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小令鉴赏之二十四 – 国学网

元人小令鉴赏之二十四

【双调·水仙子·重观瀑布】 乔吉

  天机织罢月梭闲,石壁高垂雪练寒。冰丝带雨悬霄汉,几千年晒未干。  露华凉人怯衣单。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滩。

  乔吉作为元代散曲后期的代表作家,其风格呈现不拘一格的万千气象:有时清丽典雅,有时俚俗浅切,有时却又豪宕雄放、奇崛幽峭。明代曲论家王骥德正是从这个角度把乔吉称之为曲中的李长吉(《曲律》)。如果说,我在前面选析的【满庭芳·渔父词】和【中吕·山坡羊】体现的是清丽典雅风格的话,这首【双调·天仙子】则以豪宕奔放见长。作者通过种种瑰奇美妙的想象和一连串新颖贴切的比喻,渲染出瀑布飞动的气势和给人凛然生寒的感受。将瀑布人格化,使瀑布的雄伟壮丽与人的博大精神、坚定意志相得益彰。读之令人心旷神怡,如入其境,亲身感受到那份力的壮美。

  此曲题之所以题为“重观瀑布”,是因为他曾作过一首同调小令【水仙子·乐清白鹤寺瀑布】。乐清县在今浙江境内,是著名的风景名胜雁荡山所在地。那首曲中主要是写白鹤寺前玉泉瀑所引起的联想,以寻仙访道为主:“紫萧声入九华天,翠壁花飞双玉泉。瑶台鹤去人曾见,炼白云丹灶边。问山灵今夕何年?龙须水殊砂腻,虎睛丸金汞圆。海上寻仙。”这首“重观瀑布”写于重上白鹤寺观瀑之时,虽同样富有联想,但却是以瀑布本身为描摹对象了。

