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为人们讲述更多历史故事

  “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揭晓。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等6个项目入选。本版特刊发与遗址有关的故事,与读者分享。

  ——编  者  

  中国考古走过百年,2021年成为考古人心目中的一个“考古大年”。各地经过审批的考古发掘有1700多项,许多做了多年的项目也有重要突破,这些新发现有的延伸了历史轴线,有的增强了历史信度,有的丰富了历史内涵,有的活化了历史场景。

  日前,“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揭晓,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6个项目入选,另有浙江施岙古稻田、甘肃张家川县圪垯川新石器时代遗址、湖南澧县鸡叫城、陕西西安江村大墓、江苏南京西营村南朝佛寺遗址和新疆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遗址6个项目入围。

  13万年前的先民如何征服青藏高原?长江中游持续3000多年的玉石器“中心工厂”是什么样?古蜀文明还有哪些我们不知道的辉煌?东周时期的“吴头楚尾”曾经上演怎样的纵横捭阖历史?秦统一过程中留下了哪些基层治理经验?唐代吐谷浑人怎样模仿汉字创造自己的文字?听,这些遗址正在讲述……

  精美的石头会“说话”

  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中,有多项成果填补了过去的研究空白或刷新了既有认知。最典型的就是皮洛遗址。作为所有项目中唯一的旧石器时代遗址,皮洛遗址的发现意义重大。

  高寒缺氧的气候条件对古人类生存构成严峻挑战,对青藏高原的征服及适应过程,一直是国际学术的热点课题。但相关研究困难重重。高原多风,加上冰川侵蚀,导致地表剥蚀严重,土很难堆积起来。“过去发现的遗址,一般只有一两个文化层,能获得的信息有限。”皮洛遗址发掘执行领队郑喆轩说。而皮洛遗址有保存完好的7个文化层,可分为3期,构成了一个罕见的旧石器时代文化“三叠层”。从简单的砍砸器,到精致的手斧、薄刃斧,再到加工程序更为复杂的石英小石核,清晰呈现出石器技术的演变序列。其中,手斧和薄刃斧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同时也是东亚地区制作最精美、组合最完备、技术最成熟的阿舍利组合的遗存。阿舍利技术是旧石器时代石器技术的一个代表阶段。

  学界曾经认为,距今几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先民才能在青藏高原生活。皮洛遗址经初步测定,上部地层的形成时间不晚于13万年前。在7个文化层中,黄色土壤层代表冷期,红色土壤层代表暖期,环境恶劣的冷期同样有人类活动面存在。这表明十几万年甚至20万年前的古人类,已经频繁登上高原。“其生存和适应的能力,刷新了我们的认知。”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说。

  石头,对于新石器时代的黄山遗址,同样是关键词。以独山玉石资源为依托,黄山遗址成为中原和长江中游玉石器“中心工厂”,持续了3000年。从房址遗存可以看出,“工厂”还经历过“进阶”——从仰韶文化晚期的“居家式”作坊群向屈家岭时期“团体式”集中生产模式转变。仰韶文化时期的“前坊后居式”建筑群保存非常完好,墙体存留高,内部设施齐全,生动再现了古人生产生活的场景。在黄山遗址,还首次发现了中原地区史前码头性质的遗迹。

  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从未停止

  国字山墓葬是继海昏侯墓之后,江西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其中的一号大墓,是迄今江西地区考古发掘规模最大的东周墓葬。该墓葬使用双墓道的多室结构,葬具规格高,随葬品种类齐全,表明墓主有着很高的身份地位。墓内出土两件铭鸟虫书的铜戈,从铭文看应属于越王翳和翳的太子,据此推测,墓主人可能与越国王室密切相关。

  “吴头楚尾”的江西地区,是多种文化交融共存之地。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施劲松等专家指出,国字山墓葬的椁板覆盖木皮、使用船形棺是典型的越文化象征,而墓葬群周围设有围沟则与中原地区的高等级墓葬近似。大量的随葬品中,青铜人形镦以往多见于长江下游的绍兴、德清、镇江,提梁盉和曲柄盉以往多见于江淮地区,而漆木器又具有显著的楚文化特点,漆器上的一些纹样则属于本地传统。实际上,东周时期各地文化都体现出兼容并蓄的特点。

