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创作谈:观照传统 滋养创作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希望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守正创新,用跟上时代的精品力作开拓文艺新境界。作为一名来自湖北武汉的文艺工作者,置身于庄严的人民大会堂,我倍感振奋。

  真正的文艺创新必须基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这既是文艺创作的必由之路,也是文艺评论、文艺研究应当努力的方向。

  回顾自己多年来的学术经历,我深有感触的一点就是,没有把中国的新文学与旧文学割裂开来进行研究,而是注重挖掘新文学里的传统性,观照传统资源如何滋养今天的文学创作。比如,我有意识地挖掘当代中国小说创作中的传统因子,揭示“传奇”“话本”“博物”“方志”等文体资源是如何被当代作家活学活用。在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研究中,我注重挖掘旧体文学中的新变化,通过考察鲁迅、郭沫若、茅盾、老舍、叶圣陶等新文学大家的旧体诗词创作,揭示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民族文学发展新前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意识到,“五四”新文学与传统文学有着丰富、多样的内在联系,他们共同熔铸成我们新时代的文学传统。一方面,“五四”新文学的诞生与发展离不开传统文学词汇、文体以及思想的影响,另一方面,传统文学也因“五四”新文学而得以转化,从而适应于新的时代要求而留存下来。如果说“中国文学传统”有何卓绝之处,那正在于这种富于包容性和转化力的文化弹性。

  我的这些学术积累,汇集成《中国文学传统的复兴》《中国文学传统的涅槃》《中国文体传统的现代转换》《新世纪文学微观察》等书,得到越来越多师长与同道的鼓励。我的老师於可训先生对我说,要“怀中国文学复兴之志”。在他们的鼓励下,这十多年来,我努力搜集百年中国旧体诗词文献史料,以中国传统的编年史体例编纂多卷本《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编年史》,试图全景式呈现中华民族传统诗歌文体在百年风雨历程中的发展轨迹。目前第一辑4卷共计400余万字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学术团队还在集体攻关,预计最终现代部分就可以整理出五辑20卷,总字数规模将达到2000余万字。

  习近平总书记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是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当代中国文艺的根基,也是文艺创新的宝藏。”这对我是莫大的鼓舞。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是传统中国与现代中国碰撞出的文学回响,我们愿以这些融典雅文学形式与现代情思为一炉的作品为纽带,与新时代的广大读者和同道一起成长。

  (作者系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