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杜钟勋——涂漆研磨 刀刻雕琢

  【绝活看点】

  制胎、绘画、涂漆、研磨、推光……漆画技艺,非一日之功。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杜钟勋近半个世纪与漆艺为伴,追求工艺技术精湛的同时,更注重把器物、创意、哲思统一起来,给作品注入生活情感与艺术内涵。

  

  出塘嫩荷,戏水金鱼,唐代仕女……三个独立意象,却能“跨界”牵手。何故?

  走进杜钟勋的画室,桌上一尊60厘米高的漆艺瓶,给出了答案:漆瓶通身墨绿色,似由一片荷叶卷曲而成;流线的瓶身,勾勒出仕女的风姿,体态婀娜;绕瓶一周,九条金鱼镶嵌入画,既像碧水荷塘里的精灵,又似仕女锦衣上的饰品,令人不禁叫绝。

  眼前的这件漆艺《美莲九如》,虽未完成,已然颇具韵味。年过七旬的杜钟勋,是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与漆艺为伴,已近半个世纪。在画室里刚落座,杜钟勋便开门见山:“很多人问,啥叫漆画?厘清脉络,至关重要。”

  髹漆工艺,是我国一种传统工艺,几千年来积淀了丰富的技艺精华。近几十年来,作为漆艺演进的新品类,漆画成为一项独立画种。“简单概括,漆画是‘漆器工艺’与‘绘画艺术’的绝美结合。”在杜钟勋看来,前者强调规范、精准、可复制;后者看重写意、灵动、创造力。

  “制作这个漆瓶,需经过制胎、绘画、涂漆、研磨、推光等一系列步骤。”杜钟勋指着《美莲九如》介绍:“首先是胎体,由生漆、麻布、瓦灰制成,仅这一步就要小半年。后面的绘画步骤,更是个技术活……”

  说话间,杜钟勋戴上老花镜,找出短锋笔,将金、银粉涂在漆瓶的金鱼身上。看金粉有凹凸,他指尖轻搌,均匀拍到鱼身上;再换支毛笔,仔细勾画出鱼鳞、鱼鳍、鱼眼。一会儿工夫,几条“小家伙”像睁开了眼睛,在漆画里“游”了起来。

  “绘好了图,就能涂刷茶色的透明漆了。涂漆、研磨两步,得反复好几次。”杜钟勋说,所有过程中,研磨最难,也最关键——食指贴住细砂纸,在漆画上轻磨。力度若太大,漆层容易破;力度若太小,就磨不出立体层次来。

  “砂纸一盖,压根儿看不见图案,研磨变成‘盲磨’,全靠经验、手感。”杜钟勋介绍,研磨的重点,是纹饰的明暗虚实,“就拿《美莲九如》来说,磨出鱼戏荷塘的若隐若现、静水缓流的深邃之感,才是理想的艺术水准。”

  环顾画室,杜钟勋的漆画作品里,不仅有幽深的静谧美,还有热烈的黄土地。书架旁,一幅《种植辣椒的人们》色调颇为惹眼。火红的漆画里,一家三代喜悦劳作,庆贺辣椒丰收。“这幅漆画的装饰技法,主要是厚画磨显,以增强辣椒质感。”杜钟勋说,“采用的金箔、蛋壳、贝粉,经过罩染、莳绘,凸显出简约夸张的画风,动静相宜……”

  “搞漆画,技法要娴熟。但更重要的,是捕捉源自黄土地的艺术灵感。”在杜钟勋看来,若只追求工艺技术的精湛,漆画就会冰冷单调、缺失温度。“把器物、创意、哲思统一起来,注入生活情感、艺术内涵,作品才可能是美的。”

  “如今,年岁大了,慢慢悟出味儿来:所有美的意象,内核都是相融的;漆艺作品,应该追求各意象的内在关联。”杜钟勋说着话,手上的活儿也没停。旁边的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工具,让人印象深刻——60多支毛笔,形状各异;八九种漆刷,大小不一;刮刀、铲刀、刻刀齐备,码得整整齐齐……

  一刀一刻,全凭功底;一雕一琢,都是匠心。(本报记者高炳摄影报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