  郑家湖墓地最重要的发现当属目前所见年代最早、文字最长的木觚。觚文记载着一篇全新的、未见于史书的策问类文献,丰富了战国后期政治史资料,是研究当时社会思想的珍贵文本。

  郑家湖墓地出土器物则体现出秦楚文化的融合。14座罕见的饱水墓葬,保存极好,楚式器与秦式器共存其中。精美的漆乐器纹样独特,年代集中,为研究当时的生产流通提供了关键资料。一批葬具上的木板画,填补了战国秦汉绘画材质与类型的空白,是中国艺术史上的重要发现。

  甘肃武威的吐谷浑王族墓葬群体现出以唐代葬制为主的混合制度。墓中出土了许多珍贵文物,如目前国内最早的木质胡床、六曲屏风实物,国内唯一的唐代毛笔,国内保存最完好的唐代成套武器装备,其中的铁甲胄也是目前唯一。

  2019至2021年发现的3座墓葬,与以往发现的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非常一致,墓主应是663年以后陆续迁入武威地区。至此,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的布局初步廓清。

  国字山墓葬为“吴头楚尾”区域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进程的探索提供了直接证据。郑家湖墓地与楚王城城址及其周围的睡虎地、龙岗等墓地,年代均集中在白起拔郢至西汉初,这些墓主是秦汉帝国大一统进程的亲历者、见证者,生动展示了秦楚文化逐渐融合、统一于汉文化并汇入中华文明的历史过程。吐谷浑王族墓葬群则揭示了吐谷浑归唐后近百年间逐渐融入中华文明体系的史实。

  多学科研究全程介入

  在这些考古遗址的发掘中,多学科研究全程介入。科技考古对一些重要结论的得出起到了关键作用。

  黄山遗址的砂石浆成分分析显示,它们大部分为独山玉石和砂岩磨石粉的混合物。黄山遗址考古领队马俊才认为,这些分析为遗址玉石作坊性质的确定提供了关键性证据。植物考古研究发现大量的粟和一些稻、黍种子,但整个遗址中杂草种子较少,表明该遗址可能不进行农业生产,食物资源由外部供给或通过贸易而来。这同样为遗址是“工业园区”的假设提供了侧面证明。

  “网红”遗址三星堆,堪称“课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单位合作”考古新理念的典范。直播中穿着防护服的考古队员、恒温恒湿的透明方舱,改变了人们对考古的传统印象。除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主导统筹,另有39家单位参与了三星堆项目考古。

  地质、降水、食物种类……精准的同位素对比可以透露一群人生存环境的秘密。在郑家湖墓地,考古学家通过多种同位素分析,重建了墓主人的迁徙行为和生活史,证实多数墓主确实来自关中及其周邻地区。秦人占领云梦后,与当地楚人如何相处?如何进行基层社会治理?考古学家白云翔建议,将来可将郑家湖墓地与周围其他遗址结合起来进行研究,深入探讨秦汉大一统时期南北人群的密切互动和人群融合情况。

  团队作战、多学科研究,基本上已成为重要遗址发掘的“标配”。“边发掘、边保护、边研究”成为新常态。即使像郑家湖墓地这样的基建考古项目,时间紧、任务重,来不及预设课题,也仍然做到了前沿科技手段下的高质量发掘和保护。

  除了6个入选项目之外,6个入围项目也都令人关注。施岙古稻田是目前世界上所发现的面积最大、年代最早、证据最充分的稻田遗址,距今6500年,面积达90万平方米,呈“井”字形,由阡陌和水利系统组成。圪垯川遗址是陇西黄土高原继大地湾遗址之后又一重要考古发现,也是黄河流域目前发现的保存完整、内涵丰富的仰韶文化早期聚落。

  关于这些遗址的研究仍在进行,部分遗址还将开启下一阶段的发掘,许多谜题尚未揭晓答案。期待它们讲述的故事早日续出新篇。(本报记者杨雪梅、周飞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