述日食发生的原因。成帝派左将军史丹接见张匡,张匡趁机数落王商的种种“罪行”,要求法办王商。史丹将张匡之言转述成帝,成帝不肯听信,命此案到此为止。王凤继续在成帝面前坚持要惩办王商,成帝迫于压力,于四月二十日下诏切责王商,免除王商丞相之职。王商败在王凤手下,愤恨难抑,罢官三天后就大口吐血而亡,谥号戾。

  【注释】

  (1)王商诘问捐之曰:“珠厓内属为郡久矣:诘:反问;珠厓内属为郡久矣:自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派伏波将军路博德平定了南越,在海南岛设置了儋耳、珠崖两郡,至元帝初元三年(前46年),已经64年。

  (2)背畔逆节:反叛违背节制。

  (3)长蛮夷之乱,亏先帝功德:长:助长;亏先帝功德:指汉武帝平定南越,设置儋耳、珠崖两郡事。

  (4)捐之对曰:贾捐之回答的对奏。经义何以处之:这样的处理办法符合哪条经义:“经义”指《六经》等儒家典籍。

  (5)陈万年:(?—前44),字幼公,汉代相(今安徽濉溪县西北)人,官至右扶风,迁太仆。汉宣帝时任御史大夫。陈万年虽为朝中的重臣,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生性热心仕宦。为了自己的仕途未来,不惜绞尽脑汁,寻求各种法子和门路。由于善于走门路,一生也比较顺心。但却是一个善于奉承巴结、投机钻营。有个故事叫“陈万年教子”成了后世做人成事的反面教材。说的是有次陈万年病了,把儿子陈咸叫到床前,告诫他。讲到半夜,陈咸打瞌睡,头碰到了屏风。陈万年很生气,想要拿棍子打他,训斥说:“我口口声声教你,你却打瞌睡,(你)不听我的话,这是为什么?”陈咸赶忙跪下叩头道歉说:“您说的话的意思我都知道,就是教我奉承拍马屁。”陈万年于是就不敢再教子。

  (7)于定国:字曼倩,东海郡郯县人。为人办事耿直公正。从小就跟随因平反东海孝妇冤狱为著称的父亲于公学习法律,任过狱史、郡决曹等官职,后补廷尉史,并被推选与御史中丞从事办理谋反者的狱案,因才智出众办案有方升为侍御史,又升任御史。正值汉昭帝刘弗陵去世后,昌邑王刘贺被征召继位,行为淫乱,于定国上书规谏。后来刘贺被废,汉宣帝刘询即位,于定国上书分条奏请皇上,凡是当时曾规谏过刘贺的大臣都破格升官。于定国因此而升任光禄大夫,平尚书事。几年后,又改任水衡都尉,被破格提升为廷尉。甘露年间,于定国取代黄霸任丞相,被封为西平侯。七十多岁时逝世,谥号安侯。

  (8)护军都尉、校尉及丞凡十一人:指讨伐珠崖叛乱的军中高级军官。护军都尉:护军是中国古代的高级军事长官的官名,其中中护军、中领军、中都护等职位掌管禁军、主持选拔武官、监督管制诸武将。秦置护军都尉,汉因之,陈平曾任此职,尽护诸将。汉武帝时属大司马;校尉:重要的武官官职。官名。校,军事编制单位。尉,军官。校尉为部队长之意。战国末当已有此官。秦朝为中级军官。汉朝时达到鼎盛时期,其地位仅次于各将军;丞:这里指部队将帅的辅助人员。

  (9)转输:随军担任运输任务的役夫。

  (10)今关东困乏,民难摇动,捐之议是:关东:见前注;民难摇动:很难再从民间征调兵士和役夫:捐之议是:贾捐之奏对的《罢珠崖对》建议是正确的。是:对。

  (11)廷议:“廷议”即廷臣会议。一些“事关大利害”的政事,如位号、祭祀、官制、征伐、财政举措等须召集廷臣集议。廷议的具体方式多为按部门以商讨问题的形式进行。廷议的结果须上奏皇帝,廷议意见不一致时,应摘要奏闻皇帝作裁决。其指各殊:各人说的都不一样。羞威不行,则欲诛之:威胁惩罚不管用,就想消灭他。

  (12)孤疑辟难,则守屯田:犹豫不决回避困难的人,就认为应该防守屯田。屯田:即组织劳动者在官地上进行开垦耕作的农业生产组织形式。有军屯与民屯之分,以军屯为主。汉武帝刘彻元狩四年(前119)击败匈奴后,在国土西陲进行大规模屯田,以给养边防军,这就是边防屯田。汉元帝在此指的也是边防军屯。

  (13)辟不嫌之辱:(远蛮之不讨只是)不能回避嫌疑的小耻辱。辟:同“避”。

  (14)赡:救助。

  (15)民有慕义欲内属,便处之:珠崖的民众中如有羡慕中原礼乐教化愿意归附的,听从他们自由选择。

  【翻译】

  元帝初元元年,珠厓又反叛,朝廷发兵平叛。下属诸县又再次叛乱,连年不能安定。皇上与有关部门讨论有司议大发军,捐之建议,以为不当击。

  皇上派侍中驸马都尉乐昌侯王商责问贾捐之说:“珠崖归属大汉,成为大汉的一个郡,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背叛,你却说不应当攻打,助长蛮夷的叛乱,减损先帝的功德,在《六经》中符合哪条经义?”

