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醇厚温情的春天仪式

  从节气到节日

  每年公历4月5日前后,当太阳到达黄经15度,就会迎来清明节气。清明是一个节气名,也是一个节日名。清明节是以节气时间为基础形成的民俗大节。

  作为节日,清明形成于唐代,作为节气,清明早在先秦时期已经出现。《管子》云“十二清明,发禁”,已明确提及清明。汉代《淮南子·天文训》载,春分加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音比仲吕”。根据古人的解释,之所以将春分后的这一节气称为清明,是由于“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清明三候为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这一时节,天清气和,大地回暖,降水增多,梧桐花开始绽放,鹌鹑纷纷飞向新绿的树枝,彩虹也开始出现,到处是生机盎然的动人景象。

  清明在唐代实现从节气向节日的演变,与当时的民俗大节——寒食节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寒食节,曾是中国古代一个重要的节日,因节日期间禁止用火、吃冷食而得名。关于寒食节的起源,说法不一。但学者们多同意寒食节出现于汉代,在唐代达致鼎盛。

  魏晋以前,寒食节在隆冬时节,习俗活动单一,节日格调悲凉。由于不能热食,不能用火,导致出现“老小不堪,岁多死者”的现象,多次引起官方干预。但寒食节禁而不止,到南北朝时期已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寒食节的节期挪到春天,具体是冬至后105日;另一方面,有了饧大麦粥等节令食品,发展出挑菜、斗鸡、镂鸡子、斗鸡子等多种习俗活动。到了唐代,寒食节成为最受欢迎的节日之一,唐代文人王冷然《寒食篇》云:“天运四时成一年,八节相迎尽可怜。秋贵重阳冬贵腊,不如寒食在春前。”

  由于寒食节从冬至日后第105天算起,按当时的历法,恰在清明节气前一到两天,而寒食节一般长达3天以上,清明节气日实际上处于寒食节期间,所以寒食节的相关活动会在清明举行。唐代寒食节的习俗十分丰富,包括扫墓、改火、踏青、斗鸡、走马、蹴鞠、荡秋千、镂鸡子等,这些习俗活动都延续至清明节气,从而使清明节气改变了性质,具有了节日的身份。久而久之,寒食与清明逐渐合二为一,清明节不仅吸收了寒食节的习俗,也继承了寒食节的格调。

  丰富的清明习俗

  “生身不忘宗,千里赶上坟”。祭扫,是清明最重要的习俗。祭扫的对象,首先是具有血缘关系的祖先。有些人会在家里或祠堂祭祖,但主要还是去墓地,所以祭扫又叫上墓、墓祭、上坟、拜墓。除了祭祖,清明节还会祭拜对国家和社会作出贡献的先人。比如每到清明节,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陕西桥山县黄帝陵祭祀轩辕黄帝,在湖南炎陵县炎陵祭祀炎帝,四川都江堰会举行放水节,祭拜修建都江堰的李冰父子。人们还会到烈士陵园祭奠革命烈士。现代社会,很多人离开家乡求学、工作,清明之际不能返乡祭扫,于是涌现出代祭、网祭等新的祭扫方式。

  “清明吃了青,走路一身轻”。清明节有着独特的饮食习俗。大体而言,南方以稻作文化为主,清明节食品多以稻米或米粉为原料,制成青团、麻糍、清明粑、清明馃、五色糯米饭、软曲粑、清明粽、麦芽塌饼、茧圆子等;北方以种植小麦为主,兼种五谷杂粮,清明节食品多以麦面、玉米面、杂粮面粉为原料,制成子孙饽饽、馓子、炒面、子推燕、蛇盘兔、红豆馍、燕燕、石头饼、娃女子、野狐子等。这些食品不仅作为祭祖祀神的供品,也作为礼物送给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寄托着人们的美好愿望。鲁西南一带在清明节常吃一种叫“多打”的食品,吃之前要先围着打麦场转几圈,边转边说:“多打多打,多打粮食多吃啥。多打多打神,多打粮食多添人。”吃“多打”具有祈求庄稼丰收、人丁兴旺的寓意。

  “老少踏青,耳聪目明”。清明节是春天的节日,人们脱下厚重的冬装,走到绿草茵茵、鲜花绽放的田野或园林之中,尽情享受大好春光。此外,还会举行斗鸡、踢球、拔河、踢毽子、荡秋千、放风筝等多种多样的娱乐活动,既亲近了自然,又锻炼了身体。

  插柳也是清明的一项重要习俗,清明节又被称为柳节、插柳节。人们折取柳枝插在门上、檐下、床头、窗户、灶台等处,或者戴在头上、挂在项间,或者做成柳哨和绣球。柳树发芽早,是春天到来的象征,用嫩绿的柳条装饰家门、装点自己,增添了生机勃勃的春意。柳树插土就活,生命力极强,在古人心中具有“含精灵而寄生兮,保休体之丰衍”的神奇力量。俗语云:“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皓首。”人们在清明戴柳,表达了永葆青春的愿望。

  “清明一到,农夫起跳”。清明时节气温升高,雨量增多,正是养蚕采桑、播种耕耘、植树造林的大好时节,由此形成诸多农事生产习俗。南方养蚕之乡在清明期间祭蚕神、禳白虎、挑青、请蚕猫,祈求蚕茧丰收。华北地区则会“饭牛”,在春耕开始之际,给牛喂一顿好吃的,犒赏它的辛劳,所谓“打一千,骂一万,清明节下吃干饭”。

  厚重的文化内涵

  清明多样的习俗蕴藏着丰厚的文化内涵。首先是感恩情怀。“知恩图报,善莫大焉”。只有形成得到与付出、受恩与回报的良性循环,一个人才能和其他人建立起良好的互助合作关系,社会才能有秩序、有温度地持续运行,人类和大自然才能和谐相处、共生共荣。清明祭扫,是纪念逝者的庄重仪式,表达了对父母祖先、人文始祖、革命先烈的怀念和感恩之情。华夏儿女共同感恩,培育出浓厚的家国情怀,形成强大的民族凝聚力。

  第二是应时精神。这一方面表现在尊重自然规律,不误农时。清明期间,全国各地都因时制宜,从事采茶养蚕、植树造林、点瓜种豆等农业生产及相关活动,用勤劳的双手种下未来丰收的希望。另一方面,清明开展的踏青、放风筝、荡秋千、拔河、插柳等活动,都与春季的气候、自然环境相合,有助于生气抒发,具有强身健体的积极作用。

  第三是生命意识。清明时节,人们踏青赏春,享用各种美味食品,举行各种娱乐活动,积极享受生活之乐,尽情感受生命之美,表现出珍爱生命的一面。清明祭扫,则是慎终追远、尊重逝者的表现。不仅如此,清明还承载着中国人关于生命价值的深刻思考。中国人积极寻找超越有限生命、实现人生价值的路径。路径之一是血脉的传承,这使得中国人格外注重家族人丁兴旺,强调子孙对祭祖扫墓仪式的参与,通过这种仪式增强家族团结。路径之二,便是从事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事业。这使得中国人具有较强的生命担当意识和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清明节对先贤先烈的怀念,既是感恩,也是对这种生命担当意识的肯定与赞扬。

  清明,既是节气又是节日,欢乐与哀思共存,悼亡与新生交织。它是春天的仪式,醇厚而充满温情,千百年来一直在中国社会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以特有的方式体现着中国人处理人与自然、人与国家、人与家庭、人与自我、生者与逝者等关系的原则和智慧,对于今天构建人类文明新形态亦具有积极意义。

  (作者为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基地研究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