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对立奏议选评(九)

应高为吴王策叛 《资治通鉴》卷十六“汉纪”八

  汉廷臣方议削吴。吴王濞恐削地无已(1),因以此发谋,欲举事(2)。念诸侯无足与计谋者,闻胶西王勇,好气(3),喜兵,诸齐皆惮畏(4),于是乃使中大夫应高誂胶西王(5)。无文书,口报曰:“吴王不肖,有宿夕之忧(6),不敢自外,使喻其欢心(7)。”王曰:“何以教之?”高曰:“今者主上兴于奸,饰于邪臣(8),好小善,听谗贼,擅变更律令,侵夺诸侯之地,征求滋多,诛罚良善,日以益甚。里语有之(9),‘舐糠及米(10)’。吴与胶西,知名诸侯也,一时见察(11),恐不得安肆矣(12)。吴王身有内病(13),不能朝请二十余年,尝患见疑,无以自白,今胁肩累足(14),犹惧不见释。窃闻大王以爵事有適(15),所闻诸侯削地,罪不至此,此恐不得削地而已。”王曰:“然,有之。子将奈何?”高曰:“同恶 相助,同好相留(16),同情相成,同欲相趋,同利相死。今吴王自以为与大王同忧,愿因时循理,弃躯以除患害于天下,亿亦可乎(17)?”王瞿然骇曰(18):“寡人何敢如是?今主上虽急,固有死耳(19),安得不戴?”高曰:“御史大夫晁错,荧惑天子(20),侵夺诸侯,蔽忠塞贤,朝廷疾怨(21),诸侯皆有倍畔之意(22),人事极矣。彗星出(23),蝗虫数起,此万世一时,而愁劳圣人之所以起也(24)。故吴王欲内以晁错为讨,外随大王后车,彷徉天下(25),所乡者降(26),所指者下,天下莫敢不服。大王诚幸而许之一言,则吴王率楚王略函谷关(27),守荥阳敖仓之粟(28),距汉兵(29),治次舍(30),须大王(31)。大王有幸而临之,则天下可并,两主分割,不亦可乎?”王曰:“善。”高归报吴王,吴王犹恐其不与,乃身自为使,使于胶西,面结之(32)。

  胶西群臣或闻王谋,谏曰:“承一帝(33),至乐也。今大王与吴西乡,弟令事成(34),两主分争,患乃始结。诸侯之地不足为汉郡什二(35),而为畔逆以忧太后,非长策也。”王弗听。遂发使约齐、菑川、胶东、济南、济北,皆许诺,而曰“城阳景王有义,攻诸吕(36),勿与,事定分之耳”

【作者介绍】

  应高:西汉人。生卒、籍贯皆不详。据《汉书·刘濞传》,应高为汉景帝时期吴王刘濞的中大夫,为吴王成功策反胶西王。

【注释】

(1)无已:不止。
(2)举事:起事,发难。
(3)好气:指强壮有力。
(4)诸齐:齐悼惠王刘肥死后,文帝把齐国分封给刘肥的七个儿子,即齐王刘将闾、济北王刘志、济南王刘辟光、菑川王刘贤、城阳王刘章、胶西王刘卬、胶东王刘雄渠,人称诸齐。
(5)胶西王:刘卬(?—前154),西汉齐悼惠王刘肥诸子之一,平昌侯。前164年又与其兄弟六人同日俱立为王,他被立为胶西王,汉景帝时,晁错上书削藩,汉景帝同意,而刘卬因为卖爵有舞弊行为,被削夺胶西国六县另立北海郡。之后便参加刘濞首倡的七国之乱,与胶东,菑川二王共围临菑,后刘卬眼看乱事被破在即,遂自杀;誂(tiǎo):挑逗、诱惑。
(6)宿夕:一夜,比喻短时间内。
(7)喻:晓喻,明白。欢心:指好意。
(8)兴:同“信”,听信;饰:修饰,指被蒙蔽。
(9)里语:流行民间的俚语、俗语。
(10)舐糠及米:像狗舔吃食物一样,吃完了糠,就会吃米。比喻朝廷不只削减封地还要消灭封国的趋势。
(11)察:仔细地看,此指被注意到。
(12)肆:放纵,自由。
(13)内病:内疾,不能被别人看到的病。
(14)胁肩累足:缩敛肩膀小步走路的样子。形容小心畏惧。累足,迭足,并足。
(15)適:通“谪”。
(16)留:留连,依恋。
(17)亿:通“臆”,预料,估计。
(18)瞿然:惊骇的样子。
(19)固:本该。
(20)荥惑:惑乱。
(21)疾怨:仇恨、怨恨。
(22)倍畔:通“背叛”。
(23)彗星:俗称扫帚星,古人认为彗星出现是灾祸的预兆。
(24)愁劳:忧愁劳苦,指社会形势艰难。
(25)彷徉:徘徊,游荡。此指自由驰骋。
(26)乡:通“向”,面对。
(27)略:攻占。
(28)敖仓:秦代在荥阳县北敖山上修建的粮仓,是中原地区重要的粮仓。
(29)距:通“拒”。
(30)次舍:军队驻扎的处所。
(31)须:等待。
(32)面结:当面结盟。
(33)承:事奉。
(34)弟:通“弟”,即使,假使。
(35)什二:十分之二。
(36)诸吕:吕后执政时,封她的几个侄子为王,把持朝政。吕后死去,他的侄子准备叛乱,被平定。