  贾捐之回答责问的奏折呈上后,皇上就此事询问丞相、御史。御史大夫陈万年认为应当攻打。丞相于定国则认为:“不久前连年调兵进攻那里,护军都尉、校尉以及丞共十一人,只有二人生还,士兵和转运粮草而死的人在万人以上,费用三亿多,还不能全部降服。现在关东贫困疲乏,很难再从民间征调兵士和役夫,贾捐之的《罢珠崖对》建议是正确的”。

  皇上就听从了贾捐之的意见,于是下诏说:“珠杀害官吏百姓,背叛造反,现在参加朝廷讨论的人有的说可以进攻,有的说可以防守,有的想舍弃那里,意见各不相同。朕日夜考虑各位的发言,认为威势不能控制那里的人,就主张征讨诛杀他们;犹豫不决回避困难的人,就认为应该防守屯田;了解时代形势发展变化的人,则忧虑万民。万民的饥饿与不讨伐远方蛮夷相比较,哪一个危害更大呢?再说祖先宗庙的祭祀之礼,逢灾荒之年还不能齐全。与这些相比,远蛮之不讨只是不能回避嫌疑的小耻辱?现在关东地区很贫困,国家仓库空虚,没有粮食供给百姓,又加上动用军队,不只是让百姓劳苦,灾年还会连着到来,废除珠郡,有思慕中原礼义、想归属大汉的百姓,所到之处,就地安置,不想归属的不要强迫。”

  珠郡因此废除。

  【评说】

  这是针对贾捐之的《弃珠崖对》召开的一场廷辩。

  御史大夫陈万年认为应当继续进行讨伐。对陈万年的建议,汉元帝并不放在心上。因为陈万年虽然勤勉,但疏于谋略。在朝中为臣多年,常常出现疏误,不能准确判断分析各种形势,提供给皇上的建议往往过于肤浅或出现差错,因而常不被采纳。有次匈奴呼韩邪单于归服汉朝后,上书说愿意保卫汉朝上谷以西的边塞,请求撤走汉朝守边的军队,让人民得到休养。元帝让有关部门讨论这事,参与讨论的人都认为撤走军队可行,陈万年也在其中。但郎中侯应熟悉边塞情况,认为不能采纳呼韩邪单于的建议。元帝询问情况,侯应提出了十条不能答应的意见,于是元帝决定采纳侯应的建议,下诏不要再议论撤走边塞军队的事。但侍中乐昌侯王商也支持继续讨伐。王商为人正派忠厚且颇有威严,又是国戚,因此元帝就不能不考虑。其实王商认为要继续珠崖平叛的理由就两条:一是长蛮夷之乱,亏先帝功德;二是不符合儒家经义。这显然是不顾现实的迂腐之论。因为所谓先帝功德,即是汉武帝讨伐南粤后设立珠崖、耳两郡。如何解决问题,自然要从现实政治和经济出发,而不能盲目依从前人,这也就是王安石变法时说的“三不足”中的“祖宗不足法”;同样的,处理问题也不能从本本出发。儒家经义是说过“夷狄,豺狼也。夷狄不可亲,豺狼不可近”。但这种说法只是民族偏见,不能作为处理现实问题的依据。好在丞相于定国支持贾捐之的意见。丞相认为:“不久前连年调兵进攻那里,护军都尉、校尉以及丞共十一人,只有二人生还,士兵和转运粮草而死的人在万人以上,费用三亿多,还不能全部降服。现在关东贫困疲乏,百姓很难征调,贾捐之的看法正确。”皇上这才听从了贾捐之的意见,下诏废除珠崖郡。

  贾捐之与王商之争,类似于唐代狄仁杰与崔融对安西四镇的罢留之争。其核心问题都是:亦纳入中国版图的边远地区,是否因为戍守之难。输送之艰、宾馆匮乏或地方的难以治理等原因而主动放弃这块土地?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是无需争论的。但在中古以前。人们的国土意识远没有宋以后强烈、年年征战,白骨累累,连中原地区都是“千村万落生荆棘”,何况边远蛮荒之地,戍守的兵员,转输的物资。乃至统治者的精力往往都是鞭长莫及。所以,古代一些关心民瘼的政治家要求放弃这些土地以减轻民劳和民赋。我们不能用今天的眼光来苛求古人。这大概也是汉元帝听从了贾捐之的意见,下诏废除珠崖郡的原因所在。

  贾捐之《弃珠崖议》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主动放弃领域地统治权的先例,对海南乃至中国历史上都影响深远,对此的褒贬也是众说纷纭。对海南来说,罢郡虽避免了汉王朝与当地黎族先民的冲突,但却影响了海南长期的开发和历史进程。同时,此后历代王朝面临类似困境时,弃珠崖之事都会被一再提及。直到近现代,孙中山还把《弃珠崖议》列为我国历史上反对帝国主义的最著名的文字。这个事件至少说明:一个政权要维持对一个地方的统治必须保证两个基本条件:一是保持畅通的交通线,二是当地能够供养本地人口和派驻的行政与军事人员。这对后代加强对边远地区的控制,也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除去政治因素,从经济上考虑,西汉在海南尝试建立郡县制失败也与当时本岛较为落后的生产力不无关系。汉朝海南建置高开低走,从两郡十六县的规模缩减为一郡,再到一县,其实际掌控力大大减弱是不争的事实。但岛上与大陆民间的往来并没有停止,大陆人民还在不断迁往岛上,人口逐渐增加,耕地逐渐扩大,汉族与当地少数民族的交往也日益加深,这都为日后海南重开郡县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至于汉元帝罢珠崖郡后海南岛的建置归属问题,此后数百年间正史鲜有涉及,因此也成了一大悬案。如有学者就认为,此后海南岛的行政长期处于真空状态,未设行政机构。海南师范大学李勃教授则认为,珠崖郡被撤销之后,在西汉时期归合浦郡管辖,岛上设“朱卢县”,“朱卢执圭”银印在海南乐东被发现可为例证;而东汉时期,伏波将军马援曾到海南岛重建地方政权,建武十九年(43年),“朱卢县”被改称“朱崖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