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墩墩”“雪容融”译名:汉语拼音的“融”创新

  “冰墩墩”和“雪容融”两个可爱的吉祥物以满满的“未来感”和“中国风”给全世界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奥运会的形象大使,奥运会吉祥物担负着体现奥林匹克精神、传播奥运办会理念、宣传主办城市历史文化、营造盛会气氛的重要使命,其命名既要带有举办国特色、富有美好的象征意义,也要考虑国际影响力和传播性。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不同,此次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的外文名并未完全采用汉语拼音,而是写作了“Bing Dwen Dwen”和“Shuey Rhon Rhon”。

  外文名一出,瞬间引起民众的极大兴趣,国内外网友不约而同发起了“读名字大挑战”。凭借南腔北调、洋腔洋调的读音,“Bing Dwen Dwen”和“Shuey Rhon Rhon”圈粉无数。但更令人欣喜的是,国内不少民众也关注到了名字的特殊拼写形式,并围绕命名理据与汉语拼音规范开展了广泛讨论。有人称外文名是参照了威妥玛、邮政式等旧时的拼音方案。有人讲这是仿造外国人名起的“洋名”;也有人指出这种外文名兼顾了汉语与外语的发音习惯,但没有遵守人名专名的汉语拼音拼写标准,会让国内外民众对汉语拼音的相关法律规范产生困惑。“Bing Dwen Dwen” 和“Shuey Rhon Rhon”不仅为冬奥会增添了一份欢乐,更显示出人们语言文字规范意识的提升。

  “Bing Dwen Dwen”与“Shuey Rhon Rhon”是一种在罗马字母拼写方式上融合创新的外文名。很显然,“Bing Dwen Dwen”“Shuey Rhon Rhon”不完全是拼音,也不完全是“英文洋名”。不少学者通过比对,指出它们没有按照汉语拼音拼写标准,也不完全符合网上热议的威妥玛、邮政式、国语罗马字等早期拼音方案。从拼写形式上看,有专家认为“Bing”参照了《汉语拼音方案》,而“Dwen”“Shuey”“Rhon”,在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等语言中,都可以见到相似读音的姓名字母组合。此外,名字未按英文人名书写习惯实行分词连写,而是照汉字音节逐一写出。可见,“Bing Dwen Dwen”和“Shuey Rhon Rhon”结合了汉字音节特征、《汉语拼音方案》以及外语发音习惯,是一种拟音对应的外文名。类似的外文名在社会生活中并不少见,例如“格力”外文名是“Gree”,“金龙”的外文名为“King Long”等。有学者认为,这类名称只是给事物起的一种外文名字,不是中文名称的注音和拼写方式。关于吉祥物外文名的理据,北京冬奥组委相关专家指出,参与此次冬奥会吉祥物命名的,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主要考虑到要让中国人和外国人读起来都顺口、能理解,更重要的是能够通过商标查重。吉祥物是一种创想出来的“角色”,其名称受商标法和知识产权法保护,属于商标名称的一种,原则上可以仿音创意。

  从历届奥运会吉祥物命名来看,“Bing Dwen Dwen”“Shuey Rhon Rhon”这样兼顾国内外习惯的名字也非首例。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的吉祥物“Howdy”(豪迪)和“Hidy”(海迪),取自美洲、澳洲国家民众常用的见面问候语,意为“你好”。2020年东京夏季残奥会吉祥物“ソメイティ”,源自一种樱花品种“ソメイヨシノ”(“染井吉野”),日文训令式罗马字转写方式为“Someiyoshino”,为了结合英文单词“So Mighty”及其含义(意为“无所不能”),将“yoshino”变为词缀“-ty”,形成了新的罗马字母拼写形式“Someity”。可见,奥运会吉祥物的名字(包括外文名)并不一定是按照语言学规则或特定规范标准拟定的。奥运会吉祥物是主办国为了展现国家形象打造的文化名片,宣传体育运动精神,推广举办国的特色文化。奥运会吉祥物的名字往往兼具民族文化、奥运精神和国际特色。当然,如一些学者所言,汉语拼音是沟通中外的文化津梁,作为一种重要的译写方法,“Bingdundun”“Xuerongrong”亦能作为很好的命名方案。

  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作为“双奥之城”的形象大使,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文化和全球华人的精神风貌。2008年北京奥运会“Fuwa”让世界了解了中国,2022年北京冬奥会“Bing Dwen Dwen”“Shuey Rhon Rhon”更体现了中国敢于创新的勇气、共享包容的态度和向世界开放的决心,符合冬奥会“一起向未来”的融合发展理念。“Bing Dwen Dwen”和“Shuey Rhon Rhon”既有中国汉语拼音的历史沉淀,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国际化“融”视角,它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世界的,凝结着中华民族的智慧,彰显着中国人走向国际的自信。

  (作者:张振达,系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博士后、讲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