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心史日记》序

  中华数千年历史,有一现象。每当王朝鼎盛之时,往往盛产犬儒,思想沉闷,绝少新意。关于该朝之史,则多隐讳粉饰,难成信谳,必待该王朝倾颓覆灭,方能破除禁锢,掘出真相。此种情形,于清史为最。

  孟森先生(1868-1938),号心史,晚号阳湖孑遗,自逊清末季,即究心前朝历史,襞积盈箧,发其覆,徵其实,真知灼见,著作等身,被誉为近代清史学之开山祖。最可称道者,心史先生晚年以揭发满洲历史为职志,所撰《明元清系通纪》,卷帙浩繁,述论绵密,层层揭破爱新觉罗先世之神秘面纱,久为学林推重。后起史学家如顾颉刚者,更誉之为二十世纪中国史学“值得表彰”的三种著作之一。然于该书,尚有一大背景值得注意。晚清民国以降,边患日亟,东洋某国,阳为学术,论证满洲素为独立区域,不为中华所属,阴以辅助其政治侵略。心史先生所考证之清朝早期历史,则足证明满洲并非独立王国,乃我中华固有之区,某国谬论不攻自破。于此可见,心史先生之究心前朝历史,实有深意存焉。

  综其一生,心史先生身处大变革时代,虽出身贫寒,屡试不第,然不坠青云之志,博学广闻,或投身立宪,参政议政,或导入新学,启发民智,或主办报纸,鼓荡风潮,或兴办实业,造福地方,绝不可单纯以“象牙塔式学者”目之。环顾周遭,或有生不逢时之叹,但其面对纷纭世事,时刻以家国为念,投身奉献,大义凛然,不为外物所屈,诚所谓“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者也,蔚为一代知识分子楷模。

  谭苦盦先生留心故国文物,近日电告,拟将心史先生日记裒为一集,重加刊布,请为作序,随寄来整理之稿。阅读数过,但觉其表彰前贤,精神可嘉。所收录日记四种(附一序文),本人皆所经眼,并于数年前亲与董理,由中华书局刊行。然于学术研究,将其单独辑出,不无价值,故亦欣然从命。需要提及者,略有二端:其一,心史先生文笔迅捷,除生前刊布数百万言各类著述文字外,日记亦为一大宗,然因世事多变,辗转流徙,现存者不及百分之一。若为年谱之作,尚应多方搜求,以补其缺。其二,心史先生不仅为学问大家,亦为社会活动家、成功媒体人。今所收录者,起自晚清,迄于民国,恰逢其政治活跃之期。日记文字多涉时事,兼及私人评语,故不仅为心史先生当时生命之真实记录,更可视为彼时政治社会之一段“所南心史”。

  犹有进者,谭先生自号苦盦,略闻其名,未睹其面,惟以书信相往还。窃有一疑,敢问谭苦盦先生及同道诸君:今世事纷纭,鲁直如我,尚得寄身尘壤,悠游天地,不仅于故纸堆中,得与前贤倾心对晤,更得机缘,将潜德幽光表而出之,所苦者何?又何苦哉?孔子云:“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将心比心,不外乎此。

  是为序。

  (《孟心史日记》(收入“中国近现代稀见史料丛刊”第五辑),孟森著,谭苦盦整理,凤凰出版社即将出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