  此曲最显著的特色就是想象的瑰丽和比喻的奇巧。其观察角度则是由远到近,从听觉、视觉、触觉几个不同的角度加以表现。首先,作者由远处写起,描绘瀑布从高空垂下无比壮观的美景。在描绘中,作者发挥极为丰富的想象力。在诗人眼中,这瀑布好像是织女刚刚织出的一匹白练高悬在天地之间——“天机织罢月梭闲”。走近后,细看这匹白练从石壁上高垂而下,被巉削的石壁割成缕缕条条,就像是白练上的缕缕经线,而且湿漉漉的,带着濛濛的水汽,像丝丝细雨从空中飘下。作者以天机织成的白练为比喻主体,加之以细腻的描绘和丰富的想象,把瀑布飞落时的动态和周围的景色描绘的如此生动逼真,可见作者艺术上的功力。但是,作者并不以此为满足,在视觉之外又加上触觉:这匹天机云锦像匹雪练,使人凛凛生寒;缕缕瀑水也像是冰丝带雨,使周围上下都生寒意。这种寒意不仅是由于地处高寒、水泉彻骨所产生的生理反应,也是由于瀑布从半空一泻而下,惊险恐怖给人造成的一种心理错觉。唐代诗人祖咏《望终南余雪》:“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望着钟南山白云深处的积雪,城里人身上似乎也有了寒意。这与“石壁高垂雪练寒”是出于同样的心理。总之,前三句由远及近,从视觉到触觉通过丰富的想象和奇特的比喻,描绘了瀑布从九天落下时的飞动气势和凛凛寒意,确实是异常生动细腻又异常逼真的。我们可以说,它已超越了唐宋诗词中某些类似的题材,当然,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是无法超越的。但其它一些诗作就不一定了。如中唐诗人徐凝的《题庐山瀑布》:“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诗中也是把瀑布比作千古悬垂的白练。《太平御览》载周景式《庐山记》也有“望之若悬素”的辞句。无可讳言,乔吉也许正是从上述诗文中得到了启发。但乔吉在曲中又对“白练”作了进一步的描绘和想象:说它是天机刚刚织罢,瀑水犹如白练之经纬,高悬于石壁之上让人凛然生寒,这就比徐凝诗或周景式文显得高明。不仅如此,作者还进一步驰骋想象,写出自己在瀑布前的感受和思考:“几千年晒未干。露华凉人怯衣单。”“几千年晒未干”提法似乎荒唐,既然是瀑布,如何能晒?更如何“晒”得干?但瀑布既然是“布”,又是天机织成的“白练”,就应该晒,但它又是“水”,自然“晒未干”,作者就在这“瀑”与“布”、是与非之间做足文章,不但足见此曲的质朴真纯,而且似可见诗人对着永恒的太阳和千古的瀑布在作认真的思考——这是触觉方面的想象,下句“露华凉人怯衣单”则是触觉上的感受。到过雁荡山大龙湫和小龙湫的游客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尽管隔湫相望,也会觉得冷风嗖嗖,寒气逼人。这冷风是由飞动的瀑水所带来,也是瀑布的水雾溅落周边造成。所以此句半是夸张,半是写实,但在夸张和写实之间,已将瀑布的飞动和给人的感受在此得到渲染。再接下去,诗人又连用三个充满神话色彩的比喻组成排比,一气呵成,对玉泉瀑进行夸张和联想,进一步描绘瀑布变幻的姿态。:“白虹饮涧”是个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据南朝宋刘敬叔《异苑》记载:南朝时候,金陵的薛愿家中曾有“虹饮此釜澳,须臾嗡响便竭”。宋代的沈括《梦溪笔谈》也记载:“世传能入溪涧饮水,信然。熙宁中,予与契丹,至其极北黑水境永安山下卓帐。是时新雨霁,见虹下帐前涧中,予与同戡扣涧视之,虹两头垂涧中。使人过涧,隔虹对立,中间如隔绢谷。”沈括记载了他亲眼看到的大自然奇妙景象也告诉我们,宋、元时早已有“虹饮涧”的传说。从现代科学来解释,“白虹饮涧”实际上是龙卷风引起的虹吸现象。但乔吉将此倒置,用来比喻瀑布像条白龙从石壁飞驰而下,一头倒插涧底去吞饮涧水,这个比喻确实显得新巧又富有气势。“玉龙下山”又写出瀑布泻下时,随着山势的变化,蜿蜒曲折,摇曳生姿的状态;“晴雪飞滩”则写瀑布撞击嶙峋的山石,溅起朵朵飞沫,飞洒在滩头。这三个排比,使我们不仅使看到瀑布飞泻而下、千回百转的妖峭身姿;还可以看到似烟似雾的飘动的水汽,在阳光下闪着粼粼白光的溪水,因阳光折射而产生的似隐似现的虹雾,……似乎还可以听到瀑布轰然奔流的声响,以及溪水的淙淙流淌。这是一幅何等幅壮丽奇谲的天然图画。明人朱权称赞这首小令的风格是“若天吴跨神鳌,噀沫于大洋,波涛汹涌,截断众流之势”(《太和正音谱》)。金代著名诗人元好问诗的《黄华峪十绝句》其中描写瀑布也有类似的比喻:“谁著天飘洒飞雨,半空翻转玉龙腰。”而乔吉则兼而用之,在以此形容形容瀑布倾泻山下时生龙活虎、曲折翻腾的姿态同时,却又从水花飞溅似片片雪花的情景,引起最后一句“晴雪飞滩”。中间过渡得十分自然。正如明代王骥德说:“曲之佳处不在用事,亦不在不用事。好用事,失之堆积;无事可用,失之枯寂。要在多读书,多识故实,引得的确,用得恰当”。(《曲律》)乔吉在这一小令中的用典是比较恰当的,不仅没有“堆积”的毛病,反而使作品增加神奇的色彩,耐人咀嚼、回味。

20180214_001

雁荡山大龙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