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境观象:风苏万物染春光

  美的萌动,像春绿时生发出灵感的萌芽,点染着春天。

  早在三千多年前,先民就注重通过收集民间的诗歌以了解民风。在《诗经》中,《国风》汇集了周初至春秋间各诸侯国的民间诗歌,其内容表达了劳动人民真实的生活和他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景。

  除了诗歌,各种民间美术的形式有如山花般烂漫。它们带着泥土的芬芳和百姓最为质朴的情感,深深地根植于具有几千年农耕文明的土壤之上。正在展出的“国风有形——中国美术馆虎年迎春民间美术精品展”上,人们用年画迎接春天的到来,以剪纸烘托节日的气氛,通过彩塑再造愉悦的世相,扎裱风筝感受春风浩荡,又在皮影中品读着人生的春秋,在玩具中体验未泯的童心。它们是有形之国风,鲜明的色彩,朴野的形式,精巧的制作,成为我们民族共同的精神记忆。

  “雾谷云销妙剪裁,好风相送上瑶台。”在微风轻拂的芳菲春意中,人们尽情欢笑着,手中的线越放越长,摇曳飞舞的北鸢南鹞,是春日晴空里最灵动的风景。“六十一连星”是江苏南通“板鹞”风筝的传统造型,“板鹞”以六角或八角为基本造型,构成“九连星”“十三连星”“十九连星”“三十七连星”等形式。风筝上一般安装有大小不一的“哨口”,少则几个、几十个,多则成百上千,排列成行的哨笛与鹞面上的彩绘祥瑞图案互为呼应。大如风帆的“板鹞”飞上云霄后哨笛齐鸣,声震长空,蔚为壮观。

  清代文人曾以诗歌赞美:“任他二月春风好,剪出垂杨恐不如。”金鸡牡丹,小鸟莲花,白菜蝈蝈,双喜盆花,还有人们挖野菜、磨豆面的场景……剪纸艺人用手中的剪刀游刃于纸间,剪出对生活的憧憬,对山川万物的礼敬,也剪出对生命的赞美。华月秀的剪纸《二月二》里,陕北人过“二月二”时的场面好不热闹:点灯、挑水、烧香是“引田龙”,压面、炸油糕、爆玉米花是“挑龙头”“吃龙胆”“金豆开花,龙王升天”,“转九曲”用盏盏明灯象征一年的365天,画面下方的“九曲阵”狮子门意指“二狮镇八方”,端灯场景和鱼形图案则寓意着连年有余、五谷丰登。百余人热闹欢腾的场面仿佛煦暖和风,带来春的生气。

  先民们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根据天地运行的规律来体认一年中时令、气候、物候等变化规律,划分出二十四节气。春天的节气对于农耕时代的先民们有着特殊的意义。“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生命生长的萌动之力,是万物复苏、播种希望的重要时令。

  对于“春”的期盼与生活的幸福祈愿,体现在丰富多彩的民俗生活中,同样也体现在异彩纷呈的民间美术中。除了布老虎、大叫虎、泥坐虎等“百虎闹春”,在新春时节装点生活,赋彩于泥的惠山泥塑“大阿福”面型饱满,笑面盈盈,盘膝而坐,怀抱青狮,整体色彩明丽,具有浓郁的江南风情。清代陕西皮影《四季盆景》流传百年也不曾褪去艳丽的本色,巧雕细刻、华美生动。从世俗生活、娃娃美人到戏出故事,年画的风格因地域文化的不同呈现出多姿多彩的风貌,杨柳青的典雅、桃花坞的精巧、朱仙镇的古朴、绵竹的洒脱、武强的豪迈……

  徜徉在民间美术的百花丛中,扑面而来的,是喜庆祥和与春的美好。

  (本报记者 田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