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絪缊 和合化生——读《天台山和合文化当代价值研究》

  大陆学界对和合文化的研究,兴起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这一时期,“和平与发展”作为时代主题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但“文明冲突”“生态危机”等也成为人类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学界有识之士呼吁,要从中华和合文化中寻求智慧,化解人类面对的冲突与危机。为此,许多著名学者如张岱年、汤一介、季羡林、钱穆、程思远、邢贲思、许嘉璐等,对和合文化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九十年代中后期,和合文化研究开始转向系统化研究与体系性建构,程思远先生等一批学者和专家发起并实施“中华和合文化弘扬工程”;张立文教授多年来从事和合文化研究,出版了《和合学概论》,创立了和合学。

  天台山和合文化研究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和学术文化氛围中启动的。天台山文化虽是因“和合”思想而产生的天台山区域文化,却是中华和合文化的典型形态和鲜活样本,乃至折射出整个东亚文化的光芒。有鉴于此,天台山和合文化一直有人在孜孜研究,尤其为浙江当地许多学者所重视,且不乏相应的研究成果。作为对这些研究成果的一个综合和提升,2017年初,“天台山和合文化研究”被列为浙江省文化研究工程(第二期)重大课题,该课题由浙江大学何善蒙教授领衔,由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团队具体承担。经过三年多的打磨,2020年11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天台山和合文化研究”系列丛书终于面世。丛书共有5本,含编著、专著和合著三种类型,其中杨供法与王廷婷合著的《天台山和合文化当代价值研究》一书,是整个课题研究成果的落脚点。

  《天台山和合文化当代价值研究》的第一部分以“引论”形式出现,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作者先从纵向维度对“和合”内涵的历史演变做了梳理,包括殷周时期的“五行和合”“阴阳和合”,春秋时期的“五教和合”、战国时期的“百家和合”、东汉以降的“三教和合”、近代以来的“中西和合”等多个阶段;又截取先秦时期的和合文化为研究样本,从横向维度概括了和合文化思想体系的基本框架,包括“和实生物”的本体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为贵”的价值观,“和而不同”的社会观,“三教合一”的文明观、“协和万邦”的国际观,“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等,由此说明,先秦时期的思想家在本体论到社会理想等多个方面都给出了和合意义上的回答,初步构架了和合文化的思想体系,表明了和合文化的基本形成。同时,作者对和合神从“高媒”到“和合二圣”的历史演变也做了较为详尽的梳理,以此为据,作者对和合文化做了别具一格的界定,认为和合文化是以和合思想为内核、以雍正敕封的“和合二圣”(寒山拾得)为符号的文化体系。

  该书区别了天台山的文化定位与天台山文化的定位,这在天台山文化研究中,具有重要的创新意义。作者认为,天台山的文化定位与天台山文化的定位是两个不同却又相互支撑的定位。天台山在历史上长期居于浙东南文化高地,积淀了丰厚的天台山文化。天台山文化虽然是一种区域文化,却是和合文化的典型形态。这不仅表现在天台山儒、释、道三教和合并存的文化生态上,也表现在这里形成了以儒、释、道“三教圆融”为核心的和合思想体系,还滋育了寒山、拾得“和合二圣”,天台山也因此成为“和合圣地”“中国和合之乡”。概言之,“和合文化的典型形态”是天台山文化的定位,而“和合圣地”“中国和合之乡”更多的是指天台山的文化定位。这一定位区分,对于深入认识天台山和天台山文化有重要的学术和现实价值。

  该书着重分析了天台山和合文化的当代价值。作者以和合文化的思想体系为依据,结合台州改革开放的实践成就,着力从台州在经济、政治、社会建设、司法实践和对外经济关系等领域的一系列制度创新如股份合作制、民主恳谈会、和谐司法、和谐台州、跨国并购新模式,以及城市精神等维度加以研究分析,认为天台山和合文化是台州制度创新的文化动因,是台州人文精神“和气”的文化母体,为和谐社会建设和台州企业走向世界、创建“和合并购”模式等提供了智慧。本书以台州和合文化建设与实践为研究样本,从小处落笔,为读者呈现了超越样本意义的和合文化的多维价值。

  中华和合文化在周易以及儒释道典籍中都有广泛的表现,据此学术界虽提出了“和合学”“大道和生学”等学科范畴,然而这些都是和合文化的理论表达;相比之下,天台山和合文化则既有和合文化的现实表达,如寒山、拾得之被雍正皇帝封为“和合二圣”;又有和合文化的理论表达,如天台宗佛学、天台山道学等。以如此丰厚的和合文化资源为底色的研究成果,《天台山和合文化当代价值研究》是一部以小见大的区域文化价值研究的力作,也是一部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和合文化思想体系和时代价值的范本。只是鉴于“系列丛书”的体例,要顾及《天台山和合概论》《天台山和合文化史》的理论架构,避免内容重复,本书没有涉及天台山和合文化的思想体系,让人觉得有所缺憾。

  (作者为江苏省社科院哲学与文化所所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