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振兴中西部高等教育—访中国科学院院士、兰州大学校长严纯华委员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支持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这是政府工作报告中又一次提到这一话题。”中国科学院院士、兰州大学校长严纯华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

  2020年9月,中央深改委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新时代振兴中西部高等教育的若干意见》,对新时代振兴中西部高等教育作出部署。严纯华认为,中西部高等教育迎来了自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以来又一次重大发展机遇。

  教育部高教司在《振兴中西部高等教育 服务中西部高质量发展》中指出,推动集群发展,一方面,推高校集群,以西安、兰州为战略支点,发挥高水平大学的龙头作用,带动引领西北高等教育的整体发展;另一方面,建专业集群,引导中西部高校聚焦区域发展急需,深入推进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建设,调整优化专业结构,打造特色优势专业集群。建设战略平台,在西北、西南、中部三大区域分别布局建设高等教育创新综合平台,共建共享优质教育、科研、人才资源。“这对包括兰州大学在内的高校无疑是重大利好。”严纯华说。

  以甘肃为例,现有高校、独立研究与开发机构上百所,有较强的科学研究和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对此,严纯华建议,可以在甘肃设立新时代振兴中西部高等教育改革先行区,发挥甘肃辐射带动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的战略支点作用,承接高等教育发展新理念、新模式、新路径和优质资源的“东接西送”,推动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

  “近年来,兰州大学努力‘在西北办好一流大学’,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奋发图强,积极抢抓时代新机遇,扎根西部办好世界一流大学,为服务引领中西部跨越发展作了自己的贡献。兰州大学有义务也可以在打造中西部高等教育支点中起到龙头带动作用,协同开展教学研究、大规模教师培训和科技创新,辐射引领西北高等教育水平整体提升。”严纯华说。

  同时,西部高校亟须克服“西部思维”,不能“等靠要”,更不能“躺平”,只有主动出击,根据区域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与其他地区的差异性,发挥自身特色,加快形成自我造血机制,实现高质量发展,以服务求支持,以贡献求发展,才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机遇中逆袭而上。具体而言,人才战略先行、科技支撑保障、与所在地区社会积极互动,是实现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的三大突破口。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完善人才发展体制机制,加大对青年科研人员支持力度,让各类人才潜心钻研、尽展其能。人才对于缩短中西部高校间的差距至关重要,但中西部高校人才队伍引进和现有人才队伍稳定工作仍然艰巨。对此,严纯华表示,希望支持甘肃等西部省区市探索建立“人才特区”和“经费特区”,在人才引进、培养、评价等方面先试先行。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西部振兴人才岗”“高校银龄教授支援西部计划”等人才计划中,向西部倾斜,提供一站式服务,并配套专项经费,提高西部地区高校养老保险和职业年金拨款标准,确保人才退休后养老金待遇平均水平不低于同类高校,真正激发西部人才潜心育人、扎根奉献的内生动力。

  科研平台建设,好比人才“引”和“用”的梧桐树。严纯华提出,“一五”“二五”建设期间,国家将大量重点建设项目布局在甘肃等西部地区。改革开放以来,大部分国家战略科技力量都布局在东南沿海地区,在中西部布局较少,2021年公布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依然布局中东部地区,这使得甘肃乃至整个西北地区在保障国家安全等方面的地理区位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也一定程度忽略了全国范围内的科技资源平衡配置。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在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中,如何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如何合理布局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成为值得深入思考的战略问题。

  严纯华认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重大研发基地的布局,应充分考虑已有的研究积累和特色,面向国家战略需求,结合自然禀赋、地域和安全因素,超前谋划、提前实施。可在甘肃布局一些核物理、西部生态环境保护等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集群,拓展国家科技发展的战略回旋空间;充分发挥地区资源优势,对包括技术来源、应用落地场景、产业集群等多方要素进行综合权衡;充分体现国家意志,充分发挥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对区域发展的基础性带动作用,适当向内陆和中西部地区倾斜,为中西部地区创新驱动、跨越发展提供基础平台支撑。同时,还要强化科学家精神引领,引导科研人员以新时代“科技报国”的国家使命感与责任感投身“科技强国”。

  (本报记者 宋喜群 王冰雅 本报通讯员 法伊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