【翻译】

  汉朝的大臣正在讨论削减吴王的土地。吴王刘濞担心削地没有止境,想借机把个人图谋公开,要起兵发难。又想到诸侯中没有能共同谋划的人,知道胶西王勇壮,好逞势斗胜,几个齐地的诸侯王都畏惧他,于是派中大夫应高去诱惑胶西王。不带书信,只是口头通报说:“吴王不才,有着很快降临的忧虑,不敢把自己当作外人,使您明白他的好意。”胶西王说:“有何指教?”应高说:“现在皇帝任用奸臣,被奸邪之臣蒙蔽,喜欢眼前的利益,听信谗言,擅自改变法令,侵夺诸侯的封地,对封国征求越来越多,诛杀惩罚善良的人,这些情形日益严重。俗话说:‘吃完米糠就会吃到米’。吴王和胶西王是有名的诸侯,一旦被注意盯上,恐怕不能安宁自由了。吴王身患内疾,不能朝见皇帝二十多年了,曾经担心被猜疑,又没有办法解释,现在缩敛肩膀小步走路,犹且害怕不被谅解。我听说大王因为卖爵的事而被罚罪,我听说诸侯被削减封地,所犯罪过不该这样处罚,这种惩罚恐怕不只削地就能罢休的。”胶西王说:“是的,有这样的事。你说怎么办呢?”应高说:“憎恶相同的互相帮助,爱好相同的互相留连,情感相同的互相成全,愿望相同的共同追求,利益相同的死在一起。现在吴王自认为和大王有相同的忧虑,愿借着时机顺应事理,牺牲个人身躯为天下除害,想一想可以吗?”胶西王吃惊地说:“我哪里敢这样做呢?现在皇帝虽然威逼急迫,我本来就有死罪啊,怎能不拥戴他呢?”应高说:“御史大夫晁错,迷惑天子,侵夺诸侯,蔽塞忠贞贤良的人,朝廷之臣都有憎恨怨恨之心,诸侯都有背叛之意,人臣之事他已做到极点了。现在彗星出现,蝗灾不断发生,这是万世难逢的唯一机会,而且忧愁劳苦的时候就是圣人所以产生的时代。所以吴王想对内以讨伐晁错为借口,在外追随大王车后,驰骋天下,使面对着的地方投降,使手指着的地方攻克,天下没有敢不顺从的。大王您假使能够答应我一句话,那么吴王就率领楚王攻下函谷关,守住荥阳敖仓的粮食,抗拒汉兵。修筑军队驻扎的房舍,等待大王的到来。大王真的能够幸临,那么天下就可以并吞,两个君主分治天下,不也是可以的吗?”胶西王说:“好。”应高回去报告吴王,吴王犹且担心胶西王不参与起兵发难,就亲自做使者,到胶西出使,当面和胶西王订立盟约。

  胶西国群臣中,有人得知胶西王的图谋,谏阻说:“诸侯王的封地还不到汉朝廷的十分之二,发动叛乱而使太后担忧,这不是高明的计策。现在侍奉一个天子,都说不容易;假设吴与胶西的计划能够成功,两位君主并立相争,祸患就更多了。”胶西王不听,于是派使者与齐王、川王、胶东王、济南王约定共同举事,这些诸侯王都答应了。

【评说】

  刘卬是汉高祖刘邦的庶出长兄齐悼惠王刘肥的儿子,封平昌侯。前164年又与其兄弟六人同日俱立为王,他被立为胶西王,汉景帝时,晁错上书削藩,汉景帝同意,而刘卬因为卖爵有舞弊行为,被削夺胶西国六县另立北海郡。景帝三年(前154)汉削吴王刘濞封地,吴王刘濞欲反叛,听说胶西王刘卬勇敢,喜好兵法,诸侯都怕他,于是派中大夫应高劝说刘卬反叛。

  应高说服胶西王参加叛乱,主要是采用三个办法:一是利用人的惧祸心理进行恫吓,说胶西王即将大大祸临头。对胶西王说:“俗话说:‘吃完米糠就会吃到米’。吴王和胶西王是有名的诸侯,一旦被注意盯上,恐怕不能安宁自由了”。现在吴王已被盯上了,更何况你过去还因为卖爵而被罚罪,因此朝廷绝不会善罢甘休。这样,迫使本来不敢叛乱、“寡人何敢如是”的胶西王只好铤而走险。另一个办法就是恭维加允诺:恭维他是“圣人”:“ 愁劳圣人之所以起也”。声称吴王欲追随其后“随大王后车,彷徉天下”。接着利用胶西王的贪婪进行利诱,代吴王答应推翻汉朝后与胶西王平分天下:“大王有幸而临之,则天下可并,两主分割,不亦可乎?”。第三是伪造符命、天下即将大乱的信息进行蛊惑:“诸侯皆有倍畔之意,人事极矣。彗星出,蝗虫数起,此万世一时”的极好机会。这也是所有说客蛊惑人心共用的的伎俩。果然,胶西王被蛊惑,不顾臣下劝阻参加七国之乱,与胶东,菑川二王共围临菑。结果就像枚乘预判的那样,与汉朝对抗,无异以卵击石:刘濞正月起兵,三月便被周亚夫率兵击败。刘卬眼看乱事被破在即,遂自杀。应高也跟着完蛋。

20180214_070

应高为吴王说胶西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