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回望:山家除夕无他事 插了梅花便过年

20180213_005

岁朝清供图(中国画)  吴昌硕

 20180213_006

岁朝图(中国画)   齐白石

20180213_007 

岁朝图(中国画·局部)   乾隆

  “岁朝清供图”是我国传统节令画里很有代表性的一类。岁朝,即岁旦,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早晨。《后汉书·周磐传》中有“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的记载,可见早在汉代就有岁朝的活动。

  于新春早晨作画,祈福纳祥,讨个好彩头,谓之“岁朝图”。画“岁朝图”始于唐代,但并无作品留存,今天能看到最早的《岁朝图》,一般认为是北宋赵昌所作,所画为太湖奇石、艳丽花卉。画上有乾隆题跋,将其归为岁朝题材,然主题到底为何,还难以确定。虽然唐宋遗作难觅,但到明清时期这一题材已经广泛流行,且有大量作品出现。

  “岁朝图”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以钟馗形象为主,常与蝙蝠等一同入画,取驱邪纳吉、福在眼前之意,明宪宗朱见深的《岁朝图》是此中代表;二是表现春节期间的欢庆娱乐活动,像描绘乾隆皇帝的《岁朝图》《冬景行乐图》等皆属此类;第三种便是“岁朝清供图”,也是“岁朝图”中最大的一类。清供的起源可上溯至远古的祭祀礼仪,为了表达对自然、祖先的敬畏,并达到祈福消灾的目的,古人常将珍贵之物用来祭祀,这便是清供的原型。人们最熟知的清供,多是于佛像前摆放香花蔬果,烟云供养,以示虔敬,这叫作禅房清供。文人在书房摆放钟鼎器物、奇石台屏,谓之文房清供。逢春节、端午等传统节日,普通百姓之家也会摆出各种清物,岁朝清供便由此而来。

  那么“岁朝清供图”里都画些什么呢?汪曾祺在散文《岁朝清供》里说:“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是这几样:天竹果、蜡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加两个香橼。‘橼’谐音圆,取其吉利。水仙、腊梅、天竹,是取其颜色鲜丽。”汪曾祺说的这几样固然是常见的,不过画家们所画还要更多。粗略统计,“岁朝画”里常见的花卉、蔬果、器物、动物等有几十种,不同的组合还会有不一样的吉祥寓意,如百(柏)事(柿)如意、年年有余(鱼)等。

  清代宫廷对“岁朝清供图”的绘制非常重视,特别是乾隆一朝留下了大量作品。乾隆皇帝常常亲自开笔,绘《岁朝图》,写“春帖子”。故宫博物院藏有多幅乾隆御笔《岁朝图》,绘制时间自壮年延续至老年,这漫长的时间线不仅昭示出乾隆对书画的特殊喜爱,更隐含了其身为一代帝王的雄心壮志。在1760年的一幅题为“韶华”的《岁朝图》中,所画为湖石水仙,题诗中有:“东陆延禧肇,西师告武成,南端双凤阙,北拱万年清。噜斯讷黙会文同,测景详求昏旦中,从此凹睛凸鼻辈,一齐受吏验东风。”所言仍是平定准噶尔之事。是年,准噶尔汗国灭亡,清廷历经康、雍、乾三朝,延续70年的对准噶尔作战取得最终胜利。

  明清时期,“岁朝清供图”也成为文人钟爱的题材,明代的陈洪绶,清初的八大山人,扬州八怪中的李鳝,清末海派名家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都有此类作品传世。对于这一现象,美学家陈健毛讲的最为透彻:“岁朝图”的流行可以看作文人画世俗化的缩影,其中很多作品虽表现文人擅长的梅兰竹菊,但其意义往往脱离了传统的品格气节象征,而被赋予平安如意、长寿吉祥等寓意,以迎合市场需求。吴昌硕作于83岁的一幅《岁朝清供图》,所画牡丹、水仙、石头皆为岁朝图中常见之物,然其以书入画,以写代工,牡丹的茎干、石头的轮廓皆显示出其老到的书法功底。至于设色,学的乃是清嘉道年间花卉名家张孟皋,牡丹艳而不俗,水仙雅而不孤。虽然只有两种花卉,但整幅画构图繁密,生机勃勃,与宫廷岁朝图的富贵细腻又大不一样。

  在齐白石笔下,传统的“岁朝图”便更多了些世俗烟火之气。众所周知,齐白石有一套本事,便是为“万虫写照,百鸟传神”,许多在前人看来不入画的东西在他的作品里都有表现。其《岁朝图》也是如此,牡丹、水仙、柿子这些吉祥花果在他的画里依然常见,而前人少画的灯笼、爆竹、茶壶等物什也成了他画里的主角。且看齐白石作于93岁的《岁朝图》,瓶中几枝红梅娇艳可人,再配上几颗红柿子、一串红爆竹、一只龙纹壶、两盏素茶杯,既有吉祥如意之愿,又有日常生活之趣,寻常百姓家的年味儿跃然纸上。画题“新喜 九十三岁老人白石”,足见画家当时的喜悦心境。是年,北京文艺界专门为齐白石召开祝寿大会,周恩来总理亲自出席宴会,对这位画坛耆宿给予了极高的礼遇。可见,齐白石此幅《岁朝图》不但接地气、有年味儿,更寄托了古木新枝、老当益壮的美好愿景。

  今天,我们的物质享受、娱乐活动远胜古人,可总觉得传统的年味儿越来越淡。当此之时,我们不妨回头看看前人的“岁朝清供图”,或许可以从那些蔬果清物中获得另一种感悟。也许我们现在缺的并不是热闹,而是一种简淡平和的心境。正所谓“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Comments are closed.